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零五章 诡异狐幡
    李永生一行人并不认为,突然路过的楼兰人,就真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打这一架,很可能是因为地方上民风彪悍,但也不排除,这帮人是受了别人唆使,有意试探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也没太在意,主要是他们一行人的战斗力,实在太强大了,十个真人,里面还有三个高阶真人,不需要在乎任何人。

    正经是不要暴露身份,别砸了差事,所以做事蛮横一点,那是必须的,也符合大家的认知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张木子来找李永生,“你的蛇石呢?佘供奉快要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拍储物袋,摸出一块青色的玉石,笑着发话,“你把这块石头给他,看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?那效果不是一般的好,一炷香之后,佘供奉就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,看那激动的样子,根本不像一个高阶真人,“李掌柜,你给我的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小小的蜃蛇,依旧盘在他的左臂上,兴奋得不住地扭动,上百条信子不住地吞吐着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不答反问,“怎么样,好用吗?”

    “好用是好用,但是……太不经用了,”佘供奉从储物袋里摸出那块青色玉石,还没来得及说话,那条蜃蛇蹭地就凌空飞了过去,紧紧地缠住了它。

    “你看,”佘供奉伸出手,将蜃蛇拎了起来,露出玉石,那蜃蛇不住地扭动着,在空中狂吐着信子,好像是发了疯一般。

    青色的玉石,在一点一点地变淡。

    “照这样下去,这块玉石只够用三四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吧你,”李永生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要像你现在这种用法,你那块蛇石,够它用多久?”

    佘供奉也知道自己计较得不对,但是能找到一种帮助蜃蛇成长的材料,实在太难得了,这不能怪他贪心,“我那块蛇石,起码够它一天用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斜睥他一眼,“那块蛇石,能让它这么欣喜吗?”

    佘供奉无言以对,他跟蜃蛇心意相通,知道这青色的玉石,比蛇石的功效还强,行家面前,他可不能否认这一点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他才出声发问,“这到底是何种宝物?”

    李永生本来不想说,但是想到这厮可能拿着玉石,回北极宫请教,他可不敢保证,北极宫里没有类似的记载,于是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大概,是位面本源之气吧。”

    “位面本源?”佘供奉惊得叫了一声,“你有凝聚之法?”

    你不要脑洞这么大好不好?李永生对此颇为无语,居然一下就猜到了?

    不过,他是绝对不能承认,自己有凝聚本源之法,他冷笑一声,“你听说过,谁能凝聚位面本源吗?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……”佘供奉也无语了,他当然知道,有人能凝聚位面本源,但是那些人就算在上界,也属于大能人物,“那你从哪里找到的这位面本源?”

    李永生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我只是猜测,这是位面本源之气。”

    位面本源的凝聚之法,他是绝对不能传授人的,一个位面,本源就那么多,但是用处太广,一旦被大家学会,这个位面用不了多久就会完蛋。

    佘供奉当然也知道轻重,刚才他是太激动了,现在回过神来,才讪讪地轻咳一声,“那你是从哪里得到的?”

    李永生用看白痴一般的眼光看着他,顿了一顿才反问,“你这么问……合适吗?”

    这话还算婉转的,搁给脾气不好的,可以指着对方鼻子骂了——你小子想干什么?

    佘供奉被说得一怔,露在面具外的两只耳朵都红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是高阶真人,修为胜过对方,这么问也未尝不可,但是李永生并不是一般人,人家一行八个真人,他实在不该这么居高临下地发问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是看不起对方,只是心里着急了一点,就没有注意分寸,所以只得一拱手,“冒昧了,我是非常需要这种东西,你有多少?我愿意高价收购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高价收购的问题,”李永生一摆手,“这样吧,两块这样的玉石,请得动你出手了吧?”

    “李掌柜,你别这样啊,”佘供奉有点着急了,别说两块,一块就值得他出手了,其中一到两成,就足以弥补蜃蛇的气血损失,其他都是赚的。

    但是账不是这么算的,维持蜃蛇的生存,需要大量这个东西,若是还想让它成长,那更是需要海量的本源气石。

    所以他直接表态了,“一次给我五十块,我帮你出手三十次……这可是优惠价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别说我没有五十块,就算我有,你确定……这五十块能全部用到蜃蛇身上?”

    位面本源,哪怕是气体,也是众人哄抢的宝物——适用面太广了。

    佘供奉愣了一愣之后,才很干脆地回答,“如果你不传出去,我保证全部都能用在蜃蛇身上。”

    若是李掌柜将消息传出去了,别看他是高阶真人,还是北极宫的供奉,照样扛不住那些压力——别人可能无法强抢,但是来自各方的请托,就足以让他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李永生见他态度坚决,心里也暗暗点头,但是最终,他还是无奈地摇摇头,“我这里一共就三块,先给你两块,其实……你这个喂养蜃蛇,可以考虑变通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三块,”佘供奉先是眉头一皱,然后眼睛一亮,“如何变通?还请李大师明言。”

    “忙完此间的事情,我可以跟你交流一下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晚上便要行动了,先不谈这事,可以吗?”

    佘供奉看他一眼,稍微思索一下就点点头,“好的,没问题,我会展示出自己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收起青色玉石,转身离开了,那蜃蛇又是一阵疯狂的扭动,非常地不甘心——任由它吸收下去的话,它甚至能长大一些。

    它真的饿坏了,从孵出来到现在,似乎从来就没有吃饱过。

    不过没办法,佘供奉身为它的主人,必须要往长远里考虑——生存比成长更为重要,在条件比较艰苦的时候,还是优先考虑生存吧。

    李永生见他离开,又去找朝安局,了解秦王的最新动向。

    秦王最近,也越来越乖戾了,封锁道路解除了几天,又封锁上了,而且在关陇大肆诛杀嫌疑人,目前正在刁难长安知府,很有将其驱赶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么发展下去,他很有成为第二个荆王的趋势——驱逐郡内的知府。

    而长安府不仅仅是关陇的郡治,也是中土在中原偏西北方向的重镇,有诸多跨郡的官府机构在这里,知府一旦被驱逐,影响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李永生了解了情况之后,心情有些沉重,在他走回房间的时候,前方人影一闪,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拦路的是天机殿的方真人,他的表情有点怪异,压低声音发话,“李掌柜,蜃蛇能做到的,我的九尾狐幡也做得到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忍不住笑一笑,“你倒是眼尖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佘供奉的蜃蛇,有点太兴奋了,”方真人正色发话,显然他注意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他有点不甘心,“他养蜃蛇,成本太高了,我方家的狐幡,只是需要修复一下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将九尾狐幡修补好,虽然是需要一些珍稀材料,但是相较那蜃蛇的需求,真的是便宜太多了——蜃蛇不但要补充气血,还要长大。

    李永生停下脚步,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你的狐幡……哪里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不太灵动了,”方真人倒没有讳疾忌医,“这样下去,狐幡又要低迷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怪怪地看着他,“‘又要’低迷,那是说以前低迷过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方真人点点头,一脸的郑重,“那两次的低迷,都是方家有真人用鲜血献祭,才恢复了祖传宝物威力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这是第三次……其实你不想死,对吧?”

    以人献祭是很残忍的事情,在中土国,也越来越不时兴了,但是并没有绝迹。

    在一些传承久远的大家族里,有人做了错事,导致祖传的家族重宝不灵光了,就要诛杀他们,获得先人的谅解,这其实也是变相的献祭。

    在宗祠里处死不肖子孙,本来也不算有多错。

    但是很明显,方真人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,却要为了家族重宝而献祭,有点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我倒不是怕死,”方真人幽幽地叹口气,“我方家本来就是人狐并重的血脉,出一个真人很不容易,我若死了,这九尾狐幡,不知道再过多久,才能再有人催动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他最纠结的,方采臣炼制九尾狐幡的时候,本身就是高阶真人,而催动狐幡,不仅仅得是方家血脉,起码还得是真人的修为才行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条件真的不算苛刻,以九尾狐幡的威力,前一阵都能令诸多高阶真人失魂,还是李永生一声大喝,才醒了过来,这种宝物,初阶真人就能催动,真的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但是,方采臣的后代,都是人狐混血,血脉不纯,晋阶真人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要不说这九尾狐幡仅仅限于传说,实在是它出现的时候并不多。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却是微微一笑,“这根本不是狐幡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