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二十六章 柔然在望
    坤帅也没有请李永生等人入军营,身为老军人,不会忽视类似问题。

    在军营的十余里外,有歇脚凉亭,非常简陋的十余个草亭,上书四个大字,“柔然在望”。

    区区的四个字,却带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,更是令人生出一股忍不住跃马扬刀的冲动。

    草亭一看就是新的,很显然,这就是接纳各路游侠的所在。

    十余个草亭里,倒有七八个亭子有人,旁边还有数十顶帐篷,有人在帐篷里出出进进。

    亭子前面,有七八人拦住了几十名骑士,正在热烈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耳力极佳,竖起耳朵一听,就听清了原委。

    原来这三十多名骑士,是从豫州和海岱结伴而来的,要到柔然博一个名头,而前方拦路的七八人,则是各个游侠团体派出的接引人。

    接引人都在介绍己方的实力,希望这几十名骑士,能投入己方的阵营。

    颇有点长途汽车站门口拉客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中土人相当在意面子和分寸,身为注重义气的游侠儿,也做不出诋毁同行的事情,各个接引人只是标榜自家。

    ——毕竟身边站着的其他团队,会是在柔然一起作战的友军。

    然后,这三十多名新到的游侠儿,就分为了两拨。

    一拨跟着一名接引人走了——那是属于豫州的团体,他们肯定要投过去。

    另一拨却是表示,我们不太熟悉情况,先在这儿歇歇脚吧。

    接引人并不再纠缠,这也是常见的,一般初来乍到的游侠儿,自视都很高,天老大我老二,不鸟任何人。

    进柔然打上两仗,就没人再有这种想法了,现实会教你做人的。

    于是,这帮人就在草亭不远处,又搭起了两个帐篷。

    李永生他们是跟着坤帅来的,还有御林军在护卫,自然没有人不开眼上前拦截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了最大的两个凉亭,凉亭里的人见状,马上备好了茶水——这是军方的接待点。

    坤帅请大家进去谈话,她的随从则是摆出了戒备的阵势,阻绝各方的接近。

    可是曲胜男依旧不满意,她进了草亭,左右看一看,“胡姐,这里的防御太简陋了,对您来说,太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对我不利?”坤帅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豪气干云地回答,“接纳中土好男儿,我怎么能遮遮掩掩?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默然,眼中流露出敬佩的目光。

    李永生出声发话,“未知坤帅相召,需要我等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打击柔然的精英,而你们,全是中土的精英,”坤帅笑吟吟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然后,她狡黠地一笑,“不过这个话,我只能现在说,不便当众说的,原因你们也都知道……不过我的名声放在那里,绝对不会食言。”

    张老实闷声闷气地发话,“坤帅说话,我们当然信得过,但是对方是些什么来路,又有多少人数?我们希望知道得更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胜男知道的,就是我知道的,”坤帅很干脆地回答,“大概人数,有四十到八十的真人,还有近千名的司修,你们的人数少了点,不过,可以再等一等……凑足一支强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在场的人有好几个不服气。

    张木子就先站了出来,“未知坤帅可曾与北极宫沟通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,”坤帅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北极宫正在监视柔然佛修动向,还要关注伊万国,你们抽不出太多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顿时不说话了,她出身于北极宫,但是上层的沟通,她未必全部知道。

    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,“我们现在的实力,不足以在柔然搞风搞雨……坤帅是这个意思吧?”

    坤帅犹豫一下,方始微微一笑,“十名真人,倒也够了,不过……柔然的司修也很多,被缠住了就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柔然反猎队的真人虽然多,却是分作了七八个小队,李永生遇到他们,绝对不会吃亏,可是对方是军方的精英,每个小队的百余名司修,也足够令他们头疼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反猎队的全部战力,都对准李永生这拨人的话,他们也只有转身亡命而逃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不过,反猎队要负责的范围,实在太大了一点,遍及整个柔然边境,李永生还有别的底牌,若是能快进快出,哪怕同时遭遇对方两个小队,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没有做出反驳,只是微微一笑,“原来如此,那么我们入不入柔然,可以自行决定,是这样吧?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”坤帅点点头,不过她犹豫一下,还是做出了忠告,“柔然人不可小看,你们的力量不小,但是一旦遭遇两支反猎队,可能付出极重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精锐对精锐,也存在一个绝对的力量对比,战力差得太多的话,根本无法变通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李永生点点头,不再说话,而是站起身子,走向草亭外。

    “这人……”坤帅一侧头,看着曲胜男,狐疑地发话,“他一直这么倔的吗?”

    曲胜男犹豫一下,婉转地回答,“李永生对中土的一腔热血,非常值得敬佩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耿直,却不好说李永生的坏话,他也当得起她这样的夸奖。

    坤帅是何许人?一下就听出了她心里的矛盾,她沉吟一下,马上做出了决定,“这样,我派两名供奉随行。”

    她身边配得有护卫,也有真人级别的供奉,待出战的时候,还可以得到御林军、元老院、貔貅卫的供奉,极端情况下,甚至两殿的供奉也可以随行,只是负责护卫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样的供奉不会很多,具体有多少,恐怕也只有她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她能拿出两名真人来,配合李永生等人作战,那是相当给面子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侧过头来,冲她微微一笑,“多谢坤帅,不过你的安危也很重要……无妨,我们还有帮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坤帅四下扫一眼,看向了李永生随行的马车,“帮手何在?可否请出一见,我也好敬他们三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永生沉吟一下,才待说话,就见远处尘头大起,一队人马风驰电掣一般卷来。

    待走得近了,却见当先一人一身劲装,头裹青巾,却偏偏是手执一柄拂尘。

    他一跃下马,冲着凉亭而来,隔着外面的军士,就放声大笑,“李大师,许久不见,希望老道这次没有来得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朱尔寰?”柳麒的眉头一皱,“他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是一脸的茫然,不过看到朱尔寰身后的数人之后,他放声大笑,“哈哈,都是一帮好朋友……怎么不在西疆呆着?”

    朱主持的身后,赫然是呼延书生、老云真人等数人,对张木子、杜晶晶等人来说,也不陌生。

    看到自家的军士想要阻隔对方,坤帅的玉手一摆,“让开路。”

    朱尔寰的身后,跟着足有九名真人,有不少都是曾经在新月国边境打过交道的。

    至于司修,足有四十多人,还有两百余名制修。

    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西疆人的装束,很多人身材粗短,样貌也跟中土国族有些微的差距,但是一个个精悍无比,纵然是满身的风尘,却遮蔽不住那逼人的气势。

    朱主持走上前,先冲着坤帅一拱手,“见过坤帅。”

    坤帅冲他微微一笑,“朱真人不在二郎庙享清福,也会来这里凑热闹?”

    柳麒是在西疆之战中,认识朱尔寰的,而坤帅名震西北,国战胜利之后,曾经坐镇西北十余年,自然也认识二郎庙的主持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朱尔寰还是小字辈,两人的岁数相差七八岁,她执掌大军的时候,朱主持也不过才刚刚悟真。

    不过令她感到意外的是,二郎庙的人,怎么会有兴趣跑到这里来?

    她自知自己没有这种号召力,虽然子孙庙跟十方丛林不太一样,跟官府走得要近一点,但是军方出战,想要请动道宫中人助战,必须满足很多条件——包括前提条件。

    想到此人是因为自己身边的年轻人而来,她忍不住侧头看他一眼:小家伙的面子,未免太大了一点吧?

    就在此刻,朱尔寰爽朗一笑,“小小柔然,竟敢欺我中土无人,朱某虽然不才,愿随李大师骥尾,惩治妄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他又抬手冲公孙未明等人团团作个揖,“见过各位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朱主持何须多礼,”公孙未明笑着一拱手,却是冲着呼延书生走了过去,“书生,近日也得空闲了?”

    坤帅侧头看一眼这名“书生”,眨巴一下眼睛,才从记忆中翻出一个名字,忍不住惊呼一声,“你是……呼延家的后起之秀,呼延书生?”

    呼延书生并不是一个健谈之人,闻言也冲坤帅一拱手,然后苦笑一声,“见过坤帅,确实是呼延书生,垂垂老矣,当不起后起之秀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你不会也是冲着李永生来的吧?坤帅表情怪异地看着他,想问却不好问。

    紧接着,还有人认出了其他的真人,相互之间热闹地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就在一片寒暄声中,李永生出声发问,“诸位,你们都赶过来了,西疆那边怎么弄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