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一十五章 法不轻传
    秦王府的人,比英王府还多很多,几近于万人,其中花匠就有小五百人,真可谓穷奢极欲。??

    王府封锁了内外交通,在府中大索三日,其间私下逃出去的人近百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人,都被王府的护卫和张木子等人拿下了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国内各方势力派来的探子,还有不少人,是贪墨了王府的钱物,以为王爷派人来查了秦王对敢于欺瞒自己的下人,一向就只有一个字:杀!

    正经是莫真人没搜出多少有嫌疑的家伙,总共也就五人。

    还有七个人,零散地自杀在庄园内各处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自杀者,竟然是世子院里负责扫洒的小厮。

    小厮身上带了明显的死士特征,天机被遮蔽,幽思真君听说之后,亲自去小厮的尸体旁推演天机。

    不过真君并不是万能的,他推算的天机,隐隐地指向了东边的并州郡,遥遥锁定晋王府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“隐隐”,很多时候未必就是真的,天机也是可以作假的,但是这伪造的天机,不像真实的天机一般清晰分明,所以就呈模糊含混之像。

    这个天机的意思就是:小厮可能是晋王府派来的,真君若是不信,那你就把他当成假的好了,反正你找不到真的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,除了能掩饰真正的天机,也能将调查者的思路引入歧途不管怎么说,你晋王府总是有嫌疑的,我天机殿先调查你一下,也算不上错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幽思真君来说,他已经掌握了大量的相关信息,这就有点挑衅他的智商了,反正佛修是打算把屎盆子往晋王身上扣的,真要调查的话,幕后看戏的人,怕是会笑歪了嘴。

    李永生提出建议:真君你可以循着这条线索,去晋王府走一趟,对手这虚虚实实的伎俩,咱们也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不过幽思真君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建议:这种事是捕房干的,我天机殿丢不起这人!

    没办法,两殿出来的人,就这么傲气。

    李永生等人在秦王府待了五天,愣是没找出来更多的线索,倒是收获了一堆乌七八糟的消息,譬如说护卫跟丫鬟私通,又譬如说有人偷偷贩卖王府马匹……

    五天头上,幽思真君受不了啦,打算带着俘虏返京。

    秦王知道女子护卫队大多数人没有嫌疑之后,当即表示,要斩杀掉这些人泄愤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实在是没道理,不过他身为亲王,不爽了就要泄你们这帮臭女人,居然敢惦记着刺杀我,那就都杀了吧。

    只有两个女护卫会得到宽恕,她俩是拥有相当高明的内媚之术,秦王实在舍不得那顶尖的名器,才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莫真人当即表示出了不满,说你既然要将她们斩杀,不如由我们带走算了她也不是个心慈手软的,但是在能力范围之内,她觉得这些女人比较可怜,就伸一下手。

    秦王就等着她说这句话呢,他冷笑一声表示,“你能把人带走又怎么样?她们还有家人在我手上……你要是带走她们,我就杀了她们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没错,他就是这么个尿性,你要让他不满意了,他就要想方设法找回来。

    就连莫真人这心如止水之辈,都忍不住脸一沉,“你这样吃力不讨好的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自己开心就行,”秦王大声笑了起来,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狰狞,“无非是一群卑贱之人,敢伤我的人,都该死!”

    李永生很无奈地现,跟大部分亲王比起来,少年天子做得……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终究是年少丧母的时候,受了很多的磨难,这是成长中收获的财富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“秦王殿下,我若是你,就将人放了,将她们的家人也放了。”

    秦王再次冷笑了起来,“你若是我?哈哈,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配跟我比?”

    李永生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然后一摊双手,“你别后悔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,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”秦王狠狠地一拍扶手,“狗一般的东西……幽思真君,你就任由他侮辱威胁赵家子弟?”

    幽思真君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他的话似有所指,你最好还是多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秦王被这句话顶得脸红脖子粗,半天没有说话,只能悻悻地看着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看都不看他一眼,跟一个将死的人,计较什么呢?

    良久,秦王府的一个老仆走上前,抬手一拱,“不知这位何意?”

    秦王歪过了脑袋,不看这里,老仆是从小带大的老太监,他虽然也动辄呵斥,但心里还是有数:这是自己最信得过的人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笨人,幽思真君的话,他听得很明白,堂堂真君肯定不会随便说话,不过他不忿李永生的态度,你区区一个小辈,还是草民,怎么敢跟我这么说话?

    他对李永生的事情,知道得不算少,但是就算赵欣欣,见了他也要喊一声王叔。

    没错,他身上有伤,但是已经有了治疗方案,天机殿来人还表示,要奏明宗正院,支援一些珍稀的灵药过来,助他更快恢复。

    既然用不到李永生,他当然无须客气,没错,秦王就是这么个性格。

    眼下能容忍老仆问李永生,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好涵养了。

    观风使也是有脾气的,实在有点受不了这厮的花样作死,不过这里的问题不能根本解决的话,没准还会给中土国带来大麻烦。

    尤其是赵欣欣对这些事,有些过分热情,李永生也不想一次又一次地来关陇闲暇时可以来观风,但是救火就免了吧。

    所以他耐着性子,淡淡地反问一句,“你觉得,这是一个请教的态度?”

    秦王闻言,又再次叫了起来,“不用理他,将他打出去!”

    老仆却是侧头过来,耐心地相劝,“王爷,您的身体尚虚,生不得气,保重身体要紧。”

    秦王气呼呼地哼两声,不再说话,其实就是找个台阶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老仆再次转向李永生,“你如何才愿意说出你的现?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回答,“二十块灵石,一百斤灵谷,万两黄金!”

    “哈,”秦王气得大叫一声,他都懒得跟李永生说话了,直接看向莫真人,“莫真人,天机殿会允许这种宵小之辈,如此敲诈亲王?”

    然而,莫真人对他的印象实在糟糕,而且她既然来关陇办事,肯定对搞出事情的李永生,做过相当的了解。

    所以她冷哼一声,“若是关系到秦王殿下的生死,我并不觉得,这价格有多么高。”

    秦王对她的印象也不好,才会在她离去之前,故意说什么屠杀护卫,以恶心她,闻言他冷笑一声,“哦,原来他还能现天机殿都现不了的东西?”

    这话搁在往日,莫真人肯定要跳脚,但是现在她是怎么看秦王,怎么不舒服,她又冷哼一声,“尺有所短寸有所长,天下的奇人异士如此之多,天机殿虽强,也不可能包罗万象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世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罢了,秦王不屑地撇一撇嘴。

    但是既然这女人也如此说,他也不便再刺激李永生,收起了那份不屑,淡淡地话,“秦王府的钱不多,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骗的。”

    老仆早知道他心意,冲李永生又是一拱手,“阁下若真有现,何妨先说出来?若是值得这个价钱,有天机殿的大人在,我们肯定不会少了你的费用。”

    要不说这做人,会说话和不会说话,差距实在是太大了,老仆这几句话,就相当有份量,还借用了幽思真君和莫真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这两位也不出声反对,饶有兴致地看着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摇摇头,“所谓法不轻传,起码先拿十块灵石出来,还有……要放这些女护卫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法不轻传?”老仆微微一笑,倒也不见有多少恶意,“这似乎跟传法不搭界吧?”

    “我却赞成这说法,”莫真人听到李永生也要求释放女护卫,马上站出来支持,“你尚未知道他要说什么,怎知那不是法?况且世间何止万法?道可道非常道,法亦然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,证明她是个非常小心眼的人,“待李真人说出的消息,你们认为不值的话,我天机殿自然会为你们做主。”

    你不是说,天机殿可以为李永生做主,讨要报酬吗?那么,李永生若是试图欺骗你们,天机殿也可以为你们追回报酬。

    当然,话是这么,但是讨账真的是比较难的,她这么说,心里已经有了偏向性。

    老仆愣了好一阵,不敢做主,扭头看向秦王。

    秦王一摆手,“护卫都释放了吧,灵石那不可能,王府里一块灵石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算看出来了,想杀护卫泄愤,是很难了对方有两人试图保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灵石他可舍不得给,决定哭穷。

    老仆冲着李永生一摊双手,“你也听到了,王府里确实没有灵石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冷笑一声,“这王府修得富丽堂皇,你却告诉我,没有灵石?”

    秦王很干脆地话,“就是因为修得好,所以花完了,还欠着债呢。”

    他是执意将无耻进行到底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月票有点少,麻烦大家翻一翻票夹,中旬了,看出新的月票了吗?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