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二十二章 糜烂的开始
    公孙未明却是跳脱之辈,面对顾军役使的挑衅,他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当然要找李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顾军役使看向了李永生——他对这一行人的大概情况,也了解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李永生自顾自地点点头,也不征求他人意见,“那就十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军队里做事,还是相当迅速的,不多时,大家就走出十里,搭起了帐篷,还让军队将周边围起来,放出了警戒。

    因为佘供奉的蜃蛇和方真人的狐幡,都是不能让人随便看的,李永生表示要清场.

    除了他这一方的人,只留下顾军役使和曲胜男。

    顾茂真表示同意,他可是知道这拨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一名司修顿时跳了起来,“军役使,咱不能这样……你置我军情司于何地?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一人,也是黑着脸,显然也是军情司的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”顾茂真皱着眉头发话,“你军情司查来查去,查不出个名堂,还不允许别人过来查?人家有查案的手段,不便让你们看到,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他本来是比较抵触李永生一行人的,但那是因为要给底下人一个定心丸,现在曲胜男出面,要请李永生等人参与审讯,以她在军中的威望和资历,压得住军中这些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大力支持李永生,省得别人说他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“军中的事情,本来就容不得外人置喙,”这司修冷笑一声,“允许他们参与,已经不错了,还要将我们军情司排斥在外……出了问题谁负责?”

    方真人闻言火了,“我还真不知道,有什么事情,是天机殿不能过问的,劝你别把自己太当回事……要不是曲将军相请,你以为我有兴趣为你们擦屁股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天机殿的,好大的威风,真是吓死我了,”这司修却是不怕天机殿,他冷笑一声,“天机殿插手军务……谁给你的权力?”

    “我请来的,怎么样?”曲胜男阴森森地发话了。

    军情司虽然凶猛,但是还没资格在她面前嚣张,更别说现在的大司马是坤帅,“你做不到,还阻止别人做……耽误了军情,谁承担后果,你吗?”

    这司修果然不敢跟她呲牙,只能委屈地回答一句,“我们也没阻止,只是想旁听,毕竟关碍到军情大事。”

    顾军役使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这都多少天了……你们已经阻碍了军情大事!”

    曲胜男一听,想起柔然边境的坤帅,也着急了,眼睛一瞪,“你们再不滚出去,信不信我打你们出去?”

    两个军情司的家伙见状,相互对视一眼,还待继续说什么,看到曲胜男去摸腰上的短锏,吓得一扭身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他俩离开,曲胜男冷哼一声,“碍眼的家伙终于走了,永生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一看佘供奉,又看一看方真人,“方真人,还是你来吧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从储物袋里掣出了九尾狐幡。

    曲胜男对这东西没啥感觉,她虽然是老前辈,但是她此前的层面比较低,而九尾狐幡久未现世,一般人不太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顾军役使出身大家,见到之后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“真人你果然姓方?”

    方真人看都不带看他一眼,“把人带进来,我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一番审讯,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,九尾狐最擅长的是迷惑人的心智,根本不会像普通搜魂一样,伤及人的识海。

    嫌疑人终于被找了出来,令人惊讶的是……好吧,也可以说令人惊喜的是,问题出在斥候队里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是令人惊喜,那是因为,问题不是出在顾军役使的亲卫里——经过秦王王妃一事,李永生的要求已经变得很低了:不要是贴身的人出问题,那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体己人儿出了问题,对人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为什么出在斥候队里,这倒也正常,这个位面的斥候,不是单纯地侦查,他们要接收到相当多的上层信息,不但要做出针对性的侦查,还要学会分析情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算斥候全部遭到斩杀,也有机会将自己分析的情况报告,随便藏到什么地方,军营里万一能找到这报告,得到的不是支离破碎的消息,而是经过分析的。

    这种机制下,斥候里出现奸细,也能造成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就说这个顾军役使可能遇刺,为什么斥候能起作用呢?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顾茂真临时起意,想到哪里去视察一下的话,斥候先要探路的,保证周边没什么扎眼的人物和古怪的事情,军役使才能成行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刺客当然可以准确把握军役使的行踪。

    顾茂真也松了一口气……其实他也担心,是自己最亲信的人出了问题,既然不是,不但他轻松了,给军营造成的影响,也能降低很多。

    斥候也算军中精英,出现奸细也很令人心痛,但是……伤害终究小得多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的上层消息,很多时候是支离破碎的,大多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侦查任务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他的脸就黑了下来,“后勤的人……有问题?”

    这斥候被人收买,却不是受了外人的勾引,而是军中后勤上的人,收买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个性质,想一想真的很可怕。

    玄青位面上,军队里后勤上的人,其实不是很被人看重的。

    但是在场的人里,却没几个菜鸟,这里虽然没有“打仗打的就是后勤”的说法,可是谁不知道,后勤对打仗的重要性?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后勤是一个大肥差,能在里面任职的,就没几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出问题的是后勤上的一个文书,其实就是负责记账的,没什么实权,但后勤的位置真的很重要,他只要将库存等信息说出去,或者新到了什么东西,就能获得别人的感激。

    所以这家伙有点来路,人面儿也很广。

    他跟那个斥候交上了朋友,一点一点地将人拉下水,金钱真的不是好东西,一旦习惯了大手大脚,就再也回不去从前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之后,顾军役使脸色就是一变,“坏了,这家伙还知道咱们的军资情况,那可是军机大事……须得赶紧将此人擒获。”

    他派出了卫队去抓人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那人在半个时辰之前,服毒自杀了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,他也是死士,而是中土国就是这么个风气,做出这种事,一旦被人抓住,就算老实坦白,也不要指望能活着——最多就是死得不那么难受。

    抓人的卫士还了解到,当顾军役使和曲胜男一起出了军营之后,此人就表现得异常活跃,打听大军是不是快要启程了。

    当时人们都没在意,打听消息的是后勤的人……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这都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想起来,大家才能断定,那位不是太过操心,而是在了解,自己还有没有侥幸的机会。

    结果顾军役使一去就是很久,傻瓜也知道,讯问有了进展,这位终于没再等待,而是选择了自杀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令军情司的人也有点尴尬——他们调查了那么多人,竟然漏过了正主儿。

    尤为糟糕的是,这文书在他们调查的时候,毫无顾忌地该做什么做什么,而外面这帮家伙插手之后,文书竟然直接服毒自杀了。

    不带这么小看军情司的啊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这么想,也是有点妄自菲薄了,军情司走的是军中调查的方式,有脉络可寻,而且动静虽然大,可也不能直接下死手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帮人就不一样了,直接隔绝了消息,而且负责审讯的,都不是军人,那么可想而知,下手绝对不会顾忌这顾忌那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厮想的还真的没错——审讯的过程想错了,但是结果没错。

    听说此人自杀之后,顾军役使也火了,直接将相关的后勤人员全部拿下,要继续审查。

    此人进入军队的保人,是云中郡的一个荣养军官——也是参加过卫国战争的。

    军情司的人,直接分了一半出来,直奔云中郡而去。

    顾茂真这才又请求方真人,请他们继续审讯。

    这下方真人不干了,而是绷着脸训了对方一顿,“你既然知道九尾狐幡,也就是明白人,知道这驱动狐幡有多么麻烦,我看在李大师的面子上,帮你一二,你还不领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九尾狐幡的好了?晚了,我这人爱说实话,不给好处不干!”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顾军役使欲哭无泪,有心拉一拉关系吧,可对方是天机殿的,实在没办法往近里凑,想讲一讲大道理吧,其实他还欠着对方人情。

    人家将刺客都擒获,还示警了,他反而不主动迎接,真的太失礼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失礼能怪他吗?他不是不懂礼貌,而是有自己的苦衷。

    人在官场,跟人在江湖一样,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,哪怕他是一郡的军役使。

    这时候说啥也没用了,他郁闷地看向曲胜男,“曲老……您看?”

    这事儿啊,他解决不了,只能指望这卫国战争时的老将了。

    然而,曲胜男也不能命令方真人不是?她只能将求助的目光,投向李永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