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零四章 张家车马店
    佘供奉暴跳如雷,但是方真人并不怕他,有些东西,该抢的时候,是必须要抢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倔强地看着李永生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是想从蜃蛇蛇石里,得到点天地精纯元气吗?”

    天地精纯元气,是洪荒时代之后,出现的气息,虽然没有那么初始古朴,但也是一等一的元气,合适九尾狐,但是对蜃蛇来说,有点勉强。

    不过蜃蛇蛇石里,精纯元气不少,对幼年的蜃蛇来说,这东西也很补,就像人类在婴儿时期,母是最好的,但是稍微大一点,就要吃五谷杂粮和肉食了。

    方真人点点头,并不否认,“我需要精纯元气,你既然识得蛇石,也该看得出来,我面临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官府和道宫争来争去,也都是中土内部在争,事实上有些问题一旦说开了,也就是那么回事,对上明白人,没必要遮挡。

    你那个旗子,还真不是那个问题,李永生心里明白,可是这么说出来,未免有点不给天机殿面子,那终究是永馨的娘家人。

    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我并没有说,蛇石很多,只是说会有条件令佘供奉满意,你若有兴趣,可以跟着去看一看,我并不能保证什么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佘供奉能跟着他去,他已经很满意了,他原本是打算凭借蛮力,拿下那个跟冉真人接触的家伙,根本没想到用蜃蛇。

    但是张木子的建议,提得很不错,能轻松一点完成任务,何必给自己增加压力呢?

    方真人一定要跟着去,其实帮不了什么忙,不过……看此人的机缘吧。

    双方说定之后,第二天一大早,就要各奔东西了,不过高堂主最终没有跟着佘供奉走,因为他知道了杨家真君的事情,要去杨家了解情况——甚至可能伴着真君走一趟北极宫。

    黄土坡的两个真人头目,留给了慧仙观。

    十方丛林其实不稀罕这种力量,只不过李永生托付他们,希望他们能帮着协调一下黄土坡和并州军役房的关系——一旦并州也发生战事的话,监督黄土坡投向朝廷。

    其他诸如宝爷、牛真人之类的真人,则是被李永生带走了,这些被俘的真人,他是打算送往东北,成为英王麾下的力量——总比投入监狱要划算得多。

    跟他同行的,还有投靠过来的天姥双杀和天机殿方真人。

    天机殿的另外两名真人,则是很放心地回幽州了——他们并不担心方真人出问题,九尾狐幡虽然是难得的宝物,但是真没什么人会对其动心,对大家的诱惑力,比蜃蛇小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一行人北上,竟然有十名可以出战的真人,还有诸多的真人俘虏。

    上党以北的地界,治安就稍微好了一些,不像上党和泽州那里,群魔乱舞,李永生等人赶路的时候,也没有了太多顾忌。

    当然,必要的低调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当他们赶到郡治龙城府的时候,竟然有朝安局的人前来迎接,更令人吃惊的是,迎接的人里,竟然还有晋王府的总管。

    原来慧仙观的事情,已经被朝廷知道了,虽然这并不足以证明晋王绝对没有野心,但是对天家和晋王来说,这都是个不错的消息。

    晋王也知道,雷谷的人之所以这么做,肯定是出自雷谷谷主的授意,对于这个侄女儿的帮助,他还是相当感激的,但是以他的敏感身份,现在还真不合适跟这么多真人接触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派了大管家来,表示感激——还是跟朝安局的人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晋王府的程仪,是五百两黄金和二十匹骏马,相对雷谷为他做的事情,实在不算多,不过他将来主要感激的是赵欣欣,给李永生一行人送这么些东西,也算拿得出手了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此来,目的是协助李永生完成任务——阴九天之死,朝廷也在追究,肯定要找出个答案。

    不过有意思的是,这些人并不知道李永生要做什么,只是乖乖地配合,态度还相当恭敬——这是上面压下来的任务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毗邻关陇郡的楼烦府双岭镇,来了一支队伍,十几匹骏马载着彪悍的骑士,后面还有四辆拉客的马车和三辆货运马车。

    这样的队伍,会让人有点疑惑,商队不像商队,更不像长程马车,若说是大户人家出行,倒有那么几分可能,但是……附近的大户人家里,也没谁家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这帮人绝对不好惹。

    楼烦府不缺好马,但是能跟这些骏马比肩的,并不多,而且十几名骑士,也是一等一的彪悍,随便目光一扫,就能让人心中生出无限的凉气。

    这一队人,占据了镇子外一个车马大店,非常粗暴地将几个散客赶了出去,他们自称是来自御林军,车马店的主人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东岭的一处山梁上,点起了三堆火,旋即又被扑灭了一堆,等到子时,又熄灭了一堆火,只剩下了一堆。

    到了丑初时分,火光越发地暗淡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,火边无声无息多出了一条黑影。

    火堆旁,是一个面目憨厚的汉子,似乎没有发现黑影的到来。

    黑影在那里站了半天,才轻声发话,“一个人,为何要点三堆火?”

    憨厚汉子也不抬头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我自因果殿而来,等人。”

    黑影沉默片刻,又出声发话,“你不是正主,叫正主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谁?”汉子慢吞吞抬起头,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,“凭你们……想见正主还不配,先说什么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黑影脸上带着人皮面具,闻言先是一怔,然后才发话,“你这种小人物,没必要知道得太多……海清河宴。”

    “海枯石烂……真够俗的口令,”憨厚汉子还是一脸的不屑,“说吧,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见正主儿,”黑影并不直接回答,而是指责对方,“你们来得有点晚……这就是海岱的诚意吗?”

    海岱的诚意,当然就是指襄王府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什么海岱的诚意,”汉子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不肯直说吗?”

    黑影再次强调一遍,“我要见正主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明天晚上,张家车马店,”汉子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们有机会陈述要求,但是记住了……过时不候。”

    黑影可是没那么好说话,“幽州战事胶着,收起你们那点可笑的傲慢……真以为区区海岱一郡,可以夺取整个三十六郡的天下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真这么认为,海岱雄兵无敌天下,”汉子的语气依旧很轻松,甚至又带出了点嘲讽,“如若不然,你们何必着急请我们来?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跟你废话,”黑影快速发话,“张家车马店,我们是不会去的,明天还是这个时候,就在这里……爱来不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转身向后飘去,根本不等对方回复。

    然而,他身后还是传来了汉子的声音,“那就明天,这个时候……我们不会再更改地点了!”

    这样的接触,双方都表示出了一定的强势,当然,这并不稀奇,哪怕是冉真人亲来,在不摸底细的情况下,也会如此试探。

    当然,更关键的是,既然做了这样的约定,明天这里就会是最终的谈判地点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李永生这一方,才能在这里布设阵法。

    张老实见对方离去,停留了半个时辰,将火熄灭之后,也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在寅正时分,又有两个黑影,悄然来到了这里,在周遭忙碌一阵,才在天亮之前,鬼魅一般地消失。

    第二天,又有十几拨客人,想进张家车马店打尖落脚,其中还有两拨楼兰人,不过占据了车马店的这一帮人,不许对方落脚。

    楼兰是被中土征服了的民族,现在已经没有楼兰族这个说法了,不过楼烦府原本就有楼兰人居住,当地人之间相互都很了解。

    楼兰人的脾气可不好,这两拨人里,还有人认识双岭镇的地头蛇,见对方不让歇脚,骂骂咧咧地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结果这边冒出来一对双生兄弟,眨眼间就打到了七八人,伤势虽然都不重,但是个把人骨折还是免不了。

    其他还想找碴的人见状,吓得转身就走,张家车马店顿时就安生了许多。

    有人受伤,却也没有官府的人来查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并州郡北部民风彪悍,这种事情相当常见,一言不合就动手,打输了就认倒霉,不服气的话,还可以找人来打,报官的却不多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双岭镇也没什么武装力量,连捕房都没有,就那么几个差役和七八个白身,遇到稍微大点的麻烦,还得请双岭兵堡里的军人出面。

    更多的时候,镇子上的事务,是镇长和当地几家大点的家族商量着办,再加上里正之类的,遇上这种过江的强龙,只要李永生他们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,当地人也不愿意招惹。

    对方随便派出两个人来,就是孪生兄弟的真人,这一帮过路神仙,实在强得离谱。

    大家甚至怀疑,事情若不是发生在镇子边上,而是发生在山里,那帮楼兰人,很可能不仅仅是挨打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顿打算是白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