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一十八章 环环相扣
    秦王王妃在事情败露的那一刻起,就没想着活下去。

    甚至她都没想着,能将世子的位置保留下来。

    没错,她想的就是,为世子争取一块免死金牌,她可以死,但是不能让暴躁的丈夫,杀掉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既然她愿意配合,真相就很快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再犀利的搜魂手法,也不如被审讯者主动配合。

    原来这秦王第一次遇刺,里面就有问题,常出王府的小安子偷偷告诉王妃:我发现了一个民女,正是王爷喜欢的类型,要撵她一家离开,还是利用一下?

    这利用一下的说法,其实还是秦王王妃很早以前,就萌生出的念头。

    她知道王爷对她没兴趣了,她也不奢求能令他回心转意,毕竟没有谁能挽回逝去的青春。

    然而,她虽然不再年轻,世上却有的是年轻的美女。

    所以她有心思帮着王爷搜罗两个美女,跟自己暗中结盟,以达到固宠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以前还不甚强烈,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地推移,世子的年纪越来越大,他的那些弟弟们也逐渐长大了,这件事就越来越摆到桌面上了。

    王妃初开始是计划通过暗中查访,找到一两个人间绝色,不过她回头一想……这绝色美女,也是可能生儿子的,岂不是凭空给自家竖起了对头?

    尤为重要的是,她心里非常清楚,秦王固然喜好美貌处女,但是那些颇具姿色的人、妻,更能带给他一种变态的征服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将目标,定在了那些已婚少妇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做,不但成功的希望极大,而且不用担心那女人争宠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用担心?因为中土皇族一向很强调血脉的纯净,赵氏的皇族也是如此,不管是天家、亲王还是郡王,大婚的对象都必须是处、女。

    举个例子,秦王若是强抢了一个人、妻来,也生下了儿子,这个儿子的地位,不但比嫡子低,比庶子也低,王位更是绝对轮不到他惦记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那个人、妻在被抢来的时候,身子已经不洁了,接受过别的男人的浇灌,生出的儿子,不是纯种的赵家人。

    哪怕是秦王既没有嫡子,也没有庶子,这王位依旧轮不到血脉不洁的赵家人来继承,更可能的是,秦王从自己兄弟的子嗣中,选出一个过继过来,继承他的家业。

    能让那血脉不洁的家伙姓赵,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当然,若生的是女儿,问题就会小很多——女儿总是要嫁人的,嫁出去也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,更多的时候,那抢来的人、妻,就不许怀孕,除非那抢人的王爷子嗣稀少,非常想再生一个,才会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这些原因,就导致王妃最终做出了决定:小安子你去安排此事,看那女人愿意不愿意跟我共掌秦王府。

    那女子不是很情愿,小安子劝说未果,悄悄地使个手段,给女子的亲人都下了禁制——你若是不答应,他们统统没命。

    女人百般无奈,也只有从了,于是在某一个时刻,“无心”被路过的秦王看到。

    秦王前脚将人掳走,小安子后脚就悄悄解除了女子家人的禁制——万一被王爷发现的话,总是不好。

    紧接着,秦王就派人看住了这一家人,也下了禁制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意识到,这一家人里,除了那被抢的女子,其他人此前一直是被人控制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直到现在,秦王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不过悲催的是,秦王王妃打算用来固宠的“外援”,竟然处心积虑的刺客。

    这消息吓坏了王妃,而秦王对刺杀自己的那一家人,死追着不放。

    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,小安子建议了——任由王爷这么折腾下去,不是个事儿,王妃娘娘您要早做取舍。

    王妃本来还想除掉小安子灭口,听到这建议,就又勾起了对王爷的怒火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的日子过得不算太差,在后宅里说一不二,但是她也看到,随着秦王越来越疏离她,世子的位置,也越来越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让这个昏聩的秦王去死吧,这是她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不是一定要弑夫,可以选择的话,她希望秦王就这么瘫下去——实在不行的话,死了也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所以她授权小安子,勾连一些外人,在外面想一想办法,看怎么能保证世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妃自身也是被蒙骗的,她甚至不知道,小安子勾结的是佛修。

    当天机殿气势汹汹而来,小安子安排在世子身边的小厮自杀的时候,王妃才发现,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说对错,那就太晚了,她用传音海螺联系小安子,结果小安子告诉她——娘娘我对不住你,但是我是柔然人,只能以死相报了。

    说以死相报那是客气的,他做人固然机灵,但修为就那么回事,十有是做为死士,被安排进秦王府的,根本就逃不过来自天机殿的追杀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事儿,说多了都是泪,王妃痛痛快快地交待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到这里,也是相当地无语,怎么好好地一场谍战片,变成了宫斗戏?

    不过再怎么说,他们要查的事件的关键人物小安子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,是他一步一步地将王妃拖下了水,其中颇有令人玩味之处。

    当然,更关键的是,他安排在世子那里的小厮。

    那小厮想干什么,现在已经没人知道了,但是只冲他临死都要拖晋王府下水,就可以想象得到,这绝对是柔然黄衣佛修的手笔——除了他们,没有人会刻意挑起晋王府的仇恨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是个遗憾,不过天底下本来也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,就无须赘述了,秦王王妃涉嫌勾结柔然国,被天机殿的人带走了,女护卫队及她们的家人,则是被莫真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秦王府来了大批的朝安局人员,要调查相关事件,比如说小安子是通过什么渠道进入王府的,每一个环节的相关人等,都要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秦王想抵制朝廷的调查都没用了,勾结柔然人,这个罪名实在太大了,虽然勾结的人是王妃,可他若是拒绝调查,他自己也跑不了。

    不过必须指出的是,秦王真的是只知有己不知有人之辈,听说设计自己的是柔然人,根本难以压下报复之心,于是心甘情愿地配合调查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若想尽快好转,还得指望两殿送来灵药,当然也不想玩个性。

    至于李永生,他带走的只有一百两灵谷,其他狮子大张嘴要的东西,并没有坚持——他懒得跟秦王打嘴皮子官司。

    倒是在王府等候的一干人里,公孙未明表示出了相当的不爽,“这秦王好没道理,我要是你,不给够财物,绝对不告诉他,王妃在算计他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我倒是也想呢,但是根本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张木子有点好奇,“当时你能断定,王妃勾结柔然佛修吗?”

    在秦王王妃被擒下之前,李永生当然不可能料到,堂堂的亲王王妃,竟然勾结柔然佛修,不过他有他自己的道理,“王妃有问题,不揪出她的话,很可能会让整个中土国产生动荡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他哪怕看秦王不顺眼,哪怕没要到多少财物,也要出手的理由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种觉悟,其他人都没了说话的兴趣。

    幽思真君和莫真人带着人离开了,方真人却是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商量一番,决定再往关陇北部走一走,顺便见识一下坤帅北上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天,大家要待在距离亲秦王府不远处,看朝安局能查出些什么——万一又有佛修的新线索,北极宫和玄女宫绝对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方真人终于找到了跟李永生单独谈话的机会,他将人约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一个不高的小山头,坐在石头上,默默地看着远处夜色中的秦王府,一时间,也没谁有兴趣说话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天上下起了小雨,方真人掣出一柄阳伞,又摸出一壶酒来,还有两个小酒杯,“喝两盅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也摸出一壶酒,嘴对嘴灌了两口,才轻笑一声,站起身走进了雨里,目光兀自看着远处灯火辉煌的秦王府,“想说什么,你直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知道……”方真人犹豫一下,方始发话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老祖宗这么看重你?”

    他此前说过,九尾狐这老祖宗,只给方家人托过梦,而且次数还极少,撇去他遇到的这一次不算,总共只有区区的两次。

    而李永生竟然能引得老祖宗现身出来,真的非常挑战他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,我只托梦两次?”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幽幽地响起,空中又出现了那小巧的美、妇人,她幽幽地发话,“我此番现身出来,你会向方家其他人道出吗?”

    方真人先是一怔,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双膝跪倒,哽咽着发话,“见过老祖宗……果然,您一直没有抛弃我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