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三十六章 别尔湖畔
    李永生他们做的事,实在有点无下限:堂堂真人,竟然对普通老百姓下手。

    不过单灵儿对此非常支持,她的眼里没有什么普通百姓,只有两种人:敌人和不是敌人。

    所以顺天府的六名真人,执行这种任务最为积极:杀手无寸铁的平民,虽然有点跌份儿,但是能令敌人气得跳脚,这就很解气,自家也不枉拉下一回面子。

    很快地,柔然国做出了新的应对:用成倍的真人,来埋伏中土国单独出击的真人。

    中土国措不及防之下,有一名真人受到了重伤。

    不过中土这边,也不是毫无反应,他们一样也能埋伏反猎队落单的真人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中土是进攻的一方,柔然是防守的一方,中土可选择的目标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柔然就要被动多了——只有千日做贼的,哪里有千日防贼的?

    可是中土的真人数量,终究是少于反猎队的真人数量,他们在收获了大量人头数的同时,忍不住建议李永生:不行就给反猎队来一次狠的吧。

    只要能敲掉这一支反猎队,就相当于打掉了柔然国的快速反击能力,到时候整个柔然南部,都是任由中土人予取予求了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柔然出动大军,中土游侠儿还得转身逃跑,不过对上大规模的军队,打游击战真的不要太轻松。

    事实上,柔然国的军队数量,绝对不少,在册正规军就有八十万人,若是战时尽起全族之力,可以达到一百二十万人。

    所谓的百万控弦之士,那不是空口白话,其实本质而言,柔然是个全民皆兵的部族,小四百万人口,若是连壮妇和十三四岁的孩童都算上,凑出两百万兵源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些柔然人,从孩童时起,就粘在了马背上,再拿一把刀,就能冲锋杀人,更别说很多人小小年纪就会在草原上打猎,弓也使得很好。

    李永生认为,在穆斯塔草场一战之后,反猎队收缩了一段日子,现在折腾得有点太过了。

    战场上的东西,来不得什么虚假,还是要结结实实跟对方打一仗,才能打消某些人的侥幸心理,获得战役的主动性。

    于是他将目标,放在了别尔湖畔,土勒克走廊的一片草场上。

    别尔湖是柔然国中部的第一大湖,是个鹅卵一般椭圆形的湖泊,南北长东西短,面积有三四万里方圆,是一处极佳的放牧之地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这样,别尔湖周边的草场,也没有太宽广,主要的草场位于东西两侧,牧草丰茂的范围,宽度也就十来里。

    这个湖边,目前汇集了七八万人,有百万以上的牛羊,目前主要集中在四个地方,每一处都有两万人左右。

    事实上,若不是中土的游侠儿杀了过来,这里汇集的牧民,肯定会超过十万。

    这七八万人若是汇集在一起,中土人肯定不敢靠得太近,但是……这不可能,百万头牛羊挤在一块,那根本是一场灾难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不得不分成四个区域,这样大家就都有放牧的空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么一来,面对中土游侠儿,他们就只有防守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四个地方彼此相距也不远,差不多七八十里,不过因为受到别尔湖的阻隔,只能两两之间互为犄角,不能跨湖支援。

    若是绕湖过来,那就不仅仅是一两百里的距离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盯上了一处叫做天马坡的地方,故老相传,这里曾经出现过异常神骏的天马。

    天马坡是四个聚居地中,离土勒克走廊最近的一个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李永生选择天马坡,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这里有一个真神教的寺庙。

    柔然人也有信真神教的?当然有,这主要是因为,柔然最大的香火教佛教,标榜自己与人为善慈悲为怀。

    既然是善人,总不能做恶事——起码不能明目张胆地做。

    至于佛修在私底下使用什么手段,那就难说了,反正真神教在柔然的信众很少,而且还区分了新教和旧教。

    李永生选择此处做为重点,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对真神教的痛恨。

    当大股的游侠儿,出现在天马坡左近的时候,这里的牧民像是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,蹭地就缩回了天马坡。

    天马坡是个十来丈高的小土坡,面积倒有里许方圆,距离别尔湖,也不过里许。

    这是柔然人长期经营的一个放牧场所,有固定的营寨,他们一边在天马坡上砌起了营垒,外人想要发起攻击,就要从下往上仰攻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另一边,湖水是营地的天然护城河,然后南北两头再砌起木墙,一个牢固的营寨就成型了。

    这个营寨,柔然人经营了不短的时间,因为巧妙地利用了天马坡和别尔湖,营寨内部的面积不小,足有七八里方圆。

    甚至冬天的时候,都有牧民在这里过冬,人数还不少,起码有五六千。

    七八里方圆的营寨,挤进去差不多两万人,还有数十万头牛羊,虽然有点拥挤,倒也不是完全不能忍受。

    这里要制高点有制高点,要水有水,短期内挡住游侠儿的冲击,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。

    中土人来势汹汹,但也没有着急发起攻击,他们只是远远地围住了这个营寨,同时撒出大把侦骑,遮蔽战场消息。

    天马坡马上就放出了警讯,然后,还没有过半个时辰,就发现自家的邻居红枫岛,也示警了。

    在战场消息被遮蔽的情况下,他们甚至不能判断出,对方的攻击重点在哪里。

    于是天马坡派出了一千骑兵,想要试探着冲击一下对方。

    哪曾想中土的侦骑并不恋战,边抵挡边退,很快就退到了十余里外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们退却的同时,还有不少中土侦骑,在远处游弋着,一看就是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天马坡的人追出十里,也不敢再狂追了,略略降低一点速度,重整一下人马。

    再追下去,遭遇中土游侠的大部队的话,他们都未必退得回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才一降低速度,周遭的中土侦骑就逼了过来,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紧接着,更多的侦骑冒了出来,有将这一千人包围的意思。

    出击的柔然人大骇,愣了一下,开始缓缓回退。

    这一退就更了不得了,无数侦骑从远处没命地赶来,疯狂地催动胯下的坐骑。

    还有两名真人,从远处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柔然人吓得魂飞魄散,根本顾不得形象了,打马狂奔,想逃回天马坡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被穷追不舍的中土游侠儿,狠狠地咬下了一大块,出征时是一千人,回去的时候,已经不足六百了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天马坡的柔然人派出了接应,唯一的一名真人也悍勇出击,再加上天马坡上的床弩和抛石机发威,才硬生生地挡住了中土游骑的冲击。

    这还亏得是追击者为游侠儿,若是遇上训练有素的中土军队,很可能冒着巨大的损失,直接将天马坡攻陷。

    游侠儿虽然也悍勇,但是说起打硬仗,跟军队还是不能比。

    天马坡付出四百多人的性命,试探出了中土人的决心?——他们不想放弃对战场的掌控。

    不过相较他们而言,红枫岛却是付出了更惨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红枫岛能成为营寨之一,也跟他们独特的地理位置有关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半岛,不是真正的岛屿,伸进别尔湖五六里,岛上满是红色的枫树,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红枫岛的防守,比天马坡还要简单,他们守住一条长达三里的木制城墙即可——其他三面都是水,对方除了攻打这一面,根本毫无选择。

    这里是内陆到不能再内陆的地方,不可能有水军。

    就算红枫岛第一道防线失守,他们还能退到第二道防线。

    那是一道宽只有里许的城墙——这里是红枫岛最窄的地方,称不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但是放上五千人的话,十万人都不好打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地方虽然易守难攻,也有不好的一面:万一被人困住,可能活生生被人困死!

    所以红枫岛派人出击的时候,直接派出了三千人,要试探对方围堵自己的决心。

    结果三千人遭遇迎头痛击,只跑回去八百人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也是柔然人太大意了,若是他们有上几十艘能运送百人以上的大船,两个营寨通过别尔湖,完全能实现攻防一体,互为支援。

    其实还是柔然人天性懒惰,别尔湖距离中土边境,超过五百里,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己方还有被逼到这样程度的时候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,在这个大湖里发展水军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有意思,柔然是马背上的民族,九成九的柔然人,就根本不会游泳。

    这些说起来就远了,反正两边都做出了试探,可试探的结果,并没有发现,到底哪一边,才是中土国真正的攻击对象。

    两个营寨的柔然人在狐疑,李永生他们,却是在不住地忙碌。

    当然,战争中除了杀戮,也从来不缺少意外,单灵儿领着一个面目平凡的高阶制修,找到了李永生,“军情司有要事,跟李大师商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