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一十七章 苍天自有报
    秦王虽然是发问的语气,但是只看脸色就知道,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意思?”旁听的莫真人冷哼一声,她也是女人,哪里理解不了这话?“你常年冷落王妃……她能没点怨言吗?”

    “有怨言又如何?”秦王不以为然地冷笑一声,“那她也是亲王的王妃,府中后宅的一应事务,都是她来管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中土国的习俗,男人赚钱女人持家,这还亏得秦王是不须做事,所以有自己的场面支应,但就算这样,王府后宅和内外支出,大部分是归王妃管的。

    秦王就认为,我喜欢女色是我的事,可是后宫的钱袋子,是归王妃管的——我冷落了你又如何?你终究是后宅第一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秦王的性格,他不认为自己对王妃不好,大是大非他分得清楚,后宅就是王妃管,若是他找到了新鲜猎物,又格外喜欢,也是拿自己手里的钱,私下贴补。

    可是他就想不到,他喜欢的那些女人,既然财务自由了,当然不需要看王妃的脸色。

    王妃敢对那些女人动手吗?她敢动手的话,秦王就敢对她动手!

    莫真人看得通透,却是懒得多说,“我们提示也就到此为止,信不信随你。”

    秦王性格虽然乖张,却是不傻,闻言发话,“这些我自然不信,好好的亲王王妃不做,去做郡王的母妃吗?她是不是有毛病?”

    他不是要反驳,而是要得到答案——因为他心里也隐隐觉得,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冷哼一声,“你不要再套话了,我就是这个答案,信不信由你,至于说返还灵谷,你想都别想……我说这话是有证据的。”

    秦王冷哼一声,“那么证据何在?”

    “切,”李永生不屑地笑一笑,“这百两灵谷,还不值得我拿出证据,想要就再加价。”

    秦王想一想,脸一黑,“你可知诬陷亲王王妃,是要诛三族的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都不看他,“那此前我帮着你抓住刺客怎么算?也没有要什么奖赏,你好歹也是个亲王,不要玩那些小花招好吗?”

    秦王听到这话,彻底没了脾气,只能看向幽思真君——他甚至都不想看莫真人了,因为他知道,她跟那姓李的是一伙儿的。

    幽思真君也有点苦恼,咱能少生点事情吗?

    不过这事,他不过问还不行,于是他黑着脸看向李永生,“你确定是秦王王妃,勾结黄衣佛修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确定,”李永生摇摇头,又看向秦王,悠悠地发话,“我就是有点奇怪,秦王王妃为何会对我有杀意?就算没有感激,总不该恨我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秦王王妃……对你有杀意?”莫真人愕然地发问,却是拿眼睛去瞟幽思真君——真君你感觉到杀意了吗?

    幽思真君俊美的脸上,没有丝毫的表情,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方真人机警,见状马上发话,“莫真人,我家老祖宗昨夜托梦示警,说秦王王妃对我和李真人,都生出了杀心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下临场发挥,把自己算进去了,但是这也不算杜撰,毕竟他和李永生是一起的,合力将佛修一行人擒下,秦王王妃可以恨一个人,当然也可以恨两个人。

    正经是幽思真君和莫真人,是后期加入的,只为调查,秦王王妃不会太怪罪他俩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怪罪,区区的一个王妃,也不敢对真君生出杀心。

    “托梦示警……”莫真人沉吟一下,发现幽思真君没什么反应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——如此说来,倒也解释得通。

    幽思真君是真的没有发现杀意,但是又不好说自己没觉察到,所以才会不表态,等着李永生的解释。

    现在听说,连九尾狐幡都示警了,他心里就相信了九分——方真人可也是天机殿的人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根据秦王府的现状分析,王妃确实有出手的动机。

    没错,动机和逻辑才是最重要的,对于幽思真君这种擅长自由心证的人来说,这就几乎等于证据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依旧不做声。

    秦王听到这话,脸色越发地白了——关键是幽思真君没有驳斥。

    他犹豫一下,还是出声置疑,“那你为何不早说?”

    “一来,我没有确定,”李永生悠悠地回答,“二来嘛,这也可能是王府的家务事,我在走之前说一下就行……真君想必也是如此想的。”

    幽思真君的脸上,依旧没有什么表情,心里暗骂一声:我压根儿就没发现杀意好吧?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明显在为他撑门面,他也不好否认,所以还是绷着脸不做声。

    秦王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——他此前真的没想到,自己的原配王妃,会恨自己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然而,他终究是极其自我的主儿,纠结一阵,很快就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黯然地叹口气,“还请真君出手,帮我拿下那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幽思真君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使唤起真君来,倒是很方便……你王府里没人?”

    秦王耷拉着眼皮,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终究是……二十多年的夫妻,我下不了手。”

    活得再自我的人,也有他在意的东西,秦王也是如此,他对王妃已经没什么感觉了,但终究是多年夫妻,还为他诞下了世子和一个女儿,他觉得自己应该哀伤一下。

    幽思真君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半天之后,才冷哼一声,“还算有点人味儿!”

    合着他看秦王,也相当地不顺眼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,王妃被秦王着人唤来,以送真君回顺天的幌子。

    秦王王妃带着仪仗赶到,打算来一个正式的送别仪式。

    哪曾想真君突然发威,将她带来的人全部禁锢住,然后由莫真人出手,将所有人都拿下。

    王妃的脸色,在瞬间大变,但是……她居然没有叫屈。

    审讯之后,大家才愕然地发现,原来王妃竟然准备了自裁的手段,也亏得是幽思真君猛地出手,若是换个人来,没准只能抓住一个死的王妃。

    王妃的身份摆在那里,不好随意审讯,但是她的身边人,可扛不住天机殿的手段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是王妃的亲信,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没有谁能确定,王妃跟柔然佛修有勾结。

    搜魂也没用——他们压根儿就不知情。

    倒是有人战战兢兢地供出一条线索来——王妃身边的贴身太监小安子,于半个月前出了王府,到现在也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秦王王妃身边,侍女多得很,小太监正经就两三个,而且这些小太监主要的作用,就是出入王府办事,毕竟侍女们出入,不是那么方便。

    莫真人于是问秦王王妃,“小安子现在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王妃一脸的淡然,就是不回答。

    幽思真君抬手冲着她抓一把,将她身边的气息抓过些许来,闭着眼搓揉一番,冲着东南方一指,“十里之外……估计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真君发话了,王府的人全体出动,在十里之外,果然找到了小安子的尸体——在秦王府外不远。

    他是服毒自杀的,推算一下,是死于五天前。

    那事实的真相,也就不用再说了,五天前,正是幽思真君一行人赶到秦王府的第二天,很显然,小安子做了某些事,不得不自杀。

    小安子是如何跟王妃联系的,这是个疑问,但也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,在发现尸体的三里之外,一堆泥土下,大家找到了一些碎片——那是一个被砸碎了的传音海螺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想不对秦王王妃下手,那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然而,她终究是宗正院里上了皇族名册的,就算是幽思真君,如非事态紧急,也不便对她下手搜魂,“我要将她带回宗正院,秦王可愿跟我同去?”

    秦王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我不用去,幽思真君,你只管搜魂便是……我可以写下授权书,还会以先祖名义起誓,若有人追究,我为你作证!”

    他害怕去顺天,这是真的,但是同时,若按照他说的话去做,幽思真君动手搜魂王妃,也就不会有任何阻碍了——甚至都不用幽思真君出手,方真人出手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时,秦王王妃惨然一笑,终于出声,“王爷,我知道此番,是我做差了,我只求你一件事……世子对此,真的是不知情,你能放过他吗?”

    秦王的主意拿得很稳,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那不但是你儿子,也是我儿子,他若是不知道刺杀我的事情,我当然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王妃沉吟一下,再次发问,“可以……依旧做世子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都不要想,我杀了他的母亲,”秦王的冷酷,在这一刻表现得一览无遗,“你必须死……世子我会换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跟你,做了二十一年的夫妻啊,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吗?”王妃幽幽地发话,“你若答应让他继续做世子,你想知道什么,我都能告诉你……我只想得到一个体面的死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,”秦王很干脆地摇摇头,想了一想,他又说一句,“我能保证的,就是让他衣食无忧一辈子……如果他真的不知情的话。”

    王妃的眼睛一亮,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秦王皱一皱眉头,“都到了眼下这一步,我有必要骗你吗?”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,”王妃微微一躬身,又看向幽思真君,“天机殿诸位大人,可为见证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