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三十一章 肆虐柔然
    云中、乌桓等三郡,也多是喜欢大口吃肉,大块喝酒的好汉子。更新最快

    这几个郡若是论民风彪悍,还隐隐胜于西疆,只是西疆有真神教的因素,所以计算起两边的战力,比较复杂。

    三郡联军里的三名真人,其实挺赞成丁青莲的意思,三千人进入柔然,跟六千人进入,也差不了多少,保护起来,却是更容易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三郡的游侠儿不答应,六千人去三千人,谁去谁不去呢?

    他们其实并不怕死,只是害怕死得没有意义,有二十几名真人兜底,就算遇到反猎队,大家也有信心一战,哪怕逃跑,也不至于那么狼狈。

    就像俗话说的,酒壮怂人胆,有底气就不虚。

    这时候,要是有人被劝说留在中土,那简直是个莫大的耻辱:凭啥你能去,我就不能去,这尼玛……是笑话我胆小吗?要不要咱俩先做上一场?

    在这种游侠儿大聚会的场合,万一被扣上胆小的帽子,名声就彻底毁了,就算回了家乡,都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激怒丁青莲,他们不得不向他婉转解释一下:人多和人少,确实不一样。

    六千人劫掠的范围,肯定比三千人大,哪怕大不到一倍,大过五成还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而他们劫掠的物资,并不是靠着储物袋就能装下的牛羊这东西,能活着赶回来的话,肯定比带回牛羊肉强,活的还可以养育和繁殖。

    至于骏马,就更是这样了,马肉不但难吃,而且在三郡,还基本没人吃。

    这就又涉及到一个说法了,马性通灵,吃过马肉的人,马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所以三郡和西疆,很少有人吃马肉,吃了马肉,做不了战士,马会本能地排斥你。

    说什么游牧民族跟马的感情深,不吃马肉,那是扯淡,中土国大把吃狗肉的人,并不妨碍他们养狗,但是马肉……只有那些不怎么骑马的家伙才会吃。

    这些就扯得远了,不管怎么说,很多物资,还必须有众多的人手,才能运回中土。

    丁青莲也懒得跟他们再计较了,回来跟李永生、丁青瑶和方真人一说,大家决定,既然这样,那就六千人进柔然吧。

    严格意义上讲,进柔然的人多,也并不是坏事,中土国升平的日子有点久了,这样的日子持续下去,很容易磨灭人的血性。

    这么说话可能有点反人类,谁也希望有万年不变的和平,但这是不可能的,和平不是经营出来的,而是打出来的,只要存在对生存空间的争夺,战争就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时不时地打两仗,不但能让人绷紧弦,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,更能适当地锻炼队伍。

    而且,进入柔然的人越多,能劫掠的物资也就越多,能更大地破坏柔然的战争潜力。

    第三天亥初,天刚刚地黑下来,李永生等人悄然拔营而起。

    二十里外,三郡的联军也开始拔营了,不过游侠儿终究不比正规军,虽然他们已经尽量地低调了,但多少还是有点动静。

    这也无所谓,就算被奸细察觉,现在已经天黑了,柔然一方想要做出应对,也受困于天时,无法及时反应。

    六千多人悄然无声来到柔然边境,却已经是寅初时分,也就是半夜三点多,这里的边境线一马平川,偌大的边境线,根本防不住六千号的人勐然冲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到处是筛子的边境线,最近很令柔然国头疼。

    以往他们劫掠中土国的时候,觉得这样的边境线,实在太好了,随便选个地方,都能进入中土,比那些有雄关险隘的边境,好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做为被劫掠的一方,就恨不得自家也建一座长城,只留下几个关口供人攻打,这样一来,防守的压力会减轻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这不现实,柔然国贫弱的国力,就建不起长城。

    不过,贫弱有贫弱的办法,柔然国选择的,就是固守住几个绿洲集中的地段。

    中土国选择从这些地段进攻的话,会遭遇强力抵抗,若是从其他地方叩边,会面临食水供应的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若是中土国准备了大量储物袋的话,粮食和清水就都不成问题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困境,对柔然国来说,是无解的,他们不可能放弃固守那些绿洲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旦被中土人占领了绿洲,那可不仅仅是供给对方食物和清水,在中土人撤离绿洲的时候,十有,他们会破坏草场,并且在水源里投毒。

    没错,就算他们要走,也不会将资源完好地留下来,尽最大可能破坏敌人的战争潜力,这是每个合格的将领都懂的战争的残酷,也就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玄青位面没有圣母婊,没有圣母婊,没有圣母婊!

    就像卫国战争的时候,新月国撤离中土之际,将中土的气运搞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柔然国若是损失了边境的绿洲,也会遭受惨重的损失,三年五年根本缓不过劲儿来绿洲的恢复,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小国,边防不怎么样的小国,竟然屡屡不绝地挑衅中土,这真的是令人感叹……你咋就这么能作死呢?

    寅正时分,在先头部队抵近边境的时候,一道焰火升起,在宽达两百余里的边界线上,三郡的游侠儿,对柔然国发起了全面的冲击。

    他们选的三个突破点,都是防守薄弱之处,不但全歼了巡逻的守军,还消灭了两支小规模的援军每支援军都有百余人。

    守卫们在遇袭的时候,第一时间就发出了示警,柔然国最近逼得中土游侠儿们四处逃窜,心里难免有点膨胀,于是派了两支百人队,前来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也不怪他们拿大,游侠儿们从中土越境而入,一般都是悄无声息地潜入,被发现了才会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他们对跟卫戍军队战斗没有兴趣,他们的兴趣是劫掠平民,以及半军队的武装牧民。

    这种作战方式比较卑劣,不过在往年间,柔然人劫掠中土的时候,也是这么做的,要说起来,还是中土人跟柔然人学的。

    而且,悄悄穿过国境,还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不易被人发现行踪,追踪起来很麻烦,柔然牧民们防御起来,也很被动。

    这样大规模的强行越境,对柔然国来说,还真是罕见。

    两支百人队在抵达边境时,见到黑压压的一大片人马,想也不想,怪叫一声拨马转头就跑,同时放出警讯:有大队中土人进犯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在来的时候,响动实在太大原本这是给守卫增添信心,现在却是暴露了行踪,想跑都晚了。

    无数的中土游侠儿,从四面八方掩杀了过来,两支百人队,没有走脱一人一马。

    李永生他们在前方,也默默地观察着这一仗,对于那些示警焰火,大家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这也是事先商量好的,他们强行进攻的这一段,距离差不多五十里之处,就有一个坚固的守军营寨,里面驻扎了万余人。

    这些焰火若是能将守军调出来一部分,李永生他们不介意给对方以迎头痛击事实上,这更像是伏击,而不是阻击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小半个时辰过去了,营寨那边只听得唿喊连天,警讯也不断传出,但是竟然没有军队来驰援。

    李永生忍不住叹一声,“这柔然人打仗,也很稳重嘛,深更半夜军情不明的时候,坚决不派大批援军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被这样打过一次,”旁边有人笑嘻嘻地回答,“那还是幽州游侠第一次进入柔然的时候,大家商量一下,给他们做了个套子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这位,是三郡联军派来的向导,这样的向导,他们有六个。

    这位本是柔然人,因为父亲得罪了贵人,一家老少杀的杀,剩下的打入奴籍,他尚且年幼,瞅个空子跑了出来,艰苦跋涉了五天五夜,跑到了中土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,都在为给柔然添堵而努力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这一仗,是游侠儿们唯一的一次倾力合作。

    当时抵达柔然边境的游侠儿,已经过两万了,大家都摩拳擦掌地打算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那么,首先给柔然守军一个下马威,是很有必要的只有打疼了他们,大家才能安心地掳掠和刷人头。

    别问中土人是怎么学会的,柔然人以前也这么干过……当然,更久远之前,中土人也曾经如此行事。

    那一仗,来自顺天的游侠儿们打头阵,柔然守军派出了三千骑兵援助,没想到半路遭遇了一万多游侠儿的埋伏。

    要是论起整军作战,游侠儿们不如军队,但是他们的个人战斗力,实在太强悍了,来援的三千骑兵,只逃回去寥寥百余骑。

    柔然人吃了这样一个大亏,当然要注意这种打援的战术。

    那一次的精诚合作,除了给游侠儿们带去大量的战利品,也让他们在后续的战斗中受益匪浅,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,他们在异国的土地上纵横驰骋,尽情地烧杀掳掠。

    而柔然人只能各自默默地缩成一团,消极地防御对手。

    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……)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