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二十章 层层封锁
    李永生听得却不高兴了,“秦王府的事情,你们没听说吗?”

    秦王王妃都被柔然人拉下水了,也不知道这顾茂真矫情个什么。

    “秦王府?”小校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那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方真人走上前来,轻咳一声,“李大师,此事可能……尚未传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瞬间秒懂,原来是朝廷封锁了这方面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想一想,朝廷这么做,也有它的道理,毕竟是秦王王妃涉案,不管是为了皇家体面,还是为了不惊动潜在的对手,朝廷都有必要暂时封锁消息。

    那么,令李永生郁闷的事就来了:既然那些人不说,他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前文说过,李永生其实很不喜欢封锁消息的行为,可是现在,行事的主体是朝廷或者内廷,人家希望封锁消息,他当然不能自作主张泄露。

    这令他感到有点郁闷,我们此来,原本还想着帮顾军役使做点什么,结果被这样对待,这也实在太不友好了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搞明白事情之后,有点不高兴了,“咱们本来不图他感恩,姓顾的却如此做事,方真人不是擅长审讯吗?咱们且找上门去,帮他把奸细找出,看他的脸往哪里搁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和杜晶晶也是一脸的阴沉,我们施恩并不图回报,可是军役使随便派个人,就将我们打发走……有点太不知礼数了吧?

    柳真人心细,看到方真人似乎有些为难,于是出声发话,“方真人,你这审讯……是不是使用成本太高?”

    九尾狐幡的名气老大了,他当然不会说出名字。

    “使用成本……”方真人苦笑一声,他为难的还真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碰到李永生,频频使用狐幡,确实会对他造成极大的压力和负担这宝物用一次,就得温养很久,不能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在,能帮老祖宗补充青气他尚且不知道这是位面本源,这就不是问题了,方真人在意的是,“这个……军情司的事,天机殿不便插手,主要是我人微言轻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军情司归军役部管辖,属于朝廷系统的,而天机殿更类似于内廷,独立于内阁之外不说,还不得多跟朝廷的三院六部接触尤其是军役部。

    想一想就知道,两殿属于皇族体系,还听从宗正院的安排,以两殿的实力,再跟军方勾结的话,足以废掉当今天家。

    至于说谁能得利宗正院里别的不多,就是姓赵的多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两殿绝对不会跟军方接触,一旦发生交集,大多时候是去军队里诛杀叛逆,偶然有需要配合的时候,两殿也是直接跟大司马联系起码绕不过军役部长。

    而军方对两殿的印象也不怎么样若没有两殿撑腰,内廷也未必就敢肆无忌惮地刁难军方。

    所以此地的事务,既然有军情司接手,天机殿就不好乱入了。

    起码在联系到李清明之前,方真人不好过问,当然,若是幽思真君在,过问也就过问了,拥有强大实力的话,可以无视一些不那么重要的规则。

    这也真是的,李永生顿时无语了,这么大的事情面前,两个机构还要扯皮,也真是醉了……

    既然顾军役使没有表示,军队也放行了,众人就可以动身了,那小校还殷勤地给李永生他们带路。

    穿过青石关,就来到了一片大草原,看一看身后的崇山峻岭和雄关,再看一看前方一望无际的草原,令人忍不住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仲夏的草原,正是水丰草肥的时节,再加上远处一群群的骏马,一片一片洁白的羊群,有若天上的浮云,真正是一副生动的图画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那一片片土黄色接连不断的军营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刻意无视了那一堆堆的帐篷,对着小校没话找话,“我以为你们军役部的人,都看我不顺眼呢。”

    “想抢你自行车的,是陈布达的人,”小校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那是军人的耻辱,军人的天职是保家卫国,不是残民以逞……陈布达做事,太不成体统。”

    显然,这位是看不惯陈布达的,恨屋及乌也是必然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猛地想起一桩传言来,似笑非笑地发问,“怎么光听说陈布达不好,不听你们说兑帅不好呢?”

    “兑帅为人还是可以的,”小校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此前他任军役部长,做得也还不错,只不过没当上大司马,心态有点失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那么多不错?”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陈布达就是他一手扶起来的,他真做得不错的话,怎么会任由陈布达把军役部搞得一团糟?”

    “说白了,陈布达是挨了骂名,可是收到实惠的是兑帅,没有兑帅支持的话,陈布达敢在军役部胡来吗?他只是被推上前台的一个妄人。”

    他最不喜欢的,就是旁人一说起来,臣子都是奸臣,皇帝却是好的少年皇帝可能身不由己,强势皇帝怎么能容忍臣下胡作非为?

    很多时候,都是皇帝的纵容,或者说没有整治的决心,才会有奸臣的丛生。

    至于说陈布达和兑帅的关系,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,他就是兑帅扶持起来的,兑帅要他生就生,要他死就死,这样为兑帅洗地,他实在有点不耻。

    小校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说话间,前方出现了七八名骑士,疯狂地打马而来,见到他们之后,直接勒住马缰,横在了道路中央,说话很不客气,“你们当中……听说有人擅长审讯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行人简直无言以对,几个小屁司修,也敢如此张狂,谁给你的胆子?

    李永生比较矜持,但是公孙未明却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,他冷笑一声,“滚开,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军情司办事!”打头的中阶司修厉喝一声,“都给我下马,老实接受检查!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身边的小校一眼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确定,将我们的身份通知他们了?”

    小校脸色发白,也顾不得回答他,直接迎了上去,“喂喂,这一行都是贵人,还有天机殿的真人,你不要胡来。”

    “天机殿又如何?”中阶司修似乎是智商欠费的那种人,他大喇喇地回答,“这里是战场!军情紧急,我管他是天机殿还是因果殿!”

    方真人勃然大怒,驱马前行,“我就是天机殿的,小子你有种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中阶司修斜睥他他一眼,果真再说了一遍,“这里是战场!”

    当然,他肯定不敢再说“天机殿又如何”之类的话,只是咬定军情。

    “去尼玛的,”方真人手一抬,一道白光直接将人卷住,扔出了十丈之外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找死!”

    来的七八名骑士见状,顿时就愣住了天机殿的人出手,果然不含糊啊。

    其实身在体制内,谁不知道两殿的可怕?他们能迎上来,就是赌对方不敢做大动作,对方一旦暴走,他们没有任何的应对方案。

    于是李永生一行人昂然走了过去,根本无视了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走出去差不多十里地,公孙未明回头看一看,发现身后有人跟着还是那几个人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出声发话,“我说方真人,你不是说,军情司和天机殿不搭界的吗?我现在看着,军情司像是你们两殿的上级机构嘛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默默地看他一眼,抬手向后打出一道白光,直接将地面击出一个三丈方圆的大坑,冷冷地发话,“再敢跟着……死!”

    那几位见状,相互交换个眼神,不敢再继续跟着了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虽然军队在中土国是一般人惹不起的存在,但是天机殿……那更惹不起啊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虽然不追了,可是不久,远处又冒出了几匹骏马,在旁侧远远地缀着这里是大草原,没有路的,别人想怎么驰骋,是谁也管不着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有点烦,张木子甚至想发飙了,“待我拍死这些苍蝇。”

    不等李永生说话,柳麒先出声了,“那个,木子真人……还真不习惯这么叫你,都是为了守护中土,容他们放肆一阵好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里有点不满,不过也懒得为这点小事叫真,打算远远地绕过军营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去哪里?”张木子很随意地发问,“要不要去柔然边界?”

    带队的小校闻言,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李永生摇摇头,他虽然一向比较注重大局,但是也绝对不会委屈自己,“既然人家不稀罕咱们,还是去东北吧,顺便替英王把人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车里的那些真人俘虏,他是要送到英王麾下效力的,大部分下了禁制即可,不过像宝爷之类的、骨子里对中土国比较仇视的,或许炼化成一次性的傀儡,会更好一点。

    一次性的傀儡,炼制起来容易一些,但是通常来说,傀儡的修为会受到影响,导致战力下降很多。

    在中土国,炼制傀儡是被明文禁制的,但是对亲王级别以上的存在来说,大战当前,临时准备一些战争手段,没人追究的话,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军营里驰来了三匹战马,冲着他们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随意地一扭头,眉头微微一皱,“嗯?是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