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二十八章 事发
    严格来说,太一庙的皮立明,虽然仅仅是都管,行的却是监院的权力,他也是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而且从战力上讲,皮都管还要强过朱主持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朱尔寰很不忿皮立明的冒犯,但是他还有点无可奈何,于是站起身,“我去会一会他。”

    坤帅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将他请进来好了,朱主持,要我和你一起出迎吗?”

    朱尔寰冷冷地哼一声,“凭他的资格,还差一点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他带了三个人进来,全是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两个男性准证也就算了,见到那个女性准证,杜晶晶第一时间站了起来,拱手施礼,“见过丁经主。”

    合着第三个女性真人,正是玄女宫的经主丁青瑶。

    丁经主笑一笑,冲杜晶晶点点头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另一名高阶真人,也是丁家人,正是参与过西疆大战的丁青莲,当时丁家的参战子弟里,他的身份仅次于丁家的真君老祖丁相实。

    当先的那位,长得横眉怒眼,身材魁伟,根根胡须直立,乍一看就是猛张飞在世,这便是太一庙的都管了,不愧是都管,只凭这长相,就能吓住很大一部分人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人看起来莽撞,做事却周到,一进了这个帷布围起来的院子,就笑着团团作个揖,“见过诸位……皮立明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身份和修为,旁人不好搭腔,佘供奉懒洋洋地发话了,“你有什么话,只管去跟朱尔寰说,不要扫了我们的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佘供奉,”皮都管笑着一拱手,“见过上宫供奉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这么虚伪?我又管不到你,”佘供奉一摆手,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不过你方才在外面大吼大叫,有失体统……明白吧?”

    “佘供奉您这就冤枉我了,”皮都管苦笑一声,“我哪儿知道您在这里?”

    李永生冷哼一声,“你应该庆幸,佘供奉在这里……要不然你就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他对太一庙的印象,真的非常糟糕,太一庙的都厨,给丁家的子弟开了一封推荐信,所以那厮才会惦记赵欣欣的产业。

    皮都管闻言,讶然地看他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“李永生?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,“你别问我是谁,你扰乱坤帅,想过后果吗?”

    皮立明也是相当光棍的,闻言回答,“我无意冒犯任何人,只不过前一阵子,秦王遇刺案有了进展,据说在关陇,有人冒我太一庙名号行事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也不看他,只是一摆手,“没事就退下吧,我们正在饮宴,不要做恶客。”

    皮都管的脸,顿时涨得通红,“你敢跟我如此说话?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丁青瑶冷哼一声,“我此来,是想杀敌报国的,皮都管你一味纠缠枝节末梢,似乎有点不妥。”

    要说皮立明在太一庙,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但是对上玄女宫的经主,还真没什么胆子叫真——他固然是北六庙的三都之一,可对方是四大宫的五主之一。

    别说,子孙庙的人行事,还真的比四大宫市侩很多,听到丁青瑶如此说,他的面皮顿时一转,笑吟吟地发话,“仅仅是开个玩笑,不过……你们可真的是冒充我太一庙的名头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看起来极为莽撞的人,竟然能如此快地改变画风,也真是令人惊讶。

    李永生还没来得及说话,方真人不耐烦了,“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皮立明再是善于交际,听到这话,也忍不住脸色微微一变——我们准证说话,你一个小小的中阶,乱插什么嘴?

    然而,不待他发话,丁青莲出声了,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公孙未明,“我就从没听说过,我丁家还有一个叫丁青苗的,未明准证可知,是谁如此厚颜无耻地冒充吗?”

    公孙未明一翻白眼,大喇喇地回答,“是我冒充的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估摸也就是你公孙家,才有这个胆子,”丁青莲笑了起来,不过眼中并没有多少笑意,“你这可是将我丁家架在火上烤啊。”

    “多大点事嘛,”公孙未明毫不在意地回答,“主要是有人先冒充了太一庙,你丁家跟太一庙的关系,世人皆知,都快成丁家的家庙了,若不是如此,你当我稀罕冒充丁家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可是错了,”丁青莲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我丁家进关陇,都要有章程的,你只图自家办事方便,想过我丁家该怎么跟关陇解释吗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还真有道理,隐世家族是强,可以无视一些约束,但是也不宜特意跟官府对抗。

    就连公孙未明,也有点发怔,类似情况,公孙家族也遇到过,“丁家跟关陇有承诺?”

    事情不大,但确实有点麻烦,而且冒充别人,被人抓住了,也有点小尴尬。

    “好了,关陇已经知道你们是被冒充的,对你们没损失的,”方真人再次发话,他有点不耐烦,“我们是无心的,死缠着这个话题不放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丁青莲可是比皮立明还强势,他淡淡地扫对方一眼,直截了当发问,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他连“这位真人”四个字都懒得说,家里有两名真君,还真是可以任性。

    他没礼貌,方真人对他更没有好声气,只是淡淡地吐出三个字,“天机殿。”

    握草……丁青莲顿时傻眼,很多话顿时就噎在了嗓子眼里。

    天机殿是比丁家还牛的存在,丁家不过是两名真人,天机殿目前能出来行走的,就有无心真君和幽思真君。

    当然,隐世家族是一个阵营,加起来极为可怕,丁青莲面对天机殿的中阶真人,其实也不怕训斥对方一番。

    但是同时,天机殿可以代表官府——起码能代表皇权,他们既然说,关陇官府不会为难丁家,那当然就不会为难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丁青莲若是再不依不饶,那就是有意找事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并没有这个意思,对于李永生他们冒充太一庙和丁家,这两家确实有点不高兴,不过在之后,他们很快就弄明白了原委。

    此番发难,仅仅是调笑对方一下——当然,也有表示不满之意,但已经很轻微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丁青瑶终于出声了,她也不看别人,而是看着坤帅,“我是玄女宫丁青瑶,偶然间北上,听说柔然有警,特来帮忙,没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问题,”坤帅站起身,笑着一拱手,“见过丁经主,若是知道你来,胡某该亲自出迎才对,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坤帅虽然老迈,四大宫里的三都五主,她大致还是清楚的,而且旁人的言谈中,已经充分地证明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丁青瑶知道她的意思,淡淡地一摆手,“这却是不用了,我是私人身份来的,不涉及道宫跟官府的纠葛。”

    坤帅暗暗松了一口气,官府和道宫配合,她是要答应一些条件的,否则就是坏规矩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说,是以私人身份来的,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,她只是小心地建议,“丁经主,你打算在边界接应,还是去柔然国土上战斗?”

    出国作战,道宫的战力是要打折扣的。

    不过丁青瑶也不在意这一点,只是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新月国我也照样敢去,何况小小柔然?具体怎么办,到时候再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是打定主意进入柔然了,但是这种事,她心里清楚就行,何必跟外人说?

    坤帅看一看她,又看一看杜晶晶,再看一看李永生——她已经知道杜晶晶是玄女宫中人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有一种感觉,丁经主是为李永生而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也不能问,她只能延请这三位准证入席。

    丁青瑶直接坐到了杜晶晶旁边,丁青莲和皮立明,则是坐到了公孙未明和朱尔寰身边,而且很默契地不再提刚才的事情——不过是个玩笑罢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圈子,刚才吵得再凶,一旦坐下来,还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。

    坤帅热情地招呼他们,却总是忍不住想观察一下,丁青瑶会如何对待李永生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她并没有观察到任何的异样,忍不住心里犯嘀咕:丁经主因何而来?

    丁青瑶当然也是为讨好观风使而来。

    她早就存了这样的心思,飞升名额什么的,她倒是不敢想——起码暂时不敢想,但是证真机缘,那可是实打实的。

    尤其在李永生北上之后,她就一直默默地关注着,并且暗自跟栗化主商量好——李永生归我,赵欣欣归你,在能跟他们和睦相处的前提下,咱俩可以有限地共享信息和资源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栗娘一把年纪了,居然还有点呆萌属性,竟然同意了这个方案,在她想来,赵欣欣身为上界大能,不太可能失言,她抓住她就足够了,多出来的,都是赚到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心里认为,丁经主能提醒她,李永生是上界观风使,来头大得吓人,她可以避免在无意中,得罪仙界大能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当然,栗化主也不是真的呆,当丁青瑶决定北上的时候,她适时地提出了警告:你若敢跟丁家泄露李永生的身份,就别怪我不讲究了。

    观风使这种位面稀缺资源,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,就像她当初知道赵欣欣是上界大能,也没有声张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