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三十八章 情报出岔
    李永生他们商量了差不多整整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直到酉正时分,他们传出号令,邀请三郡联军和顺天游侠的主要负责人来谈事。

    这些主要负责人,除了九名真人,还有一些司修甚至制修,也有十余人,不是战力超群,就是身份或者影响力极大。

    众人在营帐里待了差不多一个时辰,然后兴冲冲地走出了营帐,召集人布置任务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,黑暗的夜空中,有一只海东青在千余丈的高空滑翔着,将这一幕收入了眼中。

    海东青是猛禽,眼力极为惊人,不过它是白天活动的动物,夜里不归,显然不正常。

    距离李永生营地五十里处,有七八名牧民装束的人,坐在地上,不过仔细看一看,却能发现,这七八人全是真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高阶真人,正在跟空中的海东青共享视线,他的目光茫然。

    良久,他的瞳孔,才重新有了焦距,他压低声音发话,“贼子的营帐,又有了新的异动……呼尔图金刚,你有何建议?”

    呼尔图抓下头上的斗笠,露出了一张肥嘟嘟的脸和一颗光头,这是一个中阶真人。

    他拿着斗笠,扇了几下,抹一把脸上的汗水,低沉地回答,“不是都说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觉得这些贼子,可能酝酿着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巴勒真人,你想得有点多了吧?”呼尔图不高兴地回答,“我倒是可以请下神念,观察一番,但是……你确定不会打草惊蛇吗?里面很可能有道宫的人。”

    道宫中人对佛修的神念,可是相当敏感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”被唤作巴勒的高阶真人缓缓摇头,“只是防着他们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,难免就要打乱咱们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一群土鸡瓦狗而已,”有人笑着回答,“咱们只须等大部队动手,上前襄助便是。”

    敢情这帮人,就是要运动到红枫岛附近的反猎队。

    不过跟军情司了解到的情况不同,这些人已经提前过了土勒克走廊,也没有带什么百余名司修,就是这么几个真人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的任务,跟军情司了解到的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但是临到执行的时候,有人认为,这一支小队,应该提前过去,以防中土人逃跑。

    没错,对于这一支打到了别尔湖的中土队伍,柔然国觉得,必须将他们留下,才能洗刷受到的耻辱。

    打到别尔湖也就算了,竟然敢在当地逗留好几天,真当我柔然国里全是死人?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这些真人被派了过来,甚至连司修都没来得及带。

    他们接到的任务,就是潜伏好,等到大部队发起攻击的时候,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,在敌人的后方,狠狠地插一刀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大部队还没有赶到,敌人就露出了逃跑的意图,那么,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发起突袭,迟滞对方的撤离,配合主力部队,最大可能地杀伤对手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这一支队伍的自主性,还是很强的,有权力根据战局的变化,做出相应的选择。

    要不说在战场上,很多时候,计划赶不上变化,军情司已经是很努力地在刺探情报了,可是终究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准确,变数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支真人小队,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,巴勒真人能跟海东青共享视线,但是海东青终究不是夜间活动的飞禽,今天能探听到消息,也就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等第二天天刚放亮,海东青又飞了起来,可是,它依旧感受不到对方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红枫岛和天马坡外围,还有大量的中土游骑,来回不住地跑动着,封锁了两个营寨。

    每每看到这一幕,巴勒真人都有吐血的冲动其实外面包围着的中土游侠儿,不过六七千人,两个营寨集齐兵马,一起杀出来的话,中土人只有亡命奔逃的份儿。

    可怜我大好柔然男儿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如鼠了?

    巴勒真人的心里,生出了浓浓的悲伤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无法苛责同胞,毕竟不是随便什么人,都能跟海东青共享视线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红枫岛和天马坡在被围的初期,都派人出击过,实在是损失太大,才不得不退回去,并不是没有尝试过突围。

    实在是他们对外界的情况,了解得太少,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信息不对称,就会导致这样的结果,怨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正经是巴勒真人发现了一点,“咦,红枫岛周围,人少了很多,只有些许游骑在虚张声势?”

    马上就有人建议了,“那咱们现在直入红枫岛,将反击计划说一下?”

    巴勒真人想一想,还是摇头拒绝了,“不合适,咱们的任务是潜伏好,此刻进入红枫岛,难免被人发现,凭空增加很多变数。”

    呼尔图也点点头,“临阵改变计划,是军家大忌,静待即可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,就在他们静待的时间里,悄悄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阴天,天色刚刚放亮,这些真人就觉得哪里不对,直到隐约传来两声轻响,巴勒真人才眉头微微一皱,扭头看向土勒克走廊,“是那里传来的声音?”

    众真人闻言,也齐齐侧头看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阴天,能见度极低,土勒克走廊的出口,距离这里差不多有一百八十里,大家还真看不到那里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其实,哪怕是天气晴朗,再加上海东青的视力,也看不清一百八十里,真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土勒克走廊边缘,已经爆发了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天色刚刚放亮,走廊边的山口,就出现了三名司修侦骑,他们的身后里许,还缀着两名真人。

    三名司修才走出山口,空中猛地闪现出两人,以及一张大网,劈头盖脸就罩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一名司修勉强发出了警讯。

    偷袭的两人,都是真人,他们隔着大网,给三名司修下了禁制,就要转身逃跑。

    但是这时候,已经由不得他们了,远处吊着的两名真人,疯狂地扑了过来,他们不能容忍自己人别对方捉了活口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们抬手打出了示警焰火。

    埋伏的两名真人见状,有一人一抬手,裹着三人飞去,只留下一名高阶司修,阴沉着脸迎向二人很显然,他是要迟滞对方的追击,好掩护己方的真人逃离。

    追击的两名真人,也不敢分开,他俩一个是初阶真人,一个是中阶真人,联手还可以跟对方一战,落单的话,绝对好不了。

    于是中阶真人又打出一团焰火,双战对方的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高阶真人战力极强,以二敌一,都打得他俩招架不住,初阶真人很快就受伤了。

    呼延书生失踪了二十多年,识得他的人不多,但是就算丁青瑶和公孙未明这种眼高于顶之辈,也不敢说能胜过他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山里又冲出两名真人,速度奇快地冲向他。

    呼延书生抖手打出一道金光,那初阶真人顿时掉落到地面,生死不知,而他却是悍然地独斗对方三名真人,都不怎么落下风。

    不过这三名真人里,有两名是佛修,练的是连击的路子,对他也造成了影响。

    随着打斗声的传出,后方的反猎队反应也很快,又有七八名真人追了过来,见到这一幕,简直睚眦欲裂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空中又闪出一人来,一道索子将一名佛修真人捆个结结实实,然后呲牙一笑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刚出现的七八名真人,原本还摸不清情况,正在犹豫,要不要上前相帮,会不会陷入对方的埋伏中。

    但是见到己方的真人被擒走,还是在自家眼皮子底下,他们忍不住勃然大怒,分出四个人来,衔尾直追。

    这次出手的是柳麒,他虽然是经师,不以战力闻名,但是事实上,他的战力是相当强大的,而他手上的缚龙索,也是北极宫里赫赫有名的道器,不少高阶真人都眼馋。

    四个真人追着柳麒,就冲向了一个斜坡,哪曾想前方人影一闪,就不见了踪迹,只见到漫天的白雾。

    “有埋伏!”有人惊叫一声,紧接着又有人大喊,“是阵法!”

    “莫慌,”又一个声音大喊,“且看贫僧的破妄神灯!”

    但是非常遗憾,他们一时还真的不能破开这个阵法。

    这一幕,吓坏了正在跟呼延书生战斗的两名真人,就连三名没有追击的真人,也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发呆之际,柳麒已经蹿了回来,一抬手,又将地上那个半死不活的真人擒走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呼延书生身后,蹿出两个相貌一模一样的真人,杀向了围攻呼延书生的二人。

    就这一转眼之间,反猎队已经有两名真人被擒,还有四人被引进了阵法里,一时半会儿不得脱身这就是少了六名真人的战力。

    反猎队的真人,也不是无穷无尽的啊。

    关键是那个类似于陷阱的阵法,有点太令人头皮发麻了这么做的人,太阴损了点。

    跟呼延书生缠斗的人,也生出了退却之心对方根本是有备而来,我们实在太被动了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就有了退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