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二十九章 追随者众
    丁青瑶是在听说李永生要北上并州郡的时候,才悄悄地北上的。

    她做得足够谨慎,李永生进入并州之后,她在豫州,反正那些人里,有杜晶晶随行,她想知道他们的行踪,不是特别难。

    当她听说李永生到了慧仙观,才开始加快速度接近。

    当李永生进入秦王府之后,丁青瑶是有点担心了——这马上要进入陇右丁家的地盘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关陇附近,已经有不少丁家子弟在活动了。

    丁青瑶绝对不想让丁家再正面撞上李永生——丁家人的狂妄,她心里一清二楚,上一次,丁家老祖丁相实,就有把李永生带回丁家之意。

    亏得是北极宫三宫主,跟李永生谈了谈天,才压住了相实真君那些不该有的念头。

    丁青瑶跟李永生的梁子已经解开了,然而,那并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回忆,那种事情,她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丁家人已经很重视李永生了,但是丁经主非常确定,他们重视得绝对不够——没谁知道那是上界下来的观风使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这种重视,转化为一种悲剧,她连夜赶奔丁家,严令丁家不得跟李永生一行人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她其实已经不是丁家人了,而且也仅仅是个四大宫的经主,而丁家是有两名真君的。

    但是她背后的势力,实在太强大了,丁家两名真君之下,都要格外重视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两名真君都很重视她的说辞——丁家就算再自命不凡,论消息渠道,绝对不可能跟四大宫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那可是跟官府并列的存在!

    丁相实对此,还有点遗憾,就问她,我们为什么要避让他?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丁青瑶也愿意告诉他事情的真相,然而,她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她必须提醒自己:我已经不是丁家人了,做到这一步,已经很不容易了,若是为此葬送了栗娘的机缘,那傻女人没准能直接拆了她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含含糊糊地表示,这件事,涉及了很多机缘,以及中土国的气运,天机不可泄露,你们问得再多,我也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丁相实当场表示,青瑶你太让我们失望了,记得以前你不这样的。

    但是丁青瑶一点都不怕他,反倒表示,丁家肆无忌惮的行事,已经带给我太多的烦恼了,再不控制的话,是要吃大亏倒大霉的。

    反正我已经不是丁家人了,姑且就这么一说,信不信在你们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说得过于肯定,丁相实都没敢再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丁青莲就问了,既然你这么说,咱们是不是帮一帮他们,会更好一些?

    丁青瑶当然欢迎这个建议,说那就找联系几个高阶一点的修者吧。

    她是四大宫的经主,跟十方丛林都说得上话,而太一庙跟慧仙观的关系,也不算特别远,所以她知道,李永生这一次来,身边基本上都是真人。

    那就是说,司修什么的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当他们知道,李永生一行人已经赶赴柔然边界,丁青瑶就带着丁青莲和皮立明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她没敢点出李永生的身份,所以丁青莲两人,也仅仅知道,不宜招惹对方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反倒激发出了两人的傲气——我也是有来路的,不招惹你,但是口头上调笑一番,不算多大事吧?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们发现,连丁青瑶都紧守着规矩,不跟对方做无谓的纠纷,两人这才意识到:这一拨人的身份,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难缠。

    所以他俩也不在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主动跟大家聊起来。

    丁青瑶三人的到来,给西疆众真人,带来了一些压力,撇开丁经主不提,丁青莲和皮立明,在西疆的影响也极大,丁家隐隐有西疆第一世家的趋势,而太一庙也是北六庙。

    所以青莲准证和皮都管能放下架子,诸多西疆真人还是很开心的,没过多久,就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丁青莲心里,是不太看得起这些乡亲的,不过这个时候,他得收敛情绪,顺便不着痕迹地打听一下——你们怎么也跑过来了?

    西疆汉子大多是心直口快之辈,就算修为到了真人,也有人喜欢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于是丁青莲就知道,是二郎庙的朱尔寰朱主持,将人召集起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同时,李永生也隐藏不住了——朱主持是为了报此人的恩情,才拉拢了这么多真人。

    丁青莲一直在猜测,李永生的队伍里,是谁令丁青瑶如此忌惮——她并不明确告诉他,只是说那支队伍不可以招惹,而且是非常郑重的警告。

    他想过,可能是李永生,但是他又有点怀疑:一个没什么势力的孤魂野鬼而已,有那么大的威胁吗?

    现在,事实证明了他的猜测,可他还是觉得,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他和皮都管在来的时候,就已经做出了决定,不管发生什么,听丁青瑶的就是——理解要听,不理解也要听。

    一直冷眼旁观的坤帅,也看出了名堂,合着这后来的两拨人,都是冲着李永生来的?

    她看到的,是玄女宫的丁经主不怎么跟李永生说话,但这正是她做出判断的依据之一:丁经主和李永生之间,想必有默契,不想被人知晓,才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她想得一点都没错,事实上,丁青瑶还很担心,李永生会不会给自己使脸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丁经主追到柔然边界来,已经是裸地巴结观风使了,虽然她号称自己是无意路过,旁人或许不知情,可仙使本人怎么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她赌的是,仙使尽管心知肚明,但还是要惩戒柔然,自己这就算是投其所好了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李永生确实是个合格的观风使,他并没有对她追来献殷勤,表示出任何的情绪,仿佛就是偶然遇见一般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李永生撇开这位面观风使的身份不提,仙界的永生仙君,见过太多上杆子巴结的人了,对此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揣摩完李永生之后,丁青瑶又开始琢磨:这朱尔寰如此巴结李永生,为的是什么?

    她真的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,李永生是观风使——必要的时候,她不惜采取一定的手段。

    然而,看到朱主持和李永生谈笑甚欢,她心里又有些纠结:我若是想对付朱尔寰,观风使会不会因此不爽?

    直到亥正时分,一直做为电灯泡的坤帅站起了身子,表示自己要回军营了——军营自有军营的规矩,也就是她身为军中统帅,换个人这会儿回去,起码要挨二十军棍。

    倒是围着这里的五百御林军,留下来继续拱卫这帮“游侠儿”。

    坤帅不在了,大家就要商讨一下,接下来该怎么行动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很自然地发话,“感谢大家能来帮忙,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,咱们现在要拟一个章程,进入柔然之后,该如何行动……有谁没打算进柔然的吗?”

    来的人,都是要进柔然的,包括现场中两大宫的人——对道宫来说,柔然真没有什么可避讳的,要知道连堂堂的观风使,都敢入柔然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,说这话有点拿大,不过西疆的汉子都商量好了,只听朱主持的,所以哪怕他的语气有点高高在上,别人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有点喝大了的老云真人甚至直着嗓子喊,“李大师,都是来帮你的好兄弟,大家没二话。”

    丁青莲和皮立明,则是将目光投到丁青瑶身上——这表明,丁经主是他们三人中的核心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只有区区三人,却都是真人中顶尖的存在,战斗力并不比西疆的十名真人差多少,一对一的话,也只有呼延书生有资格跟他们过招。

    丁青瑶也不掩饰,当仁不让地点点头,“李大师此话不错,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,提前约定章程,对我们进入柔然战斗,是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有兴趣旁听的真人,就听了听李永生的计划。

    二十三名真人,被李永生分为四个小队,每个小队四人,队长分别是皮立明、丁青莲、佘供奉、呼延书生——都是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剩下的还有七人,张老实带了方真人,负责情报搜集,朱主持也带一名真人,负责营救伤员等任务。

    丁青瑶、公孙未明和李永生,则是总预备队,负责遮蔽战场、追索逃敌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大致的划分,规范一下权责而已,真要打起来,还是要看具体情况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样,丁青莲心里也有点不满意,他不怀好意地看着公孙未明——凭什么你就是总预备队的,我就只能带着三个人战斗?

    不过公孙未明直接无视了他——永生这么调派,肯定有人家的章法。

    丁青莲心里苦,却还不能说什么,毕竟,他手底下分了三个人过来,归他指挥。

    虽然“天姥双杀”什么的,在他看来就是一个笑话,老云真人更像一个养尊处优的富豪,还是乡下土豪那种,但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三名真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么做,也是无奈之举,真人的战斗力是很强大,但是没有约束、不讲战斗配合的话,那也就是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所以,提前约定一个章程,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