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一十九章 有情无情
    随着青丘九尾再次现身,方真人终于反应过来,为什么方家先人一个劲儿地强调:老祖宗记恨咱们,同时也没能力现身。

    不是没能力现身,而是这消息,根本不敢传出去啊。

    对于相关的知识,方真人非常清楚,老祖宗真的很灵验的话,太容易引起别人的觊觎了。

    一番自责之后,他又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老祖宗,您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这么看重李大师?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他是打心眼里不服气啊,老祖宗信不过自家人,反倒是对一个外人,随便就能显出身形。

    九尾狐冷哼一声,慢吞吞地发话,“你是在置疑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敢,小辈不敢,”方真人吓得连连在地上磕头,“老祖宗息怒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九尾狐又是重重地一哼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敬重祖宗的人,李永生不愿意太令其为难,他轻笑一声,“你家老祖之所以愿意现身,是因为我能给她补充本源……她现身一次,对自身消耗太大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两块青色的玉石来。

    九尾狐见状,眼睛一亮,张开黄豆一般大小的嘴巴,长长吸一口气,只见玉石上一股青气,投向了她的口中——这东西对她来说,真的很补。

    方真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幕,“这……就是能修复旗幡的宝物吗?”

    九尾狐并不回答,而是专心致志地吸取青气,直到将两块玉石吸成了白色,才抬起鸽卵大小的头来,心满意足地发话,“这当然不是修复旗幡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好不过……”方真人一边点头,一边发话,不过话说到一半,他愕然地抬起头来,“神马?”

    “此中的缘故,非是你能知道的,”九尾狐吸收了两股位面本源,心情好了不少,“老祖我打算再入红尘,这狐幡就此作废了……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方真人顿时就呆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艰涩地发话,“您问我……怎么看?”

    祖传的宝贝狐幡要毁了,你问我怎么看?

    他肯定是不想答应,但是说这话的,不仅仅是旗幡的器灵,更是方家的老祖母!

    方真人足足思索了一炷香的时间,才试探着发问,“老祖宗您这是……不打算庇护我们了?”

    小巧的美、妇人目光怪异地看着他,“方家子弟,始终要躲在先人的庇护下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不是,”方真人经过这番思考,也想清楚了一些东西,“指望先人庇护自己,我们这些做小辈的,也太不成气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李永生赞许地点点头,“指望先人庇护,何若自己闯出一番天地,让先人也为你们感到荣耀?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方真人终于吐出了“但是”两字,“但是先人若是抛弃了我们这些后辈,我们的心里也……也真的很不是滋味,毕竟您是我们的根啊。”

    九尾狐沉默良久,才轻叹一声,“我不是不想庇护你们,实在是想去找你老祖宗方采臣去了,那厮让我庇护你们这么许久,他倒是乐得轻松快活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有点匪夷所思,但是方家子弟早就想像过这一幕,倒也没觉得有多奇怪,方真人看李永生一眼,“李大师能帮您……这个,能帮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总是要多试一试,”九尾狐冷冷地回答,然后身子一晃,投入了狐幡中,只留下一句话,“对李大师恭敬些。”

    她进狐幡了,留下方真人和李永生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良久,方真人才出声发话,“你说……我对你不敬过吗?”

    “老辈人的思想,跟咱们年轻人不一样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她逗你玩呢,我哪里有能力,毁掉你方家的祖传宝幡?”

    方真人离开阳伞,也走进了雨中,并没有运气护身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,他才一抬手,抹去脸上的雨水,顺手一甩,斩钉截铁地发话,“要我做什么,你只管说好了,老祖宗不会骗我们,我们也不会永远躲在先人的庇护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搞得这么决绝,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过两天,北上吧……”

    两天之后,一场大雨之中,李永生一行人北上了。

    走到青石关的时候,他们遇到了关陇军团的前锋。

    前文说过,关陇郡和博灵郡不一样,这里军役房的级别,要高过博灵。

    原因就是,这里驻扎着关陇军团等战斗部队。

    关陇军团的直属部队,就有二十余万人,防备着正北和西北,是驻扎在边界的边军之后,中土国的第二道防线。

    理论上讲,关陇军团主要提防的是北方,就是来自于柔然的压力,兼顾西北,西北方向还有其他军团,而且关陇距离西北,距离也稍微远一点。

    更严格来说,他们属于幽州郡的外围防线,柔然国一旦越境,就算击溃了边军,也要面对诸如关陇军团的防守,根本不可能直接逼近幽州。

    同时,柔然军不攻击幽州,想要直接南下,劫掠中土的人口财货,也要面临关陇军团的围剿。

    这个军团的机动防范区域极大,战力也非常彪悍,并不逊色于边军。

    现在柔然在边境挑事,关陇军团向北前突,给柔然制造压力,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不过有些令人无语的是,关陇军团直属部队听命于军役部,但是辅助兵力,主要依靠关陇地方。

    这个军制是非常复杂的,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,简而言之,里面包含了各种制衡的考虑。

    坤帅北行,关陇军团必须北上,他们归军役部管理,但是虎符却是掌握在大司马手里的,只要李清明不作梗,调动没有任何的问题。

    李部长也不可能作梗。

    关陇军团北上,存在后勤压力的问题,虽然军团里也有辅兵,但主要还是依靠地方上的配合。

    关陇军役使来到青石关,就是督促地方上的配合。

    一个郡的军役使来了,还是比王志云高半级的军役使,地方上各种戒严配合,也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一队百人的巡逻队,就拦住了李永生一行人。

    方真人亮出了天机殿的身份,但是小兵们并不怎么买账,仅仅是接待得客气了点,坚持要留下他们,等待军役使核实身份。

    ——没办法,这一行人太可怕了,好几个真人,司修更多,还不让搜查马车。

    搜查了马车的话,小兵们会更害怕,里面还有七八个下了禁制的真人呢。

    跟随着的朝安局人员不干了:你跟军役使说,我们就是前些日子示警的人,我是朝安局的。

    军役使可能遇刺的示警,不仅仅是通过军役部传了过去,朝安局也通过自己的渠道,将消息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兵们听到这话,马上加快报了上去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有军校骑着快马赶到,一下马就出声发问,“敢问李永生何在?”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名了?李永生心里暗暗嘀咕,人却是走了过来,“我就是,请问阁下何事寻我?”

    小校见到他,眼睛就是一亮,笑着发话,“果然是你,我在军役部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军役部的人,大多对我印象都应该不好吧?李永生可是还记得,有两名军校为难自己,最后被宁御马毒杀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他当然不会说这些,只是微笑着点点头,“原来是部里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奉军役使之令,来辨识一下你,”小校抬手一拱,“既然人没错,你们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,这是为何?”公孙未明听到这里,有些不高兴了,“姓顾的得了我们示警,不但不来见我们,连个谢字也不会说?”

    “他正为此事生气呢,”这小校苦笑一声,“军情司下来一组人,正在调查军中可能有谁是内应,军役使有点苦恼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军役使姓顾,名唤顾茂真,听说有人打算刺杀自己,他心里也感激有人示警,但是同时多少存着一点疑惑:这消息到底确切不确切?

    紧接着,军情司就派人过来,调查他身边的人——在大军之中,刺杀一郡的军役使,那真不是一般人能随便做到的,必然有人会将军役使的行踪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而知道军役使行踪的,肯定都是他身边的人,或者说一些比较重要的将领。

    这是调查自己人,不能随便搜魂的,所以军情司的人折腾了很久,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,倒是有不少人受到停职调查,还有被监视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顾茂真就有点受不了啦: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,但是大军厉兵秣马,前方形势波谲云诡,你们这么搞,人心散了,队伍可就不好带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到了这个时候,他也知道,有从并州来的刺客被擒获,他认为危险已经解除了不少,接下来慢慢调查就行,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。

    然而,军情司的人不会这么考虑,他们要的是成绩,尽快抓到内奸。

    所以顾茂真不来迎接李永生一行人,不但是对军情司的抗议,也是对麾下人马一个交待:我其实不怎么把这件事放在心里,是上面要查。

    这个解释是如此地诡异,但又相当合乎情理,竟然令公孙未明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