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零三章 好坑的机缘
    舒真人的话,说得其实也有道理,柔然佛修南下,本来就是为了挑动中土内乱。

    站在这一点上,天机殿虽然并未擒获佛修出力,但也有权知道,对方的储物袋里有些什么,好借此分析出更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比如说,佛修准备了些什么手段,又比如说,柔然国对佛修的南下,重视到什么样的程度,对扰乱中土国,又下了多大的决心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讨价还价的时候,李永生竟然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不摸头脑的时候,公孙未明已经身子一动,追了过去,“永生你等等我,你怎么这么着急走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此间事已了,”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回答,他也不想说,自己见不惯这种小民一般的讨价还价,只是淡淡地说,“北边还有消息,我要北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也是哦,这贼秃是要去北边见人,”公孙未明点点头,又看向张木子和柳麒,“你俩走不走?我是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老实也没有说话,默默地走了过来,用行动表明了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我也走,”杜晶晶跟着走了过来,她也看不惯这些人锱铢必较的样子。

    反正这是北极宫跟天机殿的争夺,跟玄女宫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张木子叹口气,看了高堂主一眼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三宫主的徒弟,但是不管修为和地位,都远远逊色于对方,有些话不好随便说,尤其现在当着外人的面。

    “算了,”高堂主意兴索然地一摆手,“尸身你们带走吧,不过我明确说一点,不得炼制为傀儡,否则我北极宫必诛杀你姓舒的!”

    原来他不让对方带走囫囵尸身,还有这样的忌惮。

    这冉真人的肉身,只是坏了天灵盖一小块,是可以炼制为傀儡的,就算北极宫搜魂成功,也要向天机殿强调此事。

    北极宫之所以放弃将其炼制为傀儡,因为难度会大很多,原因很简单,没有气运压制,这些邪教教徒的肉身,驱策起来也有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更何况佛修意志坚定,又有香火把持,都能影响到肉身——肉身不腐可不就是说的这个?

    当然,不是每个邪教徒都有资格被炼制为傀儡的,中土的气运不是这么挥霍的,只是这冉真人是难得的巅峰真人,被炼制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高堂主一大方,舒真人也就不好意思再小气了,“这个还用你说?那一家一半好了,不过……能跟我说一下,储物袋里有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若早就是这么沟通的话,根本用不着费那么大劲儿。

    高堂主随手丢过去一块玉符,上面便是储物袋里的明细——储物袋里的东西已经被瓜分了,不可能收回来,但是这目录,北极宫早就整理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舒真人观看玉符的时候,张木子出声了,“高堂主,请问佘供奉可否跟我们北上一趟?”

    “哦?”高堂主斜睥一眼佘供奉,笑了一笑,“这你得问供奉才行,我哪里做得了主。”

    我要是先问供奉,就是对你不敬了!张木子心里很清楚这一点,不过既然程序走得顺畅,她也微微一笑,然后看向佘供奉,“供奉,我们北行,有些为难之事,如何才能请动你?”

    佘供奉默然,因为他戴着面具,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良久,他才出声发问,“可是需要我的蜃蛇出力?”

    “正是,”张木子点点头,“我们想让它冒充已经死去的佛修。”

    佘供奉又是默然,然后叹口气,“木子,你这同伴见识非凡,我也愿意助一臂之力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什么,他没有说下去,肯定是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李永生看他一眼,抬手一指阵中那块橙色的石头,“因为这个?”

    佘供奉咂巴一下嘴巴,没有说话,心里却道:你都知道了,还问什么?

    不过这厮……果真是见识非凡啊。

    能猜出这个东西做什么用的人不少,但是知道此物是什么的,却是不多,公孙未明就好奇地发问,“永生,这是什么?不可能是混沌初石吧。”

    混沌初石是位面开辟之后,最先出现的石头,然后化为砂,砂再化作土,蜃蛇最喜欢的生活环境,就是混沌之砂,还喜欢吞吃混沌之砂,吸收里面的混沌之气。

    蜃蛇是吃血肉的,但是没有混沌之气,就不能生存,就像人是吃饭的,但是不能离了盐。

    玄青位面早就没有混沌之气了,蜃蛇可以用洪荒之气来替代,可是到了现在,那些具有远古意志的气息,变得越来越稀少,这就是蜃蛇灭绝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能让这幼小蜃蛇垂涎三尺的,肯定是类似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笑一笑,也不回答,大家都不是傻子,猜得到这些因果,但是这石头到底是什么,估计没几个人知道,他也真不便说。

    他只是看着佘供奉,很干脆地发话,“这种东西,我有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佘供奉的眼睛,刷地就瞪大了不少,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你有一些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你若肯帮忙的话,我可以跟你交易。”

    佘供奉怦然心动,他其实对李永生的印象不错,此人不但见多识广,也帮他撇清了罪名——搜魂失败是因为朝安局的寄偶之术,并不是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心里挺愿意帮忙的,但是蜃蛇的使用成本太高了,说出来别人可能不信,自打他孵化出蜃蛇之后,一直在琢磨的,就是怎么让它活下去。

    ——不是让蜃蛇长大,而是活下去!

    现在终究不是洪荒时代了,蜃蛇走向灭绝是必然的,可是他既然得到了,就想让它活下去,甚至是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说句良心话,在他孵化出那个蛋之前,若是有人告诉他,会孵出一条蜃蛇,他九成九的可能,会选择放弃——他其实是想孵化出一只飞行宠物,以后好装逼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飞行宠物,陆地奔行的、水里游的等等,也都可以,哪怕孵出来一条别的蛇都行,做个弄蛇者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这个蛋,他得自于一个山洞,周围的蛋都破了,只有这个是好的,旁边就有这么一块橙色的石头,而旁边有玉符,说孵化这个蛋需要很多东西,我一时不凑手,留下材料清单,以待有缘。

    那些材料清单,都是相当昂贵的,甚至有上古之物,玉符也是有年头了,佘供奉当时心里欢喜得很——这蛋肯定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他原本颇有点财力,以为这是自己的机缘,就倾家荡产按照清单张罗了,当他发现,自己孵化出的,竟然是一条蜃蛇,直接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真的想哭,这尼玛……绝!对!是!在!坑!人!啊!

    蜃蛇……这种东西,我怎么可能养得活?

    但是自己孵出的蛋,含泪也要养啊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喂养蜃蛇的血肉,那倒是简单,问题是找这个食盐,就难死他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他从北极宫那里,能得到点资源,勉强维持,不过他也要付出代价——必要时,他要用蜃蛇帮北极宫完成一些任务。

    而做类似的任务,蜃蛇会付出气血,需要进补,这又是相当坑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到现在为止,佘供奉手上的蜃蛇,才会仅仅那么一点大。

    反正自打他得了这洪荒异种,日子过得特别苦,这一次北极宫抓了佛修的巅峰真人,请他完成任务,他别无选择,但是别人再随便借蜃蛇用,他怎么可能答应?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既然这么说,他也就不遮掩了,索性大明大方地问一句,“你可知道,这橙色石头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蜃蛇蛇石而已……对吗?”

    佘供奉顿时无语,蜃蛇蛇石,是极少有人懂的,那是母蛇产卵之后,出去觅食,担心有幼蛇孵出来,没有食物可吃,从胃里吐出来的自身元珠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倒是懂得这些,毕竟是出身于隐世家族,但是他还是有些不理解,“永生,蜃蛇的蛇石,不是以褐色和黄色为主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就不知道了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也许……佘供奉将其染色了,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佘供奉脸一黑,也不回答这个问题,“你的意思是,你有蜃蛇蛇石……而且不止一块?”

    李永生轻咳一声,“这些话,咱们可以私下说,要请佘供奉出手,肯定要开出令你满意的条件……到时候见了货再谈?”

    “那没问题,”佘供奉很干脆地点点头,“现在就走吗?”

    他是供奉,不需要太看高堂主脸色,既然任务完成,又有北极宫的张木子相邀,高堂主也表示不会阻拦,他当然是想走就走。

    高堂主闻言,有点哭笑不得,“佘供奉,你怎么也陪着我把这半具尸身送回去啊,万一有人半路拦截呢?”

    “那可以先北上,”佘供奉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我办完事之后,再陪你回去……反正不急在这一时,寄偶之术都激发了,柔然那边已经知道消息了,回去的早晚,真的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他们这边聊得热闹,冷不丁,那边的方真人发话了,“李掌柜,你的蜃蛇蛇石……能不能匀出几块来给我?”

    “尼玛,你小子啥意思?”佘供奉顿时跳了起来,“找死吗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和推荐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