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零二章 谁的责任
    不止是佘供奉呆住了,其他人也呆住了。

    公孙未明甚至奇怪地咦了一声,“这厮……怎么炸得这般古怪?”

    确实古怪,准证的自爆,威力是极为惊人的,根本不会动静这么小。

    当然,若仅仅是识海的自爆,也可以不会产生太大的动静,但是会给旁观者神识上带来一定的冲击,同时,自爆者也可能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这冉真人爆掉天灵盖,却没有什么神识冲击,这可就太古怪了。

    “哼,”终于有人冷哼一声,却是方真人发出了,他不屑地看着佘供奉,“这就是你的蜃蛇搜魂?看你那小蛇,吓成什么样子了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看去,发现蜃蛇果然是吓坏了,身子僵硬不说,连蛇头都藏到了佘供奉的腋窝下。

    佘供奉却是顾不得跟他斗嘴,而是不住地安抚着蜃蛇,眼中也满是疑惑,“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”舒真人也冷哼一声,不屑地看着高堂主,又气又恨地发话,“这就是你十方堂的搜魂?没能耐别硬撑着,你知道给大家造成多大损失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一点损失都没有,”高堂主的心情恶劣极了,他哪里愿意看到这一幕?不但损失了消息源,也让天机殿在大庭广众下,看了北极宫的笑话,“人是我们捉的,让你旁观都是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脑瓜不住地转动着:该如何处理此事?

    再用七星回魂阵吗?这不可能,他能对朝安局的人用这个阵,因为那只是个初阶司修,查的也仅仅是一些气机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为什么……我觉得还可以有些解释呢?他不但转着脑瓜,眼珠也在滴溜溜地乱转。

    乱转中,他就看到了一脸平静的李永生,仓促之下也顾不得多想,“李大师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然后他才回忆起来,搜魂之前,李永生似乎……想说什么来的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永生无奈地苦笑一声,还是算了吧,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“永生你说,我知道你心里清楚,”张木子也急了,这不仅仅是死了一个准证俘虏的问题,关键是还被天机殿看了去,将来人家四处一说,北极宫的面子就丢得没边儿了。

    舒真人见道宫两人都这么说,于是也看一眼李永生,客气地发话,“李掌柜请讲,我们也很想知道缘故。”

    被这么多人挤兑,李永生只能叹口气,“这缘故很简单啊,刚才寄偶之术,是起了效果的,虽然后来佛光尽去,可是最好的搜魂时间,应该是在三日后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!”公孙未明恍然大悟,他一听“三日”两字,就知道这话是指什么的了,“怪不得蜃蛇被吓成这样,原来佛光在识海中,还有残留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道理,高堂主也在瞬间领悟到了。

    他刚才觉得该有些解释,就是这蜃蛇被吓坏了的反应,跟方才见到佛光时,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而“三日”所指,就是残留的意思,高明的歌者,余音绕梁尚且三日不绝,何况是佛光?

    那么这冉真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自爆的情况,也就很好解释了——蜃蛇是迷惑对方了,但是佛光的影响,终究打断了搜魂过程。

    尤其这搜魂,刚好搜到冉真人进入中土国,这个分寸……大约也是有说法的。

    不过,高堂主虽然领悟到了这缘故,却也不便叫好,因为方才搜魂的时候,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这还是显得北极宫知识面不够宽泛,有些丢人。

    正经是公孙未明,根本不是道宫中人,心中解开一个疑惑,就忍不住出声赞许。

    他们都理解了这些,天机殿的人也不笨,舒真人冷哼一声,“原来北极宫的搜魂,不过尔尔……见识不够,这是硬伤啊。”

    柳真人也冷哼一声,他的口舌相当便给,“若非朝安局的人引动寄偶之术,此事原本是可以避免的,你们现在还好意思夸夸其谈……真是不该请你们来。”

    我们见识固然不够,可是元凶还是你朝安局的人,大哥就别笑话二哥了。

    朝安局又不是天机殿!舒真人翻个白眼,有心驳斥一句,却觉得不够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方真人见状,忍不住出声,“可是我们也说了,蜃蛇搜魂,原本就不太合适,奈何你们不听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瞥一眼李永生,发现他一脸的不以为然,于是再次发话,“永生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翻眼皮,无奈地发话,“我说,这跟我没啥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九尾狐幡肯定也有不足之处,”张木子非常肯定地发话,“我说得对吧?”

    她相信,他已经预料到了蜃蛇搜魂的不足,却没有阻止,绝对是对方的手段也有缺陷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但是这不回答,就是回答了啊——他没有反对嘛。

    这一下,舒真人不高兴了,“李掌柜你有什么想法,可以说出来,有道理的话,我们也会认可,你又不是外人……这般不尴不尬的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这可是你自找的!李永生无奈地翻个白眼,“你既然这么想知道,那我就问一句,蜃蛇为什么会害怕佛光?”

    方真人的脸上,原本带着不屑的笑容,闻言就是一怔,然后,脸色逐渐有点发白。

    舒真人没有见到蜃蛇的第一次害怕,所以很不屑地发话,“这不仅仅是蜃蛇害怕的问题,还有佛光残留的影响,导致了过程被打断,才有邪修的自爆,还是见识不够!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避重就轻了,但是扭头看向方真人时,他又有些愕然:小方,你这是什么表情?

    方真人当然是因为想清楚了其中缘故,脸色才会这么难看。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,”李永生摇摇头,又好气又好笑地发话,“佛光克制蜃蛇这洪荒异种,但是同时,佛光也克制青丘九尾狐……用这狐幡搜魂,结果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,”公孙未明再次出声,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这次跟着李永生南下,固然是喜欢四处走走,跟着李永生长一长见识,但是同时,也是受了公孙不器的唆使,想求一个证真的机缘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话,他都是相当重视的,也愿意去琢磨,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,“那些贼秃从来眼小,不管见了什么东西,都爱说一句……跟我佛有缘。”

    方真人的脸色,越发地白了,他身为青丘狐之后,当然知道此人说的话有道理。

    没错,那些佛修就是这样,佛光不但克制洪荒异种,九尾狐也不愿意招惹。

    换了九尾狐幡来搜魂,后果跟蜃蛇搜魂,差不多的——尤其这九尾狐幡的器灵,不是拘来的,是方采臣强行挽留自己妻子的魂魄,她却又非真君,所以少了点灵动。

    舒真人见他神情不对,也品味出来其中的缘故了,他忍不住脸一黑,对着李永生发话,“你既然知道这些,为何不早说?”

    他也知道,此人很有些灵异,跟英王的九女关系好,又在官府中任职,一直把他当作自己人,但是这时,天机殿在嘲笑别人的时候,也暴露了自家见识不够,他忍不住要找个人出气。

    反正舒真人是天机殿的人物,一旦心情不爽,别说对方仅仅是跟英王九女关系好,就算跟英王关系好,那又如何?

    我本来就不想出风头的好吧?李永生无奈地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想跟此人一般计较,只能淡淡地回答,“刚才你们为用什么手段搜魂,已经争执得很激烈了,你的意思是……让我同时反对你们双方?”

    真不带这么逗的!

    事实上,李永生自觉已经很高调了,不想再暴露自己太多,而且对于那佛光的残留影响,他估计得也不足——没有谁是万能的,哪怕是上界的仙君。

    他受目前的修为所限,又没有刻意去查探,感受不到佛光里涉及的因果有多少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三方都有点估计不足,才导致了事态发展出现了偏差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舒真人就算想找他出气,都不好意思了——依照刚才剑拔弩张的样子,李永生再表示反对的话,没准真的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两边这么多的真人,都没有考虑的问题,让一个司修考虑到了,本身就是很丢人的事,他随口抱怨一下无妨,继续追究,那可就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舒真人想一下,然后冲着高堂主一抱拳,“事已至此,尸身算是我们了吧?”

    高堂主本来是无可无不可的,但是想到此前的寄偶之术,心中忍不住生出火气,他冷哼一声,“凭什么?你若是愿意付出代价,可以分你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点啊,”舒真人也有点不高兴,“我又没有要贼秃的储物袋,只要尸身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要储物袋?”高堂主忍不住冷笑一声,“你想得倒美。”

    储物袋是被公孙未明、慧仙观等人瓜分了,高堂主都没好意思开口,这天机殿的人竟然这么不知道分寸。

    舒真人的眉头微微一皱,正色发话,“贼秃此番南下,是来祸乱我中土朝廷的,他的储物袋,哪怕不该我天机殿得到,但是我们总是有资格得知,里面到底有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李永生轻哼一声,转头就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