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零八章 循序渐进
    这个问题也有点难以回答,阴阳二气好取,但是五行之气不易得,平衡也是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对李永生来说,真不算什么,他笑着回答,“五行之气采集也简单,譬如说庚金之气,在西疆寻一处铁矿,吸取庚金之气,在北方寻一处水源丰盛之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懂,”佘供奉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可是,阴阳二气也就罢了,这五行之气,如何才能匹配得平衡?”

    他也认为,阴阳二气的问题不大,但是随着位面的发展,就像洪荒之气逐渐不再一般,阴阳二气最终,也会变得极为罕见和难得。

    要说天地分阴阳,阴阳二气永远都不会消失不再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纯阴和纯阳之气,会越来越少见,越来越难得。

    到了以后,纯阴和纯阳之体,都会成为难得一见的天赋体质,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正经是五行,要常见很多,而且可以预料的是,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五行不会变得有多么珍稀。

    那么五行的匹配,就会成为一个难题。

    一般的情况下,五行均衡是很重要的,跟阴阳平衡相比也不差多少,人常言五行缺土,五行缺水,五行缺钱……之类的,说的就是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最盛的五行,当然要取自五方,”李永生也知道这一点,去东南西北中五处去吸纳五行之气,光是路上花费的时间,就是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过程中,五行会长期面临五行不均衡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他有别的变通之术,“但是取自五方,不代表要走遍五方,你可以发布任务,收集蕴含五行之气的物品,譬如说来自西方的陨铁,北方的玄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东方的龙舌木,”佘供奉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他其实也是一点就通。

    想明白问题的关窍之后,他猛地站起身来,不住地来回走动着,双手兴奋得搓来搓去,一直困扰着他的大问题,在理论上得到了解决。

    缠在他左臂上的幼小蜃蛇,将头侧过来,一双小眼睛,奇怪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佘供奉转悠了好一阵,然后才猛地想起一件事来,“可是这五行之气,又如何让蜃蛇乖乖地吸食呢?尤其是它生性不喜欢火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也太懒了一点吧?”李永生哭笑不得地看着他,“该如何让它吸食,那是你要琢磨的……总不能万事都问我吧?这蜃蛇可是你的!”

    “呃,”佘供奉被这话说得有点不好意思,他岁数比李永生大不少起码表面上看是如此,修为也高,被对方这么说,委实尴尬。

    但是事关重大,他只能干笑一声,“你脑子比较活嘛,我再问一个问题,就一个……怎么能让这五行之气汇合起来呢?”

    在他想来,让蜃蛇单独吸收五行之气的哪一种,估计都很难实现……起码这是下一个阶段,他才会考虑的问题,现在的问题就是,混合之气容易吸收一些。

    李永生被他弄得也没了脾气,他很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混合之气……很难吗?我个人感觉,阵法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行生息阵!”佘供奉狠狠地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,“不对,生息阵比较难布设,五行归一阵应该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的声音就低了下来,到得后来,都不知道在嘀咕着些什么,不过他眼睛里的光芒,却是越来越亮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见他有陷入魔怔的趋势,等了一小会儿,然后就站起身,打算出去走一走。

    “慢着,”佘供奉身子一闪,拦在了他前面,“可是……如何让蜃蛇愿意吸食五行之气呢?”

    “拜托,这是第二个问题了,”李永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不过他不介意再指点对方一下,“驯化家禽家畜,是怎么驯化的呢?它不吃……就让它饿着!”

    蜃蛇的小脑袋转过来,目光不善地盯着对方,它有一种直觉这个家伙说的,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”佘供奉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这个法子也实在太简单粗暴了一点,“很多珍禽异兽,都是宁可饿死都不吃投喂的食物,更别说它们不喜欢的食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这条蜃蛇是你孵化出来的,”李永生没好气地回答,“你投喂的东西,除非它无法吃,它才会不吃,根本没什么可比性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沉吟一下,面对眼前那双渴求的眼睛,还是继续说了下去,“它若一开始不吸食五行混合气息,那你可以尝试,先让它吸食阴阳两仪气息不是?”

    其实说到这里,他已经将蜃蛇食谱的改良流程,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在仙界里,很多珍禽异兽,都是采用类似的思路培养的,算主流思路。

    不过总算还好,这是一点一点逆推出来的,想来佘供奉不会察觉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“哦,”佘供奉再次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眼睛越发地亮了,“阴阳两仪阵?哎呀,这个可是不好……阴阳太乙阵,或者阴阳混元阵,我觉得更合适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逐步考虑就好,”李永生很无奈看着他,“阴阳气息,它不会一点都不接纳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没专门试过,”佘供奉摇摇头,但脸上却是信心满满的样子,“不过阴阳气息,这就好办得多了……多谢李大师的指点,你这件事果然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什么见识不凡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不着痕迹地诱导对方,“其实这办法,也都是你一言我一语,慢慢商量出来的,怎么能全部归功于我?”

    佘供奉情不自禁地点点头,他觉得也是这么回事,“要不人常说坐而论道,同道之间的交流,才最是能相互激发灵感,从而提升自身眼界,不过……还是李大师你的思维厉害,有若天马行空,想人只所未想。”

    “得,我可不敢贪功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“至于怎么改变你那小家伙的食谱,还得佘供奉你来想办法,我不过是嘴皮子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回去琢磨一下,”佘供奉扭头就走,他真的有点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不过走了两步,他又扭头看了过来,“若是还有疑惑,还请李大师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那恐怕就不容易了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“大方向上,我能信口开河一番,细节上可真不行……说起对蜃蛇的了解,你可是比我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佘供奉也相信,对方对细节的了解,真的不如自己,不过他还是笑着答了一句,“李大师过谦了,此番若是能有什么收获,全赖你的指点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匆匆离去,李永生微微摇一下头,还是将上界的一些思路,传了下来啊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算违规,思路这种东西,虽然是整理出来的,可主要靠的,还是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他能提出相关的建议,是跟他的眼界和经历有关,但是下界之人,也很可能在机缘巧合之下,冒出这么个点子。

    正经是没有引起佘供奉的怀疑,这才是更重要的。

    然而,佘供奉哪里会一点怀疑都没有?他整天琢磨养育蜃蛇,都没想到类似的点子,别人随口就提出来了,这正常吗?

    所幸的是,李永生博学的名头,已经在小范围内传了出去,而他的来历,也颇令人疑惑,所以佘供奉才会欣欣然接受了这一套说法。

    要是换个人,也跟佘供奉这么说,他没准要将人打出去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跟我谈喂养蜃蛇?

    佘供奉回到自己的房间,就闭门不出,第二天早上,方真人再次找到李永生,非常恭敬地抬手一拱,“李大师,既然你不吝指点道宫中人,又何必厚此薄彼?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李大师跟佘供奉说了什么,但是他非常确定,佘供奉一定是得到指点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地发话,“指点什么的,我肯定不够资格,你家这狐幡的事,也不是我能置喙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点建议就好,”方真人再次一拱手,“不管成与不成,我方家都有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话,你未必肯听,”李永生摇摇头,又斜睥对方一眼,“我若建议你放弃九尾狐幡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“放弃?”方真人的脸一白,不过他竟然没有发怒,只是面色有点古怪,“李大师你……确实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“你看,你自己也想到了,”李永生抬手一指对方,“你家老祖的心思,已经不在庇护你们上了,你如此强求,也不是做小辈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犹豫一下,方始回答,“其实,你都说了,这只是猜测,我也不是很确定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已经有了判断,但是还存着侥幸心理,这也难怪了,九尾狐幡的名气太大了,离了这一面狐幡,方家真的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李永生摇摇头,“你这个样子,也想听我的建议?”

    方真人嘿然不语,半天才叹口气,“昨夜老祖托梦于我,说你可以修好狐幡。”

    “托梦?”李永生的眉头一扬,“她不能通过狐幡,跟你们沟通吗?”

    才一问出来,他就反应过来了:说错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