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零六章 心狠
    不是狐幡的问题?方真人讶然地一扬眉毛,“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李永生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你可知道,你家狐族的血脉,越来越淡了?”

    “是越来越淡了,”方真人的眉头,又微微皱一皱,“但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你问我‘那又如何’四个字的时候,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默然,半天才出声发问,“老祖宗不愿意庇护我方家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说不清,”李永生摇摇头,“但是我所料不错的话,九尾狐一族,已经被接引入上界一千多年了,方家剩余的狐族血脉,微乎其微了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不能接受这个答案,他很在意方家的荣耀,“两位老祖宗,对人族和狐族,是一视同仁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地摸一摸额头,“你觉得你家狐族的老祖,就愿意这么一直孤单下去吗?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,实在不是什么好话,方真人的脸一沉,“李掌柜,还请积点口德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她孤单吗?”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她永生不死,看后辈子孙生生死死……你考虑过她的心情吗?”

    方真人本来还一肚子的不高兴,听到这话,顿时默然,良久才叹口气,“但是……献祭一向是很灵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李永生冷哼一声,“她没心情管你们了,但是不代表她能坐视你们自杀,对吧?你方家自杀一个真人,她就能认真一段时间……她的心思,已经不在这个上面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方真人闻言,顿时就懵了,好半天之后,才失魂落魄地回答,“难道老祖宗,真的就不愿意庇护我们了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换个角度来思考,”李永生无奈地摇摇头,“她最在意的,是你家老祖宗方采臣……方采臣转世到哪里去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他哪里会有转世?”方真人愕然地张大了嘴巴?“老祖只是真人,何来的转世?老祖的祭拜,我们也一直没有少了。”

    方家的祭拜典礼,肯定少不了方采臣,一男一女开辟的一个家族,男生肯定受到的供奉更多,不过九尾狐太过灵验——事实上,她根本就是真灵不灭,所以两者享受的祭拜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只有真君才能转世?”李永生不屑地一哼,“真君只是能够觉醒,别说真人,俗人一样要入轮回,你想过没有……方采臣现在轮回到何处了?”

    方真人顿时目瞪口呆,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回答,“这么些时日的轮回,他应当是……连本心都找不回来了,我们哪里找得到?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李永生微微颔首,“九尾狐幡应该也在担心,想找他都找不到了……你说她还有多少心思,放在你方家身上?”

    方真人嘿然不语,此刻他的心情,非常地纠结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九尾狐幡都是方家的骄傲,方家人听不得任何诋毁狐幡的话,而且他们最为自傲的,就是狐幡非常灵动,有自家老祖在看顾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听到对方的话,他这才意识到,老祖的真灵,其实是有自我意识的。

    亏得方家一直还以此为傲,事实上,他们并没有将老祖视为一个活生生的灵魂。

    良久,方真人才叹口气,“确实是我们这些不肖子孙做差了,不过,李掌柜你能确定,狐幡确实是因为这种情况而失去灵动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可不能给你打包票,”李永生摇摇头,开什么玩笑,他绝对不会把话说死的,“我就是给你这么个建议,你若是不信,那也由你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陷入了沉默中,久久不肯言语。

    夜晚很快就来临了,张家车马店驰出七八匹快马,眨眼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未过多久,东岭的山梁上,又亮起了一堆火。

    不过,还未等第二堆火点起,就有三人从暗中走了过来,当中一条瘦高的人影发话,“冉真人为何没到?”

    火堆的这边,是张老实和天姥双杀,孪生兄弟俩齐齐一声冷哼,“时辰未到,冉真人何等身份,也是你这区区的初阶真人能过问的?”

    瘦高的人影闻言,也是冷哼一声,“早听说冉真人麾下天姥双杀战力非凡,可有胆子跟我单独切磋一番?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?”兄弟俩像看傻瓜一样看着他,“我们弟兄不管对一个人,还是对十个人,都是一起上。”

    瘦高人影,是真的有点看不惯这弟兄俩,要不然不至于主动出言挑衅。

    但是让他一对二,他还真没有信心胜过对方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只能主动熄了挑衅的心思,虽然他相当地不甘心。

    于是大家按着昨夜的步骤,又过一遍,当子正一过,岭上只剩最后一堆火焰的时候,山下又走上一条人影来,带着面具,中阶化修的修为。

    张老实三人见状,主动将他护卫在中间。

    不过面具人一摆手,那三位就乖乖地站到了他身后,而他却是在火堆前放出一张椅子,大喇喇地坐上去,摸出一把瓜子,自顾自嗑起来。

    冉真人喜欢嗑瓜子,这是他进入中土之后,标志性的习惯。

    对方瘦高的真人见状,出声问一句,“可是冉真人当面?”

    面具人根本不回答,自顾自地嗑瓜子,倒是张老实说一句,“时辰未到,你又不是正主,问那么多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位犹豫一下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七个人就守在火堆旁,大眼瞪小眼,寂静的山岭上,只有清脆的嗑瓜子声,和火堆里偶尔传来的,哔哔啵啵的爆裂声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还是那瘦高真人出声了,他手一翻,亮出一块令牌来,然后一拱手,“见过冉真人。”

    冉真人这才停下嗑瓜子,抬手一招,就将那令牌凭空摄了过来,翻看两眼,才又抬手凌空送回去,嘴里淡淡地发话,“身份无误,寻我何事?”

    瘦高真人收起令牌,又是一拱手,“还请冉真人亮明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,也就是这张脸了,”冉真人一抬手,摘下面具,露出一张脸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发现,就在他摘下面具的一瞬,空中有细微至不可察的神识波动。

    瘦高真人也没有觉出什么意外,“还请冉真人屏退左右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吧,”冉真人一摆手,大喇喇地发话。

    瘦高真人冷冷一笑,“既然这样,我也就直说了……关陇军役使下月初北上灵洲,希望冉真人能派人加以狙击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冒充的冉真人闻言,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发话,“狙杀军役使,好像比较麻烦一些。”

    一郡的军役使,起码是高阶司修,像关陇这种地方,都是化修,甚至军役副使都可能是化修,刺杀起来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若是和平年间,高阶真人想要刺杀军役使,可能还稍微容易一点,但是现在整个中土国都是风声鹤唳,这种情况下,郡军役使的保护,绝对非常严密。

    就算两个高阶真人,也不容易刺杀成功。

    “确实比较麻烦,”瘦高真人微微点头,“刺杀成功与否并不重要,关键是能全身而退,现在关陇的高手都被盯得比较紧,所以只能求助于冉真人了。”

    关陇的高手也多,但是不像并州郡或者三湘郡,不但扎堆,而且流动性极大。

    秦王在关陇,此前并没有兴风作浪,这里的高手,相对比较固定,查起来也容易。

    “那总不至于连刺杀的人都请不到,”冉真人很不客气地发话,“我看不出有什么原因,需要我出手……不会针对我设了什么圈套吧?”

    事实上,李永生心里已经在暗暗咋舌了,先是刺杀秦王,然后刺杀阴九天,现在更是要刺杀关陇军役使,对方是要没命地挑唆秦王和朝廷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这一招真的很阴险,须知秦王是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性格,关陇军役使遇刺,他为了自保,肯定要更加倒向亲王联盟,关陇离动乱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圈套,”瘦高真人微微一笑,“倒是关陇一乱,对柔然是天大的好事……就算坤帅北巡,背后一个糜烂的关陇,也只会给她添乱,冉真人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听,”冉真人缓缓摇头,“你怎么可能会为我考虑?你们定然还有别的安排,还是说了吧?”

    你管得有点宽了吧?瘦高真人刚想拒绝,不知道为什么,头脑一阵恍惚,不由自主地回答,“你只须逃跑方向比较明显就行,引开别人的注意,我们会择机再次刺杀秦王。”

    再次刺杀秦王?李永生觉得自己的头皮一紧,“为什么呢?秦王比较惜身,把他推向襄王一方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他比较惜身,所以他不会明确地倒向襄王,惜身的人更惜命,”瘦高真人非常明确地回答,“第二次刺杀,才会逼迫他走投无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如我去刺杀秦王好了,反正就是装一装样子,”冉真人不紧不慢地发话,“你们去刺杀军役使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,其实已经达到瘦高真人的底线了,他也没有不满意的道理。

    但是由于受到蜃蛇的影响,他直接说出了己方的底牌,“还是我们刺杀秦王比较好,不是要装样子,而是……最好能杀死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