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一十六章 别有隐情
    比遇上不要脸的人更痛苦的是,遇上皇族里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有身份,还不要脸,大多数人也只有徒呼奈何了。

    到最后,在莫真人的配合下,李永生除了争取到一干女护卫及其家属的自由,就是又弄到了百两灵谷——秦王府是打死都不肯出灵石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也绝,将东西收入储物袋之后,直接表示,我这个消息,还待落实一下,回头再说!

    秦王顿时就抓狂了,尼玛,你敢诳我?天机殿的两位前辈,你得为我做主啊。

    莫真人倒是比较讲规矩:李永生,你若是消息没落实,就退他五十两灵谷好了。

    为何只退五十两?秦王不肯答应,女护卫也就算了,这一百两灵谷都得退我!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淡淡地表示:我再待一晚,就能给出答案来,让我退灵谷?想都不要想,等我给出答案之后,你再来说这话。

    秦王立马就表示留客,请求天机殿的人再住一天——你们答应做了见证,不能走啊。

    天机殿其实事情并不多,大家出来公干,主要是不习惯当地粗鄙的环境,而且他们拱卫的地方,主要在京师,所以才会办完事就着急回去。

    既然秦王盛情留客,幽思真君和莫真人也很好奇,李永生到底发现了什么,于是就再多住一天。

    希望那小子,不是虚张声势,骗出这一队女护卫吧?

    李永生还真不是虚张声势,他在秦王府里,真的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,不过他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所以在当天夜里,他邀了方真人出来,两人坐在一辆马车上,以比较快的速度,在偌大的王府里四下游走。

    车夫是秦王府的司修,除了驾车还负责与王府中人沟通,此外再没有别人相随。

    莫真人的神念,隐约地锁定了马车,在观察他们打算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幽思真君的神念,倒是感受不到,不过也不能说,他就没有好奇心,以真君之能,当然可以做得隐蔽一点。

    李永生两人做的事情也好理解,不住地放出神识,感受周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就是相当于明目张胆地告诉别人:我们在调查一些事情,你们乖乖地配合。

    嚣张吗?绝对谈不上,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做类似的事情,并不担心庄园里的人会误会。

    两人从天色微黑的戌末时分,一支转悠到接近子正,也不见什么停留,还经常出没在一些人迹罕至的角落,像只无头苍蝇一般乱撞。

    莫真人观察得有点无趣,神念就稍微放松了些许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时,冲方真人伸出手来,也不说话,只是拿眼睛看着对方手上的狐幡。

    方真人愣了一下,反应了过来,对方想要做什么,不过他还是有点迟疑——你这么做,真的好吗?

    哪曾想,就在他愣神的时间里,狐幡上有白芒一闪,空气中出现些许白雾,一阵扭动之后,空中幻化出一只……一个小巧的美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小巧,那是因为只有巴掌大小,就那么虚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方真人愕然地看着这一幕,嘴巴张得老大,完全可以生吞下去一个六十瓦的灯泡。

    美妇人也不理他,冲着李永生盈盈一揖,“见过李大人,未知有何事?”

    这九尾狐也是有趣,虽说不见自己的后人,但是在后人面前一旦显出身形,却不是化作狐狸,还是要化作人形,由此可见,爱美真的是女性的天性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没有点出李永生的身份,这就是她的稳重了。

    方真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双腿向前跪去,颤抖着声音发话,“不孝后辈见过老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车厢里有些狭窄,下跪并不方便。

    不过九尾狐也没有让他跪下的意思,只是冷哼一声,“好了,外面有真君有准证,你是想害人吗?”

    方真人吓得一屁股又坐了回去,他当然知道外面有真君和准证,不过见了自家的老祖宗,不行礼也是不可能的,只有老祖宗明确表示不需要,他才能略过这个礼节。

    九尾狐也不多理他,只是看着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才轻声发话,“这两天以来,我感觉对我杀气最大的,应该来自于后宅,对吧?”

    杀气这东西,是非常微妙的,当事人对此最敏感,若是有人针对李永生产生杀意,很可能连左近的幽思真君都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对此的感知能力,一点不弱于真君,所以他才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将准证莫真人放在他这个位置上,她还未必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不过他不认为,九尾狐感受不到,动物对杀气的感知能力,比人还敏感一些,更别说是以机警狡诈出名的青丘九尾了。

    而狐幡上这只九尾狐,连肉身都没了,只剩下魂魄和神念,灵觉的感知能力,自然只会更强。

    她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没错,来自于后宅,确切说是来自于秦王王妃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不便显于人前,可是方家的狐幡,幽思真君和莫真人都是知道的,在前几天的搜查中,他们也能感受到狐幡上的灵觉波动。

    所以,九尾狐也是可以大模大样探查四周的,于是在她发现,后宅里有人对李永生心存恶意,马上就特意去感应一下,终于断定,心中火气最大的,应该是秦王王妃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情,她没办法直接通知李永生,毕竟当时幽思真君和莫真人都在左近,她一旦表现出自己能出现于旗幡外,方家的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天机殿很可能将她的魂魄拘了去,炼制成为更有用的器灵。

    给李永生托梦倒是可以,但是那样的话,对观风使很不敬,她不想激怒他。

    她想的是,在离开王府之后,再跟观风使商量这个问题,现在被观风使点破,她也只能暗暗地感叹:不愧是上界下来的仙使,眼里不揉沙子。

    果然是如此!李永生微微颔首,对方的杀气确实不重,但是他担心惊动对方,没有刻意去探查,这九尾狐的感知,倒是帮他确定了对手。

    他想一想,又问一句,“秦王王妃,是巴不得秦王死掉吗?”

    “秦王育有十二子,”空中的小巧美、妇人轻声发话,她是纯粹魂魄体的存在,探查比一般人方便很多,“秦王的做派,李大人也清楚得很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事情的真相吧?李永生有些明白了,秦王好色的结果,必然是后宫起乱子,尤其是这厮的播种效率还不算太低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是觉得,里面有点问题,“这秦王妃是原配吗?”

    “倒是原配,二十多年了,可是早就失宠了,”九尾狐将这些事打听得明明白白,“为秦王生了一儿一女,她也管不了秦王,但是她非常担心世子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的眉头一皱,“可是秦王看起来,不像是个耳朵根子软的,怎么可能改立世子?”

    那种活得极端自我的人,虽然有诸多的不好,但是通常都比较有主见,轻易不会受到别人的影响——否则也算不得活得自我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哪里说得清?”九尾狐侃侃而谈,“秦王一旦翻脸,也是不认人的,王妃就算不为自己打算,总要为儿女打算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是狐,但是天下母亲都是差不多的,她分外能理解王妃的感受。

    李永生依旧表示不解,“秦王死了的话,就算世子的位子能保住,也不过是个郡王,她现成的秦王王妃不做,倒愿意做郡王的母妃?”

    九尾狐倒是想得明白,“世子一旦不是世子,连郡王得不到了,以秦王的脾气,世子甚至可能有性命之忧……再说了,她现在这个王妃,当得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秦王为了耳根子清净,都不去翻王妃的牌子了,没有亲王的支持,王妃不过是个头衔。

    而且以这厮的尿性,杀儿子也不算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想清楚了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空中的丽人身子一晃,化作一缕淡淡的白气,就此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方真人看着李永生,嘴巴微动,很是想说点什么,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做声——没了青丘九尾的遮蔽,他的话很容易被莫真人和幽思真君感受到。

    此时的远处,传来隐约的钟声,却是子正了……

    一直到第二天早上,方真人都没有再跟李永生说过什么。

    辰正时分,秦王遣人来问,事情是否探查清楚了?若是想离开,必须得给秦王一个交待才行。

    莫真人招来了李永生,问他有什么话说。

    李永生摇摇头,“话是有,还是等秦王来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秦王这两天,被折腾得也挺厉害,他身上的伤原本就还很重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这话,他在第一时间,令人将自己抬了过来,怒气冲冲地发话,“查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还请王爷屏退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下去吧,”秦王没好气地一摆手,盯着李永生发话,“你若虚言恫吓,莫怪我不给英王面子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片刻,缓缓发话,“王爷似乎……很久没有关心过王妃了?”

    “这关你什么事?”秦王不屑地一哼,不过紧接着,他的脸色就是一变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