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七百零一章 九尾狐幡
    舒真人不认识蜃蛇,而慧仙观这帮人也坏,偏偏不告诉他。

    直到那蜃蛇再次吐出了上百条信子,见到这标志性的信子,天机殿的另一名高阶真人才骇然发话,“蜃……蜃蛇?假的吧?”

    假的?佘供奉不屑地看他一眼,又哼一声,“这点见识,也能进天机殿?”

    “真是蜃蛇?”舒真人骇然——早就绝迹的洪荒异种?

    倒是那中阶的方真人,冷哼一声,“这是蜃蛇血脉,还是幼年蜃蛇?”

    佘供奉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,“你倒是有点见识……幼年蜃蛇。”

    “幼年蜃蛇?”方真人的眼睛先是一亮,然后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洪荒异种,确实是难得,不过,用蜃蛇搜魂,可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佘供奉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“小子,你找死吗?”

    他性格怪异,而灵修又多是随心所欲之辈,听到有人诋毁自己最得意的手段,他真的有杀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别欺负小辈,”舒真人冷哼一声,“想动手,我可以陪你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一眼蜃蛇,笑眯眯地发话,“你若是输了,总得让出点彩头吧?”

    佘供奉哪里肯受这个气?他冷哼一声,“做一场?可以!看上我的蜃蛇了吧?那你也拿点彩头出来呗,不是我笑话你……你有这么贵重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笑死我了,”舒真人仰头向天,放声大笑,“小小的一条蜃蛇,还是幼年的,天机殿富甲天下,要什么没有?比你这蜃蛇贵重的物事,多了去啦!”

    “那是天机殿的,你代表不了天机殿,”佘供奉并不着恼,而是不紧不慢地回答,“我就问你,拿得出来对等的彩头吗?拿不出来,就别打肿脸充胖子……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仅仅几句话,两人就呛上了,只差动手。

    不过道宫和官府的高层碰面,发生这种情况太正常了,这是两个并行的体系,就算不为争强好胜,也总不能堕了己方的气势不是?

    “好了,都少说两句,”现在轮到高堂主劝解了,“闹到不可开交,让柔然佛修看笑话?”

    然后他侧头看向方真人,“你身为小辈,说话客气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蜃蛇原本就不合适搜魂,”方真人却是不服气,“蜃蛇擅长制造幻象,用来迷惑人,是不错的,但是搜魂的最高境界,是控制心神,这一点上,蜃蛇不合格,可能搜魂搜出来的……是假象!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高堂主无言以对,为什么?因为这话没错啊——虽然内中的差别,极为细微。

    “嘿嘿,”佘供奉却是气得笑了,“说话很容易,嘴皮子碰一碰就行,你说蜃蛇控制心神不行,你拿出来个控制心神的手段呗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争辩,其实已经臻达了搜魂的顶级境界——起码在这个位面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控制心神,说简单很简单,低阶一点的话,傀儡术什么的就可以,但是说难也难,尤其是在这种潜入敌国的奸细身上,想控制心神,真的太难了。

    别看冉真人只是高阶真人,可是就算来个真君,也不可能控制了他的心神——他或者抵挡不住真君的手段,但是毁灭自己并不难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可以,”方真人冷笑一声,掣出了一面长幡,“这个够不够?”

    长幡不大,两尺多长,杆子是亮银色,而尺半长的旗子黑漆漆的,没有半点光泽,却偏偏给人一种厚重朴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旗幡上有灰色的阴文,中间是一只活灵活现的狐狸——九条尾巴。

    旗幡一掣出来,就带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,似乎连周遭的空气,都低了几度。

    “九尾青丘狐?”高堂主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这是狐幡?”

    九尾青丘狐,制造幻象的能力,比蜃蛇要差一点,但是迷惑心神的能力,确实要强一些,狐性狡诈,它的智商就比蜃蛇高。

    九尾青丘狐是上界物种,曾经有血脉进入了玄青位面,大家都以为是奇物,纷纷捕捉。

    万余年后,有狐王飞升仙界,将下界的惨象说了一下,上界狐仙直接破开位面屏障,将自己的血脉全部接走,所以就只剩下了传说。

    这一下,连高堂主的眉头,都是微微一皱,“你是不是姓方?”

    方真人傲然地点点头,“本人正是姓方,方采臣便是先祖,这是中土国唯一的九尾狐幡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默然不语,这个典故其实不算生僻。

    方采臣结识青丘九尾狐于孩童时,双方许为夫妻不离不弃,后来方采臣高中状元,被人榜下捉婿,强要婚配,九尾狐将其掠走,此后方采臣不再现身,改修灵修。

    九尾狐本来已经是高阶真人的修为,为他生下一子,为了不再让儿子受人歧视,全部修为都用在了将孩子改为人族血脉上。

    结果她最终没有证真,在她逝去的时候,方采臣知道夫人不可能转世,于是呕尽鲜血,制成九尾狐幡一面,想要她的魂魄永留世间。

    幡成之日,方采臣气血衰竭而死,长幡哀鸣整整三年。

    九尾狐幡自此就成为了方家的传家宝,护卫方家子嗣延绵不绝。

    但是这狐幡,也只有方采臣的血脉能驭使。

    据说曾经有真君想要建立隐世家族,强夺此幡为镇族之宝,结果真君的族人大规模互殴,一夜之间,族人丧尽,正在闭关的真君得知消息之后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九尾狐幡的典故,民间都有流传,甚至出了戏文,不过自打九尾青丘狐一族被接入上界,官府就刻意打压了这传言——让上界狐仙看到,这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又因为世间再不见九尾狐,所以这九尾狐幡,也就成了传说。

    尤其是,这九尾狐幡虽然极为灵异,可以称为至宝,但是非方家血脉,根本驾驭不了,自从那真君的事后,也没有什么人妄图惦记抢夺。

    抢来没用,要它做什么?

    又因为方家血脉绝迹江湖,久而久之,这东西也就没谁记得了。

    所以,刚才大家乍一看到此幡,根本没有将此物跟传说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佘供奉醉心搜魂术,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传言变成了现实,他依旧不服气——上界物种又如何?洪荒异种就比你差?

    所以他冷笑一声,“九尾狐幡又如何?不是真君却要强留魂魄,失之灵动,惑人心神的能力就差很多……除非走香火成神之道!”

    他这话也没错,但是方真人听得睚眦欲裂,手中长幡一抖,“你敢辱我先人?纳命来!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只觉得心神一震,神思恍惚,感觉思绪似乎脱离了肉身,无法控制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耳边一声大响,却是李永生发话了,“不要让外人看了笑话!”

    这一声,让大家纷纷魂魄附体,才反应过来,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忍不住心里暗叹侥幸——这九尾青丘狐的执念,果然不凡,要知道,在场的可不止是一两个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下一刻,众人的目光向佘供奉看去,要看他有什么话说。

    然而,佘供奉目光清明,根本没有从幻境中醒来的样子,显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,倒是他臂上的蜃蛇,狐疑地看一眼九尾狐幡,又转过头,自顾自对着那块橙色石头吐着信子。

    这蜃蛇也是名不虚传!这是大家心里的一致想法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高堂主只能无视现场诡异的气氛,冲着佘供奉一扬下巴,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的眉头一皱,嘴巴微微,不过最终,还是没有做出什么举动。

    佘供奉终于一抬手,激发了第二道阵法——总算可以继续了。

    蜃蛇的信子一吐,一道白芒闪过,一转眼,阵中就布满了白雾,而白雾中央,则是一幅幅的画面,在急速地闪过。

    这便是冉真人脑中记忆的画面,在很多时候,还有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这种搜魂术,是相当了不得的,能让在场的人都感受到!

    在中土国,大部分的搜魂术,只是施术者得到了信息,做到了心知肚明,但是他们向别人转述的时候,是不是缺漏了什么,或者增补了什么,那就难说了。

    很快地,大家就知道了这冉真人最近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搜魂术是倒叙的,最新的念头,最先展示出来——这也是搜魂术煎熬施术者的地方之一。

    于是李永生竟然很惊异地发现,冉真人着急赶向北方,竟然是因为……阴九天被杀一事?

    至于阴大师为什么被杀,冉真人也不清楚,而他是得了襄王府的指令,秘密前往并州和关陇郡交界处,去见一个人,双方商量如何合作,襄王府会继续做出指示。

    再然后,大家看到的,就是冉真人如何在并州郡冒充晋王的人,大肆搞风搞雨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冉真人从柔然来到中土,在他中土边境的时候,猛然间白芒一闪,又是砰的一声轻响,阵中的白雾在瞬间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冉真人的身形,再次显露了出来,他依旧坐在石椅上,只是天灵盖已然炸开,血光和脑浆四溅,七窍里也缓缓地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佘供奉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