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零九章 青丘狐现身
    果不其然,李永生才一说完,方真人就是一声苦笑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从来不跟我们沟通,她生前就非常注重长幼尊卑,不屑向后辈解释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……据我们这些小辈分析,我方家始祖强留她在世间,反而搞得自己精血枯竭而亡,她虽然对后人着意守护,其实心里,也可能有一些勉强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,说明方真人是认真地考虑过这种可能性的。

    真是一只很有个性的九尾狐啊,李永生忍不住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青丘九尾狐族,一向就是如此,做事任性得很,根本没有什么脉络可寻。

    换一只九尾遭遇此事,自己被强留在世间,成为了狐幡的器灵,而心爱的人惨死,它很可能恼怒之下,直接灭绝了方家血脉——哪怕这些血脉是它的子孙,还被它强行改成了人族血脉。

    李永生皱一皱眉,“那她的托梦,就肯定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”方真人毫不犹豫地回答,“不算这一次,老祖总共托过两次梦,都让方家避过了灭族之祸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抬手抚一下额头,无奈地发话,“但是修好狐幡……我没这个能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说……”方真人犹豫一下,才又发话,“您是至情至性之人,最有资格修好狐幡。”

    至情至性?李永生听到这四个字,大概知道那只狐狸在想什么了:你知道我是观风使?

    观风使可以做很多事,但是修狐幡绝对不在其中。

    情天难补,恨海难填,上界仙人对此也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所以他眉头微微一皱,“她还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方真人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知道了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好了,咱们马上要转移了,午时之前,要到东岭去扎营,其他的事情,以后再说,你不想去也由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去,”方真人毫不犹豫地回答,然后又问一句,“是要将计就计,打入对方内部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无可奈何地笑一笑,“你问得有点多了……天机殿现在也打算介入诸王纷争吗?”

    天机殿在类似的纷争中,一向不怎么站队的——他们忠于的是赵家,赵家子孙谁上位,对他们来说,都不是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方真人摇摇头,“我就是随便一问,个人的意思,不代表天机殿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一问,那就没有答案了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做人,好奇心不要太强的好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张家车马店的人,就向东岭转移而去——关键是他们带着不少俘虏,若是李永生在东岭跟对方纠缠,对方反而派人来偷袭张家车马店,比较容易顾此失彼。

    当然,李永生这一方高手众多,被偷袭的可能性很小,但是一旦出差错,那些俘虏可是会被救走的,那样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来到东岭下,扎下营寨之后,当天下午,居然有来自楼烦府捕房的捕头,前来调查他们一行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张老实是做假证的大师级人物,出示了一块御林军的腰牌给对方,公孙未明拿着腰牌,对捕头牛皮哄哄地表示——看到这个,你可以走了,再不走就揍你!

    捕头也只能悻悻地离开,那可是御林军啊,他就算有别的想法,也不敢继续纠缠了,只能悻悻地表示,我们回去之后,会调查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搁在往年间,他连这话都不敢说,御林军直接能整得他欲仙欲死,也就是最近中土国风起云涌,假冒伪劣、妖魔鬼怪之辈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所以他说这话,就算遇上正牌御林军,对方也不能奈何他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对这样的反应,挺感兴趣,于是又找到张老实,“这腰牌,你能不能多做两块?看起来很有些用处。”

    张老实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你公孙家大名鼎鼎,还差这点样子货?”

    “当然差了,”公孙未明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公孙家子弟行走红尘,难免会遇到点事情,有这么个腰牌护身,也省得总是使用武力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这腰牌是假的,”张老实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若是遇到愿意盘查的,半天之内就能检验出真假,反倒要背一个制假的罪名……你觉得这么做,对公孙家的子弟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公孙未明有点吃惊,“半天之内?那楼烦府的人,岂不是很快就知道咱们假冒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得先从双岭镇,回到府城,”张老实耐心地解释,“然后再将消息传到龙城,龙城捕房找到军役房,再向军役部求证……这一串手续忙下来,咱在双岭镇的事儿早办完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未明愣了一愣,才点点头,“你还真会算,好了,还是帮我做几个吧,聊胜于无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各忙各的,李永生却是在晚上,也遭遇了托梦一事。

    但是观风使的神念,比一般人强出太多了,九尾狐的意识才刚刚触及他,他就猛地睁开眼,冷哼一声,“看来你还真是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望仙使垂怜,”空中显出一只九尾狐来,约莫有巴掌大小,身体相当模糊。

    她虚悬在空中,两条后腿跪倒,前爪合在一起,不住地作揖,规规矩矩地将神念传了过来,“小狐真的无心冒犯。”

    “无心吗?”李永生不屑地一哼,“那你何不直接来求见我?”

    “小狐是不知,仙使对青丘狐有何观感,”九尾狐老老实实地回答,“所以不敢贸然求见。”

    人狐这种恋情,在上界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,有些仙人还是相当看重人兽大防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属于不是特别死板的,他也不赞成人兽之恋,但是已经发生了,双方还很真心,他也不会刻意去打压。

    所以他继续发问,“你寻我何事?这狐幡我是修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想请仙使带我上界,”九尾狐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我父乃是飞升狐仙,它可助我转世,待我转世重修之后,可再来玄青位面,寻我采臣郎君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”李永生摇摇头,“上界的青丘狐尊,最是讨厌人狐相恋,你父就算想助你,也未必过得了狐尊那一关,而且……等你重修有成,也未必寻得到方采臣。”

    青丘狐愕然,“上界老祖宗,真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有意思吗?”李永生不屑地一哼,“别说骗你,我都没兴趣骗你家老祖宗……它敢不听话,打得它听话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青丘狐越发地愕然,“你在吹牛吧?我青丘狐一族,在上界是很厉害的,就算朱雀和白虎,也不敢对我青丘狐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些知识,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,”李永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白虎朱雀都是有仙职的,为何不能对你家不敬?要不要我召来朱雀在本位面的分身,对质一番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青丘狐更加地愕然地,“你在本位面,竟然能召唤它?勾结野祀……你这观风使,胆子好大!”

    朱雀在上界,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,但是各个位面的势力划分,真不是它能擅自改变的,玄青位面中土国容不得香火成神道,那就是容不得。

    一般的观风使,也没胆子挑衅这规则,遇到朱雀分身,未必有胆子驱逐,但是回到上界之后,少不得要奏朱雀一本。

    当然,朱雀也有靠山,香火成神道在仙界,也是一大势力,这奏章十有是无用,但是只要别在当下的位面驱逐朱雀,观风使就不算结下了私仇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朱雀初次见到李永生的时候,不是特别在意——你敢驱逐我的分身,这就是结了私仇,回头咱们慢慢算账。

    青丘狐对这样的恩怨门儿清,尤其令它吃惊的是,这观风使,竟然敢召唤朱雀——这岂不是说,观风使的来头,还大过朱雀?

    “你这下界小狐,”李永生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我还没找你算账,你竟然敢小看我,算,我也不欺负你,待我回了仙界,自去找你家狐尊要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仙使赎罪,”青丘狐吓得连连拱手,空中这个小小的虚幻的狐狸,看上去煞是可怜。

    下一刻,它却又是一呆,“以仙使之能,找到我家采臣,应当是没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,”李永生点点头,然后又斜睥它一眼,“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找你呢?这番因果怎么算?”

    其实他已经有点同情它了,不为别的,只为那一份刻骨的痴情——当初他为了永馨而下界,不也是有那么多的人认为,他有些小题大做吗?

    然而,同情归同情,规矩是不能坏的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为仙使的驱策,”九尾狐恭恭敬敬地回答,“您完成这一任的公干之后,顺手帮我找一下采臣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算太大的事,”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点点头,“你不求我带你上界了吗?”

    九尾狐微微点头,因为它的身子太小,而且虚幻不实,不能看到它的表情,但是它的声音,变得飘渺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足以证明它内心的波动,“若能再见他一面,纵是死,也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一只痴情的九尾青丘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