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一十四章 乖戾秦王
    秦王的具体伤势,到最后也只有幽思真君和莫真人知道。

    方真人和李永生,都是密级程度不够,没资格了解到这些。

    要说李永生也是被人称作神医,但是他终究年轻,也没闯出太大的名气,竟然没资格了解秦王的伤情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不感到奇怪,为什么呢?因为治疗这种伤势,并不仅仅是靠药石之力。

    类似伤势,更多是要靠灵药和秘术譬如说,阴九天在来的路上遇刺,就是据说他的储物袋里有宝药,这就是说,他可能是想利用灵药之力,而不是阴大师的医术有多么高明。

    秦王的伤势,似乎并不是特别严重,起码幽思真君二人,没有显出太过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倒是真君表示了,这个情况,他会回去之后,告知宗正院。

    看那意思,大概就是宗正院有一些手段,可以辅助治疗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,他俩才将李永生和方真人也召入密室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四人和秦王,密室里就只剩下两名女性护卫了。

    莫真人毫不犹豫要求,这两名女性护卫回避。

    秦王对此,是非常不满,马上就表示这两人跟我有同生共死的禁制,我若死了,她俩也活不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并不是尊重自己的护卫,更有可能是对面前这四位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莫真人的脸上,还是那副被人欠钱不还的表情,说话也很不客气,“我不是说两人都不可靠,有一个不可靠就够了……你忘了你的伤是怎么来的了?”

    秦王的伤,就是因为强行纳了一个女人,本以为征服了对手,最后人家豁出性命不要,跟他来了一个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然而,秦王对这话,还是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幽思真君有些不高兴了,“你总该信得过我吧?”

    这话就很重了,就算这两名女护卫在,真君想要出手,她俩也不可能拦住。

    秦王终于做出了退让的决定,别看他性情乖张,其实真的相当惜身,这种时候,就算他有些忐忑,也必须赌一把了他不可能去冒险得罪一个天机殿的真君。

    待这两名女护卫离开之后,莫真人将此来的目的,告知了他。

    秦王愣了好一阵,才反应过来,他很不可思议地发问,“我的女子护卫队……你确定这些是真的?抱歉,莫真人,我无意对你不敬。”

    莫真人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幽思真君验证过了,你可以问真君。”

    幽思真君那张女性化的脸上,没什么表情,只是微微地颔首,“方真人和李真人都是亲自见证的,你不信可以问他俩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现在还是伪装成中阶司修的修为,但是想要瞒过真君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秦王看一看方真人,又扫一眼李真人,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信得过你们……我这人就不喜欢身边有隐患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极为惜身的主儿,哪怕再亲近的人,一旦有了嫌疑,他会毫不犹豫地摈弃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,在如何处理这四个女人的上面,双方又爆发出了争执。

    秦王要将她们擒下,亲自追究她们,看看有没有其他的隐情。

    但是莫真人不同意,“追究的事情,轮不到你操心,我和真君要带她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天机殿有资格说这个话,比起刑讯逼供、搜魂手段,天机殿强出秦王府不止一条街。

    秦王气得胸口不住地起伏,好半天之后才发话,“那好吧,不过我最后要知道相关消息,处死她们……也要交给我来执行。”

    这丫不但惜身,还有点睚眦必报。

    然而,莫真人再次让他失望了,她冷冰冰地回答,“处死?未必会处死……你对她们做了些什么,你自己也清楚,她们没有错得太离谱的话,我不支持处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秦王听得勃然大怒,“这种贱人不该处死吗?”

    试图刺杀皇族,那绝对是死罪,在中土这种皇权社会里,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是莫真人还真不吃这一套,她冷哼一声,怒气冲冲地反问一句,“莫非你觉得,你祸害良家妇女,还有道理了?”

    这也是中土的传统道德认知,祸害良家妇女,其罪当诛。

    秦王越发地恼怒了,“莫真人,我是亲王……你搞明白没有,我是亲王!玩几个良家妇女算什么?我不造反,谁敢为此跟我计较?”

    这种辩论是无解的,大致来说,莫真人讲的是明面上的规矩,秦王说的是潜规则。

    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大多数社会中,当明面上的规矩和潜规则发生冲突的时候,大部分人都比较认可潜规则。

    莫真人强调明面上的规则,就有点矫情了,但是李永生对她的印象,反倒是好了一些别看此人冷冰冰油盐不进的,但还真敢坚持一些主见。

    不过考虑她是女性真人,真要按照性别选择阵营的话,倒也不算错。

    所以她冷冷一哼,“事情经过,我们会调查的,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配合……当然,你要是觉得,没有我们的帮助,自己也能处理好的话,我转头就走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一边摸出一块留影石来,这意思很明显,她要将秦王的表态留影下来你若是因此而被刺杀,也不能怪罪两殿,不能怪罪天家。

    秦王气得脸色发青,可是他还真不敢放肆,沉默半天,才狠狠一拍软榻的扶手,“人你可以带走,以后再有人行刺的话,天机殿要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天机殿不可能负全部责任,”幽思真君冷冷地发话。

    他此来是为莫真人提供帮助的,检查证据、保证俘虏安全等等,不负责决策性的事务最多提供保护,绝对不会干涉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没有能力,而是真人做出的保证和真君做出的保证,压根儿就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当初他可以跟英王府交涉,那是英王的份量太重了,来个准证压不住场面,他必须出面。

    现在的秦王,真的就差了好多,别看眼下关陇有点乌七八糟,但是秦王跟英王真的不能比,秦王能对中土国造成的最大伤害,就是他自己遇刺而死,引发巨大的混乱。

    而英王一旦举事,那影响别说秦王了,就是荆王和襄王,也远远赶不上他的兵威可能会差一点,但是引发的轰动,绝对会更大。

    幽思真君如此表示了,莫真人说得则更是过分,她沉着脸,“你屡屡遭遇行刺,是自己不加检点,天机殿能为你每一次的不检点负责吗?”

    秦王先是一怔,脸色有点发白,然后他冷笑一声,“英王倒是很检点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李永生,“说起来你也不是外人,两次刺杀英王的主使,查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脸一黑:这关我什么事儿啊?

    不过秦王明显是犯轴了,而莫真人也有点圣母情怀,李永生不想介入这种纷争,“我就是来做个见证,秦王殿下……行刺你的佛修是我们抓住的。”

    秦王越发地恼怒了,“那你觉得,英王遇刺是活该?”

    智商欠缺,可以少聊天嘛!李永生有点着恼了,他的嘴皮子也灵光得很,“英王肯定是冤枉的,起码他没有强抢民女!”

    秦王气得差一点跳起来,“那你是说我不冤枉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翻眼白,双眼望天,索性不回答了,来个默认。

    秦王越发地生气了,不过非常悲催的是,他还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气呼呼地靠在软榻上。

    他呼哧呼哧喘了好一阵气,才冷哼一声,“果然无情最是天家人,我算见识到了,真是此身悔姓赵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本来打定主意不说话了,听到这厮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话,实在忍不住了,“你强抢那些民女的时候多痛快,那时怎么不见你抱怨姓赵?”

    “哼,”秦王狠狠地瞪他一眼,不屑地发话,“以你的出身,也就配惦记那点枝节末梢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无语看天,好像是被说得无言以对了,事实上他心里发狠了你非要上杆子作死,那谁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不过,秦王说的狠话再多,终究是不能不听幽思真君的话。

    很快地,他就着人将女子护卫队调了过来,依次将人唤进密室,似乎是要安排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不疑有他,所以被波澜不惊地擒下了。

    看着方真人手段娴熟地给四人下了禁制,秦王又看一看其他被擒的二十多名女护卫,迟疑一下发话,“这些人,你们也要带走吗?”

    一干女护卫们,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眼中都是满满的惊骇。

    只有被下了禁制的四女,猜到可能发生了什么,脸色都变得煞白,充满了绝望的神情,其中两人的身体,在不住地抖动着。

    她们不是死士,还想着刺杀之后能逃走,恐惧死亡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行刺秦王的下场会如何,没有人比她们更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先审问一番,”莫真人绷着脸回答,“还要在你的庄园里搜查一番,看有没有隐藏的其他奸细。”

    搜查亲王的府邸,其实还是很冒犯的这涉及了秦王的尊严。

    然而秦王对此,却是双手支持,“搜吧,不过要有个期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