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一十三章 变生肘腋
    两名女性真人,其实只是刺杀者的中坚力量,还有两名女性司修,也有杀掉秦王的念头——在起码,她们想脱离秦王的掌控。

    在秦王府做护卫,看起来威风得很,收入高待遇好而且没人敢惹,但是有一点,令她们实在难以忍受:没有自由!

    若是没有人牵头,这样的日子似乎也还不错,没有自由总好过没了性命——毕竟除了这一点,就没什么令她们不满的了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中土国风雨飘摇,秦王的日子,也变得难过了许多,将来万一天家打算对付秦王,她们的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所以,在黄衣派的撺掇和挑唆之下,有人打算铤而走险,倒也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到这里,忍不住要想起英王被刺杀的那一幕:当时英王的侍卫也反水了,想必也是对英王有些不满吧?

    不得不说,侍卫反水,其实对主家的影响很大——你最相信的人,都要对你出手了,这世上还有什么人是信得过的?

    这些搞风搞雨的家伙,之所以瞄准了这一点,想必也是有意在心理上,重重地打击对手。

    不过好的一点是,这些刺杀者都不是死士,若是黄衣佛修能在亲王府也发展这么多死士出来,李永生可真的要怀疑,中土国还该不该由赵家人坐天下了。

    搜魂完毕之后,众人面临一个问题,接下来该如何化解。

    关陇军役使那里,问题不是很大,可以通过军役部的人,将消息通知过去,现在的问题是,如何让秦王避免被刺杀。

    秦王女的爱好并不好,死了也活该,但是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死。

    而这厮本是凉薄之人,目前还心恨朝廷,有意挑衅少年天子,基本上属于谁的话也听不进去的状态,如何让他接受这个消息,并且领情呢?

    李永生身边跟的有朝安局的人,将消息传递给秦王,是毫无困难的,不过秦王并不喜欢朝安局,前一阵还找个借口,杀了两个朝安局的暗探。

    朝安局是很恐怖的机构,一般的亲王也不愿意招惹,但是真着急了,杀了也就杀了,反正是内廷的机构,赵家人的奴仆而已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方真人表态,说这个事情,得让天机殿的人来处理,天机殿在诸王争霸的事情上,没有表现出太强的倾向性,不过涉及黄衣佛修,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在这庄园里又待了三天,其间有当地官府前来了解,下雨的那个晚上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不过公孙未明直接释放出了高阶真人的威压:陇右丁家办事,无关人等退避!

    在关陇,丁家的名头大得很,也不讲理得很——想一想丁家的化修,在朱雀城都敢惦记英王九公主的产业,就可以知道他们往日是怎么行事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傍晚,天机殿来人了,来的竟然是幽思真君。

    跟幽思真君同行的,是一名女性高阶真人,看真君的意思,她才是此次的主事人。

    此女人姓莫,一脸的冷漠,好像是谁都欠着她灵谷似的。

    了解清楚事情的经过,幽思真君又验证一下证言的可靠性,确定真实无误,就打算前往秦王府走一趟。

    莫真人看一眼方真人,“小方你跟我一起去吧,你出来的时间也够久了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恭恭敬敬地一拱手,“莫准证海涵,我还想在红尘里历练一番,左右我是没有多少事的。”

    天机殿是真的没有多少事,能惊动他们的,全是一等一的大事,而方真人这种中阶真人,在两殿里也不算什么不可替代的角色。

    莫真人冷冷一哼,“你倒是很热心此间事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暗讽他插手亲王间的事情,她对当今天家,其实没有什么好感——天机因果两殿,虽然不怎么插手诸王争霸,但是每个人都是单独的个体,心里有些倾向性,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方真人闻言,脸色也有点不好看,“莫准证说笑了,我自然有我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莫真人的眉头一挑,不屑地发问,“是何缘故?”

    “您这么问,让我很难回答,”方真人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我的机缘,没必要向别人解释,你也不是我的上官……对吧?”

    他虽然只是中阶真人,但是因为有九尾狐幡在手,在天机殿里也算得上是专业技术人才,还真不需要担心准证的为难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怕你越陷越深,”莫真人见他这样,也没有再施加压力,只是淡淡地发话,“天机殿主要责任,是维护中土的江山,有些家务事,咱们没必要掺乎得太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正朔,就有正朔的体面,”方真人毫不犹豫地回答,哪怕现在的天机殿,扶持今上也是该有的立场,“而且,我们查清了佛修的阴谋,莫非还是做错了?”

    “够了,”幽思真君本来没兴趣管他俩,见他俩争得实在有失体统,才冷哼一声,“小方跟我们去一趟秦王府,把事情讲清楚之后,你自己决定行止,记得尽快回顺天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倒是没感觉意外,搜魂的时候,幽思真君和莫真人都不在,他俩去秦王府,固然能把事情说清楚,但是加上个见证者,就更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问一句,“要不要再带上佘供奉?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北极宫的供奉,”莫真人冷哼一声,“哪里是咱们天机殿请得动的?”

    幽思真君看她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这跟北极宫没什么关系,他们负责抓佛修,通知秦王一事,不归他们管。”

    抓佛修诛野祀,这是道宫的本行,但是跟亲王府打交道,就明显是干涉红尘事了。

    方真人想一想,“那再带上李永生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永生吗?”幽思真君阴森森地看他一眼,良久才又说一句,“你去跟他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少不得又跟他们三个走了一趟秦王府。

    秦王的府邸在长安城外,占地面积比英王府大了一倍,而且相当地奢华,亭台楼阁、珍稀花木和珍禽异兽比比皆是,还有小桥流水怪石长廊等等。

    天机殿的人出动,气势很足,幽思真君在王府门外,直接阴森森地发话,“秦王何在?天机殿办事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高,但是穿透力极强,仿佛无处不在,再加上真君特有的威压,整个秦王府顿时就乱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不多时,秦王就迎出了府——他可以封堵商路,也可以对天家爱理不理,但是他还真不敢对天机因果两殿不敬。

    得罪了这两殿,那就相当于得罪宗正院,后果比得罪朝臣或者得罪天家,要严重很多。

    秦王是真的负伤了,出行都是被人抬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认识幽思真君,于是靠在软榻上,冲着幽思真君一拱手,“见过真君,小王被奸人所害,无法起身,还望真君体谅。”

    幽思真君用神念扫一笑对方的身体。

    秦王也不遮掩,直接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薄被,露出了包裹严实的下身,面色阴沉地发话,“崩裂且石化了,天机殿当是为我做主而来?”

    这手法是真的有点那啥,石化就是非常严重的伤害了,几乎无法逆转,更别说还有崩裂。

    幽思真君也吃了一惊,因为秦王的不配合,朝廷里根本就不知道他受了什么伤害,皇族里都没有人知道——事实上,大家还以为他可能没有受伤,仅仅是在虚张声势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秦王是对朝廷怨气太大,才没有将伤势说明白。

    真君想一想之后,才出声发问,“完全石化了?”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我早死了,”秦王没好气地回答,“说句实话,如不是两殿来人,这伤势我都不会展示,现在就是请幽思真君为我做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去再说吧,”幽思真君细声细气地发话,“其他人控制一下,莫要走漏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石化是很难治疗的,若仅仅是一条小腿之类的,可以斩掉之后,令它重生——这需要大量的灵药,但是对一个亲王来说,并不是多大问题。

    难的是下半身都石化了,总不能将下面全部斩掉。

    失去半身的人,再要重新长出来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,道宫和隐世家族里,偶然有人能做到这一点,但是必须有两个前提。

    前提一是,要有足够海量的资源。

    前提二是,受创的人一定要有足够强的生命力,生命力这东西听起来有点空泛,不过大致来说,斩去下半身的话,不止血和做一些急救,人肯定会死,但是做了这些急救的话,很可能对肢体重生产生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起码得是真人修为的修者,有足够强的生命力和意志力,才可能下半身重生。

    而秦王的修为,还没有悟真,仅仅能靠气运之宝,发挥出伪真人的战力。

    当然,仅仅是部分石化,处理起来可能容易一些,但是也容易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最坑的是,石化这手段,会的人很少,而嫌疑最大的,就是皇族赵家。

    跟东南西北四大宫对应的是,以皇族为首的官府。

    皇族是占了中央,就是五行生息阵里的中央戊己土……

    要不秦王对天家和朝廷怨念重,这嫌疑实在有点太大了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元宵节快乐,大家吃元宵,风笑要月票——听说山\东是吃饺子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