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一十一章 总是有意外
    张老实此番下的毒,是蟾酥之气,能暂时麻痹人的身体和神智,还能令灵气涣散。

    这些症状虽然比较轻微,但是时间久了,还是相当可怕的,能令真人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他也是等蜃蛇开始制造幻像,才开始动手的,可见他做事的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下的毒气,还是没有撑太久,大约半柱香的时间,小楼里猛地传来一声怒吼,“有人下毒……敌袭,敌袭!”

    李永生五人早就做好了准备,随时可以展开攻击,眼下既然被发现了,五人的神识毫不犹豫地扫了过去——此前为防止打草惊蛇,大家都没敢用神识去探查。

    然而,神识一扫,众人齐齐就是一愣:我去,中大奖了!

    小楼里面二十多个人,起码有七个真人!

    李永生心里都忍不住暗暗叫苦,早知道是这样,我怎么也该布置一个大阵,来困住对方啊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根本顾不得考虑,强行攻打会不会打草惊蛇,正经是要先下手,争取将这些人全部留下。

    于是他大喝一声,“太一庙办事,抵抗者死……不要自误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冲了进去,抬手便是三道撼神符,然后又是三滴万载幽水,击向面前的两名真人和一名高阶司修。

    小楼的修者们才听说敌袭,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猛地又听说是太一庙办事,却又是齐齐一怔——子孙庙来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太一庙虽然是子孙庙,名头却是一点都不弱于十方丛林,甚至还要强一些。

    中土国里,有名堂的子孙庙过百,每个郡起码都有三五个,最有名的子孙庙,是南七北六一共十三家。

    太一庙就是北六庙之一,里面高手众多,行事比十方丛林还霸道几分。

    小楼里的修者,被这个名号吓了一跳,但是也有人经验丰富,大喊一声,“莫要被他们骗了,太一庙行事,哪里有这般下作?”

    说良心话,太一庙的行事风格,还真不怎么样,不过说这话的人,主要目的是提示自己人:别人说啥不要紧,关键是不能随便相信啊。

    哪曾想,几乎就在同时,有人又大喊一声,“陇右丁家办事,丁青苗在此,敢负隅顽抗者,就地斩杀!”

    却是公孙未明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家伙对丁家,很是有点怨念,所以就毫不犹豫地冒充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嗓子,又一次震撼了小楼里的人:陇右丁家也来了?

    隐世家族行事,主动报名的不少,尤其丁家在关陇,也是声名赫赫,一般鲜有人敢冒充。

    不过更关键的是,陇右丁家是太一庙最大的护法家族,甚至很多人都说,太一庙的弟子,有一半姓丁——或者跟姓丁的有关。

    偷袭者既然报出了太一庙和丁家的旗号,那么……没准真的是这两家出手了。

    江湖上行走,冒充别人字号的事情很常见,但是冒充一家还可以,同时冒充两家,这就属于作死了——尤其是太一庙属于道宫系统,而陇右丁家算是隐世家族。

    这就代表了两个大的阵营,同时得罪两家不说,还得罪两个阵营,敢这么做的主儿,得有多么无知和无畏?

    小楼里的人懵了,但是李永生和公孙未明并不手软,两人如猛虎一般杀了进去,转眼间就砍翻了七八个人。

    方真人也跟着冲了进来,倒是没喊什么口号,不过当他发现,佘供奉和张老实都没冲进小院,于是脚尖向前一点,又迅疾地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张老实和佘供奉都是老辣之辈,早就熟悉了该怎么抓人,闯进去冲杀固然很重要,守在外围拦截漏网之鱼,才是更应该注意的——真正重要的家伙,会在第一时间内争取逃离现场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方真人就不是特别成熟,不过这也难怪了,他供职于天机殿,外出抓人的时候并不多,尤其是他擅长的是天机推演和问口供,战斗的经历也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公孙未明冲了进去,转眼拿下了两名真人,诛杀一人,司修更是被冲得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剩下的四名真人,也没有陷入缠斗,除了一人被李永生缠住,其余三人则是电射而出,打算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有心追赶,但是却被三名司修组成的三才阵死死地缠住——这三位明显是豁出去了,宁可遭受重创,也不肯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另有两名司修,背起被抓住的两名真人,也打算冲出去,公孙未明和李永生还得拦住这俩,实在有点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不过那三位真人,也没跑掉,正正好被佘供奉、张老实和方真人拦住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一对一的时候,真人拦不住真人,但是佘供奉和张老实在高阶真人里,也是佼佼者,手段不是一般真人能相比的。

    而逃窜的真人,多少受到了毒、气和蜃蛇的影响,身子不是很灵动,神智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这样,依旧有一名真人血遁而走——拦截他的方真人,手段终究是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方真人转身就追,哪曾想院子里猛地爆发出一股气息来——竟然还有第八名真人!

    这名真人是实打实的高阶,一开始隐匿了修为,藏在司修中,此刻猛地爆发出来,真是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他还不是冲着方真人空出的漏洞去的,而是直接扑向了张老实。

    张老实拦截的,也是一名高阶真人——此前小楼里发现的七名真人中,唯有此人是高阶。

    要不说没有三分三,不敢上梁山,佘供奉都没有信心拦住此人,偏偏独狼知难而上。

    但是张老实能缠住此人,不令其遁走,已经相当不容易了,面对突如其来的另一名高阶真人,他也忍不住一呲牙,“握草……是佛修?”

    这佛修显然是想救了这一名高阶真人之后,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方真人一扭头,没命地往回赶,心里忍不住暗暗责怪自己:我怎么光顾着追杀人了,没发现还有两名高阶真人,可能跑掉?

    恼怒之下,他爆发出了十二分的战力,想要弥补前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帮人又哪里是那么好相与的?战力也都是一等一的强横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们遭受了突如其来的袭击,不知道袭击者的数量和质量,又中了毒,没准敢稳定下来,跟对方对战。

    其实双方若都有准备,打算死磕一场的话,李永生他们未必就能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眼下对方想跑路,那真的不要太轻松。

    方真人放弃了追杀,急速地回援,但是冲出来的其他司修,则是没命地冲了上来,死死地缠住他,不让他有机会帮助张老实。

    眼看着张老实就拦不住那两位了,不成想正跟他对战的高阶真人,身子一转,对着佛修高阶真人就是狠狠地一刀,“去死!”

    这佛修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要救援的人,居然一转身,狠狠地给自己来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他没命地大喊一声,身子向外一闪,“看清楚我是谁!”

    “贼子休走!”高阶真人大喊一声,咬破舌尖,喷出一口血来,“我忍气吞声,寻你三十年,原来你就是杀我父亲的元凶!”

    一口血喷出,他状若疯狂,身形和战力陡然提升了一半还多,死死地缠住了佛修。

    张老实见状,先是一怔,待看到方真人身后狐幡不住抖动,灵气四溢,顿时有了点主张,想也不想,就打出四五条索子,顿时将三个司修捆倒。

    那佛修连挡十几下,眼见情势越来越紧张,也顾不得说话,摸出一个葫芦来,狠狠地往地面上一掼,“走了!”

    葫芦里,藏着数道金光,正是佛修的金光土遁之术。

    然而好死不死地,就在葫芦离地面还有一丈距离的时候,下面陡然多出了一张大网。

    大网是李永生祭出来的,他对佛修的手段,还是相当了解的,知道这佛修想要迅速逃走,金光土遁术是最合适的手段。

    佛门不说血遁,甚至隐隐将其视为异端,而这金光遁地术的速度,也仅仅次于五行遁术,比血遁还快了那么几分。

    不过这遁术也有一定的限制,那就是施术者必须接触地面,才使得出来,而葫芦里的金光,就是接引的媒介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张大网,正正地将葫芦拦住,非常地及时。

    佛修只看得睚眦欲裂,刚要操控葫芦爆炸,哪曾想对方手里两块玉符碎裂,他的身子又是一僵,识海也是一震。

    竟然能撼动我的识海?佛修大骇,就在此刻,空气中的雨丝,诡异地扭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尼玛,又是幻像!他心里腻歪透了,他刚才躲在司修中,观察了一下对方的手段,发现除了施毒之外,还有幻像。

    就像他的同伴转身对攻,其实也是中了对方的幻术——能令高阶真人生出幻觉来,这幻术当真了得。

    而他是佛修,最是不怕这些幻像的,无非是见怪不怪,不要把幻像当作真实的就好。

    佛修真人狠狠一禅杖,扫向纠缠着自己的高阶真人,运足胸腹的力气,大喊一声,“咄!醒来!卧槽……不是幻像?”

    那雨珠凝做几条细细的水线,向他缠绕了过来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