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四十三章 显达真君
    到得最后,六名柔然国的真人,只有两名冲进了天马坡,其中的巴勒真人带着伤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指望他们带着天马坡的牧民往外冲击,实在有点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被外面随手丢出的阵盘,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才反应过来,哪怕己方七名真人,真的带了一百名司修前来,也未必能击破游侠儿们的队伍。

    只要能将反猎队的真人们用阵盘坑掉,一百名司修,还真不算什么,游侠儿们有三四个真人带队,一千人足以打散他们。

    战场就是这样,精兵很重要,高端战力也很重要,人数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两名柔然真人,再加上天马坡本来的那名真人,一共三名,身边有两万牧民,硬是不敢往外冲击,因为对方虽然人数少,但是高端战力很多,尤其那些中土游侠,一个个战力非凡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指望,土勒克走廊那一处,己方的主力获得胜利之后,来解救大家,扳回战局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受伤的巴勒真人才意识到一个问题,“派去红枫岛的乌云真人呢?”

    乌云真人只是一个初阶真人,战力勉强算是不俗,有他在的话,大家不会败得这么惨。

    谁也想不到,乌云真人现在还撅着屁股,在琢磨红枫岛门口的阵法呢。

    “他来也是无用,”另一名真人叹口气,“还是指望王爷的主力吧。”

    指望柔然王叔率领的反猎队主力?那更是没边儿的事,他们还指望着红枫岛和天马坡来援呢。

    此刻的土勒克山口,一片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,十一名中土真人,在围攻六名柔然真人。

    已经有四名受伤的中土真人,撤了下来,正虎视眈眈地看着战局。

    中土一方,李永生和公孙未明始终没有动作,丁青瑶在催动阵法,对付四名被围困的真人。

    而柔然一方,唯一没有参战的高阶佛修,还在孜孜不倦地破阵。

    怎奈……他的道行有限,仓促之间破不开大阵,只是略尽人事罢了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终于忍不住了,掣出一柄长枪,向柔然一方走去。

    对方还有三名重伤的真人,以及十多名司修,已经无法参与战斗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有人已经气血上头,精血满溢全身,只待对方到来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哪里会怕这个?不过就是个小小的自爆,吓唬谁呢?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走到场中的时候,李永生冷哼一声,吐出两个字,“小心!”

    从表面看起来,公孙未明是大喇喇地走过去的,这厮做事,一向也不太靠谱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上,真的没有一个准证是幸致的,就在李永生的话音刚落之际,公孙未明就猛地祭出了一面盾牌,挡在了头顶的斜上方,身形暴退。

    正在对付被困真人的丁青瑶,也停下了手,一转身看向对面的斜上方。

    一只白色的大手,足有百丈方圆,蓦地出现在了众人的头顶,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那大手似乎迟疑了一下,然后伸出食指,点向困着五百司修的大阵。

    一根食指,不过十丈粗细,速度也不快,但是那四千丈方圆的大阵,竟然微微颤抖了起来,似乎在畏惧着什么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看得直接傻掉了,“握草……居然是真君出手?”

    正在破阵的佛修,也挺了下来,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,“见过尊者。”

    “大欺小,好不要脸!”丁青瑶大喝一声,然后一抖手,一道白芒打向那食指。

    白芒击中了食指,那是那硕大的食指只是微微顿了一下,还是点向了大阵。

    然而,或许因为就是受到了这么点阻碍,食指点中了大阵,那大阵颤巍巍地晃动几下,竟然撑过了这一指。

    “嗯?”佛修先是一怔,紧接着,就气得大喊一声,“是我错了!”

    自己若没有停止破阵,加上尊者这一指,这大阵现在十有已经破了。

    悔啊,恨啊……但是现在再说什么,也晚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空中传来一声轻咦,然后出现了一个矮壮的中年人,体型和面貌,都跟普通的柔然人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他疑惑地看一眼大阵,显然是有点纳闷——这阵法,竟然吃得住我一指?

    当然,这一指,他并未用尽全力,但就是六成力道,阵法也不该撑得住才对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身为真君,就要有真君的体面,他一击没有建功,实在没脸再点一指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扭头看向丁青瑶,冷哼一声,铁青着脸发话,“敢用玄女真火攻击我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显达真君,”丁青瑶认出了来人,她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玄女宫经主院院主丁青瑶,见过真君。”

    显达真君闻言一愣,他也猜到了对方是玄女宫的一号人物,但是还真没想到,竟然是四大宫的经主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十方丛林的体系中,三都五主十八头,也是有排序的,经主是五主里数一数二的,论实权或者不如堂主,但是论身份的尊崇,是毫无疑问的五主之首。

    若是换了栗娘来,她报一声“化主院院主”,显达真君还真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化主是人面比较广,经主的责任,却是为他人传道、解惑以及沟通。

    就在显达真君一怔的当口,丁青瑶又发话了,“我攻击真君,确实不敬,但是我真的没想到,真君会插手凡俗争斗!”

    她不怕承认自己的错误,因为这件事,是对方先做错了。

    根据玄青位面的诸大国公约,国与国之间的战斗,真君不得随意出手。

    真君是这个位面顶端的存在,就像地球界的蘑菇一样,是战略性的威慑武器,重在威慑,不能随便乱丢。

    对一般人来说,真君真的太恐怖了,一旦出手,生灵涂炭,能对付真君的,就只有真君。

    诚然,公孙未明和公孙不器两名准证,曾经重创了慕容神起,但是慕容真君有旧伤在先,而且这两名准证,也没将对方彻底杀死。

    然而数遍中土国,能找出多少公孙不器或者公孙未明来?

    中土国更是对诸国承诺,一旦发生国际纠纷,中土不首先使用真君。

    在每个国家的内部,真君能不能随便出手,这是由各自的国情决定的,但是在国际上,若是有哪个真君敢随便对着敌国的非真君出手,诸国共讨之!

    就算是中土国和新月国,彼此之间的仇恨,持续了两百多年,真君对敌方的非真君修者出手,也会尽量避开黎庶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一点上,显达真君的出手,其实是坏了规矩——真君之下的小辈在战斗,你堂堂真君出手,算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若是真君可以随便出手的话,柔然国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南下牧马?

    别的不说,陇右丁家、上党杨家、辽西公孙随便出几个真君,天机和因果两殿出几个真君,北极宫再出俩真君,就算柔然有真君保护,也保证南下者匹马不得北返。

    既然定了规矩,大家就要遵守。

    在地球界,中国和越南之间的战斗,打了近十年,中国也没有冲着越南丢蘑菇,就是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显达真君对此也非常清楚,只不过,他在出手前,并没有考虑那么多——在柔然的地盘上,我有没有出手,由我说了算。

    当然,在出手的时候,他也考虑了个人形象的问题,所以他没有对着中土的真人出手,而是想打破大阵,解救出被困着的五百司修。

    阵中的五百司修和三名真人,一旦被放出来,绝对会令战局反转,他也就不用再出手了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那个困着四个真人的小阵,看起来更容易破开,他却懒得出手——反正是出手一次了,肯定要选效果更好的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的一击,竟然没有击破这个大阵。

    更令他感到郁闷的是,居然遇到了中土四大宫的经主,以丁青瑶这样的身份,如果指责他,说他随便大欺小,可信度就很高了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对方的说辞,显达真君自有真君的做派,他冷哼一声,“你玄女宫的人,跑到我柔然作乱,存了什么居心?”

    “访友而来,”丁青瑶淡淡地回答,“我本陇右丁家人,有故友流落到柔然,过来探查一番,碰巧遇到了国人,所以凑个热闹……这不是真君你该管的吧?”

    她这话显然是胡说八道,谁访友这么访?

    可是要说这话完全没道理,也不合适。

    中土的道宫,是将佛修视为了野祀,但是官府对佛修的容忍度,要高出很多——前文说过,西南那边,曾经特地为佛修划出了地盘,后来还因此导致发生了西南战争。

    而柔然这边,并不是以教立国,佛修对道宫中人,也不是杀无赦。

    要知道,曾经还有人试图在这里建立子孙庙!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还点出了自己的另一重身份:我不仅仅是玄女宫经主,还是陇右丁家人!

    玄女宫距离柔然很远,差不多贯穿了整个中土的南北,但是陇右丁家距离柔然,就近得多了,不但字号极响,最关键的是,丁家的族中,现在有两名真君!

    显达真君听到这话,也要忍不住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,他身为真君,终究是有真君的担当。

    他这一辈子,见到的刺头也多了,不差再多见到一个。

    于是他狞笑一声,探手向丁青瑶抓去,“道宫越境到中土,还敢这么多话,我也不为难你,抓你回去,叫玄女宫来领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