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一十章 入关陇
    “算了,”李永生摇摇头,摸出三块青色的玉石,抬手打出去一道清濛濛的光团。

    这光团,就是玄青位面的本源之气,对神魂来说,也是相当好的补品。

    九尾狐空中小小的身子微微一震,光团如水波一般,在它的虚幻的身体上流动,不多时,它的形体就凝实了许多,看上去宛若实物了。

    它当然知道,这是观风使给出的好处,于是再次深深一揖,“谢过仙使大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摇摇头,轻叹一声,“举手之劳罢了,这个方采臣……下手也挺狠啊。”

    他是说这九尾狐的虚影,成为旗幡的器灵之后,应该是偶尔能现身于人前的。

    但是很显然,这只狐狸受到了压制,它脱离旗幡很不方便,调用的灵气和神念都相当大,想来当初方采臣祭炼的时候,刻意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也能解释,为何九尾狐跟方家人沟通,多是使用托梦,这样比直接沟通,代价要小得多。

    可是九尾狐并不以为然,它点点头,“方郎知道我性情急躁,生恐我追随他而去,所以才着意禁锢我,在旗幡里,我想寻短见也难……他不是心狠,是宠我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难得的一对,”李永生一摆手,“好了,你且去吧,记得表现出你的价值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方真人主动找到了李永生,强烈要求参与对付神秘来人。

    佘供奉倒也不跟他争——不是不想争,而是他现在的心思,全在怎么改善蜃蛇的食谱上。

    李永生心知,十有是九尾狐又托梦了,当然也不会拒绝,只是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你觉得能帮我们做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控制住来人,”方真人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然后,咱们可以借此查出他们的底细,破坏他们行刺秦王的打算,查出幕后真凶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合李永生的心思,要不是打算查出幕后的真凶,上一次他就可以下手抓人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要那么做了,他固然是可以通过搜魂,得到很多信息,可是信息未必全面——反倒是因为动手,肯定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这一次有九尾狐积极主动的配合,那就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唉,”李永生摇摇头,无奈的叹口气,“其实我看秦王也很不顺眼,要不是看在雷谷谷主的份儿上,真懒得趟这一趟浑水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皇族里,还不算太坏吧,”方真人受他影响,也是敢对赵家人评论一二了,“无非是有点好色,一般并不主动欺压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色确实不算大问题,但是总要讲个你情我愿,”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像他这种强抢民女的,杀了他,还能整肃社会风气。”

    正闲聊间,张老实来报,说对方派人过来了——竟然是在大白天。

    不过,上一次那瘦高真人说的是,三天之内有回信,不超过三天,都算是在三天之内。

    这一次,对方只派了一个人过来,是一名中阶司修,要求见冉真人。

    “不见,”李永生一摆手,“我冉某人也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见的,张三你去应付他……咱们正好还能少用蜃蛇一次。”

    中阶司修很想见李永生一面,但是对方打定主意不见,他也不敢继续拿冉真人的亲属说事——上一次这么做的人,已经被狠狠教训了一番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,就只有他一个人前来——多来一个,万一被冉真人打死了怎么办?

    反正传讯这种事儿,有一个人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发现自己肯定见不到冉真人,中阶司修很痛快地留下了话:下月初十,关陇军役使要出青石关,希望你们即刻北上,前往那一处埋伏、

    张老实含含糊糊地回答了一句“知道了”,没给出更确切的回答。

    中阶司修有点小小的不满,“到底行不行,给句话好吗?”

    天姥双杀的老大走上前,就是四个结结实实的耳光,“怎么说话呢,想死吗?”

    回去一定让他们好好折磨姓冉的儿子!中阶司修心里发狠,脸上却不敢露出半分的不满来,只敢委委屈屈地解释,“那边还要安排人手接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张老实一摆手,他既然代为做主,肯定也揣摩过冉真人的心思,所以恰到好处地表示了出来,“区区一个郡军役使,还用不着你们教我们怎么杀!”

    中阶司修也不敢再说什么,转头就走,生恐对方迁怒于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他心里暗骂,你且狂着,倒不信你姓冉的不跟我们接触——你儿子的小命不要了?

    看他离开,张老实也有点犯嘀咕:就这么放人离开,好不好呢?

    他马上就去告知李永生,并且请示,“要擒下他,还是尾随他进入关陇?”

    “只来了一个中阶司修……”李永生也不无遗憾咂巴一下嘴巴,份量真的有点轻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微微一笑,“看方真人能带来什么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早就暗暗地缀上那位,悄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,方真人回转来,又找到了李永生,“那个中阶司修,并不知道刺杀秦王的事情,他就只负责青石关的刺杀事宜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倒不奇怪这个答案,这种诡异的势力,组织结构肯定会很严密,他更好奇的是,“那个中阶司修怎么样了,你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他?”方真人不屑地一笑,“他什么也不知道,还正在赶路呢……我在他身上下了气机牵引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,一摆手,“好了,出动,尾随那个中阶司修。”

    真要去青石关吗?张老实眨巴一下眼睛,不过他最终没有多问,而是将话传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行有二十个人,不过大家多是久走江湖的,收拾起来利索得很,一炷香功夫,就拔营启程,车轮滚滚马蹄得得,直奔关陇郡而去。

    在边界处,大家耐心地等到天黑,然后直接飞越大河,进入了关陇。

    那中阶司修的速度也不慢,领先了他们近百里地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李永生的眉头一皱,“咦?”

    原来他发现,这一路追下来,前面出现了他的神识印记——离那个瘦高的真人,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上一次的时候,他悄悄给对方下了神识印记,这简直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他抬手招过来方真人,细细一问位置,估摸那个中阶司修,应该是跟瘦高的真人汇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一下,再度发问,“你家的狐幡,能不能迷惑了真人的神智?”

    “我家的狐幡,一直时灵时不灵的,”方真人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,“不过你是老祖宗认可的,中阶真人之下,没有准备的话,应该能迷得住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琢磨一下,最终下定了决心,“算了,直接拿下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又去找了张老实、公孙未明和佘供奉来,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几位里,除了张老实,耐性都一般,觉得下月十号再动手固然可以,现在出手也不算晚。

    于是五人悄无声息地飞了过去,八十里地,也不过就是多半个时辰而已。

    瘦高真人等人栖身的地方,是一个县城的城外,一座极大的庄园里。

    五人摸过去的时候,正好天上下起了小雨,沙沙的细雨声,很好地掩饰住了他们的响动。

    瘦高真人和中阶司修,都是在一栋二层小楼里,小楼是围楼,就是一个圆圈,直径十丈左右,中间是空地,一层开了两道门,分别是南门和北门。

    不经过这两扇门,就不可能进入小楼。

    这是东南部山区常见的建筑,用来抵抗小股盗匪,效果非常好,不过在北边真的少见。

    庄园外面有些明哨和暗哨,几名真人小心躲过去了,到了这个小楼,倒是没发现警卫。

    佘供奉在小楼外面转两圈,丢几块阵基,搭设了一个极为简易的迷惑阵。

    按说他是为李永生出过一次手了,双方的交易就算结束了,两块青色玉石,换取他一次出手。

    但是佘供奉并不反对继续出手,凭良心说,只是李永生提供给他的思路,就足以令他心甘情愿地出手——要知道,他以后的摸索,还指着李大师帮忙呢。

    甚至连蜃蛇都似乎知道,它在为自己的未来拼搏,三角形的脑袋不住地上下左右晃动着,非常兴奋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小楼周边升起一大片极微弱的白雾,因为正值夜间,又是下着小雨,没人能发现这异样。

    时近午夜,但是小楼里并不平静,有几个人大着舌头在说话,明显是喝多了的样子,而且还不是在房间里,而是在屋外。

    不过五名真人没急着冲进去,因为张老实表示,他有些可以影响灵力和气机的手段,希望大家能等一等——其实就是下毒的婉转说法。

    几名真人都没说什么,不过看向他的眼神,多少有点怪异——你丫倒是什么都会啊。

    张老实并不在意这种眼光,他独来独往惯了,当年在刑捕部里,都算是个相当极端的主儿——只要能达到目的,他才不会考虑手段是否卑劣。

    其实,中土国从来都不是一个注重程序正确的国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