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九十九章 寄偶之术
    冉真人身上的白芒,增减的过程,不太容易看清楚,但是嘴角的细微变化,落在现场诸多真人的眼中,那是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几名道宫中人都知道,佛修的这种神降术,叫佛光护体,除了身体上有佛光,另一个明显的特征,就是嘴角会泛起微笑。

    也有人将其称之为拈花一笑,事实上,不用做拈花那个手势,也是无妨的。

    微笑减弱,就是神降术被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又过几息,大家都能用肉眼看到,佛修身上的光芒,黯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去,果然逆天,”公孙未明喜得手舞足蹈,“永生,我简直太佩服你了,还有啥是你不会的吗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“叮”的一声轻响,却是高堂主又轻敲了一下玉磬。

    这玉磬是十方堂的镇堂道器,一旦敲击,有清心凝神的功效,声音中还夹杂着道门真意,能起到诸邪辟易的效果。

    理论上说,这是一门辅助人修炼的道器,但是此物能传递道门真意,在北极宫里,也算数得着的、实打实的重器——关键是根正苗红。

    此物在十方堂,也是为了帮助往来的道友平心静气,更好地修炼,而不虞走差了路。

    这样的辅助性道器,也只有在针对降神术之类的东西,才能起到一点类似于攻击的作用。

    可以说高堂主的应对,是完全没有问题的,他能第一时间拿出此物,见识和反应都可谓不错。

    紧接着,空中灵气涌动,有大量的灵气,迅速地在空中翻滚着,却是护庙大阵开始发动了。

    如此三管齐下,冉真人身上的佛光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李永生的脸色越来越白,头上冒出了汗珠,杜晶晶向他走去,“我来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李永生一摆手,艰难地发话,“朝安局那厮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吊着口气,”张老实沉声回答,看起来有点郁闷,“可惜是……识海自爆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里,他的反应也相当可圈可点,因为他跟道宫接触不多,所以对野祀的手段和判断能力,都要差一点——没有谁是全能的。

    当他意识到,朝安局的那名初阶司修,是要对冉真人动手脚,柳麒的续生机秘术,已经使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老实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,我对付神降术没有什么高招——起码在这帮职业的家伙面前,真的不够看。

    于是他很果断地扑向了那名初阶司修,手中摸出几根银针,迅疾地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想做到第一名捕,真的不容易啊,还得学会急救术。

    不过,这初阶司修做事也绝,不但服毒,还自爆识海,妥妥的死士。

    张老实目前能做的,就是维持此人的生机,其实……也没什么太大必要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没关心此人的死活,而是很干脆地发话,“搜查一下他身上,找出佛陀人偶!”

    “佛陀人偶?”柳麒和慧仙观的经主闻言,眉头齐齐一扬,“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老实根本没有半点迟疑,直接就动手了,因为对方身上扎着银针,他索性将衣衫扯烂,然后就是一通乱摸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他就从这司修的谷道里,抠出一个拇指肚大小的木制佛陀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表情煞是怪异:卧槽,你这堂堂的高阶真人,是真的不嫌弃啊。

    不过也有人注意到了,张老实搜东西的手法,实在太过娴熟了,总共几息时间,就搜出了东西——这家伙以前是干什么的?

    然而,独狼的专业性,还远超他们想象,紧接着,他又在对方的靴跟里,剖解出一个木制佛陀来,比那个佛陀还小了一圈。

    他看一眼李永生,“李掌柜,再搜就要开膛破肚了。”

    他甚至连肌肉都捏了一遍,保证对方皮下没有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够了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烧了这俩,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完,杜晶晶抖手就是一团火苗打了过去——玄女宫可是位于南方丙丁火,虽然女弟子众多,火系功法却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两个木雕,瞬间燃为灰烬,而冉真人身上的光芒,消失得越发快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柳麒才长叹一声,“原来,果然是寄偶之术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冉真人身上的光芒,就黯淡到肉眼不可察的地步了,嘴角也耷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寄偶之术,在场众人还是有所耳闻的,不过是没有对上号罢了,现在一听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这种秘术,对修者自身没有任何帮助,主要就是用在奸细的身上。

    譬如说冉真人,他身为柔然国暗谍,身上是被下了这秘术的,不是不相信他,而是……从管理的角度上讲,这是必须的,你万一被活捉,我们也能保证你不泄露出去消息。

    这理由看起来不太靠谱,冉真人已经是准证了,又是在敌国活动,可能被活捉吗?打不过还不会自爆吗?

    然而,冉真人真的就被活捉了,所以他身上有寄偶之术,确实没准备错。

    寄偶之术是一种禁制,被动激发的禁制,比那些防备搜魂的反噬禁制,要强出很多。

    死士里流行反噬禁制,身为死士,就防着人搜魂,一旦被搜魂,不但识海自爆,还要阴搜魂者一把,可能反击其识海。

    但是久而久之,搜魂者对此术,也有相当的戒备,轻易不会上钩。

    寄偶之术要高明很多,而且,一般不会被人察觉,不过需要己方有人配合,激活禁制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这厮,就是负责激活禁制的,通过藏在身上的佛陀人偶,激活寄偶之术里面藏着的请神术,哪怕冉真人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总之,这样的手段,在香火成神道里不算太罕见,只不过真神教比较暴烈,少用这种手段,而佛修在近几十年里,也跟中土打交道不多,所以大家就都疏忽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有些新生代,对这种东西,真的是认知不足,张木子就很奇怪地发问了,“柳真人,哪怕是寄偶之术,也是要引动香火之力,将佛陀藏于……藏于谷道,是不是有点……那啥?”

    粗俗一点说,你是想请下来佛力的,那么,将佛像藏进里,是不是太不敬了?

    柳麒摇摇头,耐心地解释,“那靴跟处的佛陀木像,才是寄佛之处,谷道那里不过是帮着接引……要不然,张三搜到第一尊木像就足矣,何必再搜第二尊?”

    帮着接引佛力,敬不敬的就很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张老实撇一撇嘴,心说我就是一路搜下来的,压根儿不懂,哪里会想那么多?

    既然寄偶之处和接引的地方都被发现了,那么冉真人肯定不会再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大家见到他身上的光芒散去,监院忙不迭地通知,关了护庙大阵——这玩意儿对灵石的消耗,还是很大的,刚才是不得已,必须打开,现在嘛,能省一点就是一点。

    见到冉真人恢复了原状,众人松了一口气,公孙未明则是揪住了李永生,“永生,你那手上的青色光团,是什么东西啊,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大家齐齐拿眼看去,不光是公孙未明,其他人也好奇不已:这东西真的很厉害啊,竟然挡得住佛修的神降术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仙使令牌了,李永生在发现寄偶之术的一刹那,就将仙使令牌抓了出来,抵挡对方发出的请神意愿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他没有使用手套,而是激发了灵光在手上,在青光的掩饰之下,驱逐神降之力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直接杠上了朝安局的那厮,今天的事情,没有那么容易处理的!

    只是对方已然激发了佛陀人偶,他能做到的,也就是先阻上一阻。

    待朝安局这厮自戕之后,其他人也没有更好的法子,继续阻止这神降因果,他只能再次转身出手,强行将神降之力逼出对方体外。

    事实上,逼出这些神降之力,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吃力,可是他若不如此做,那会引起别人更大的怀疑。

    对于公孙未明的追问,李永生摇摇头,“抱歉了,未明准证,不方便说。”

    其他道宫中人正竖着耳朵,闻言怪怪地看他一眼,也不再说什么,其中数高堂主和柳真人的表情古怪——杜晶晶和张木子早就见怪不怪了,而慧仙观的人,则是不摸头脑。

    神降术解除了,但是审问冉真人的事情,却是要推迟了——幼小的蜃蛇,被刚才的佛光吓坏了,而佘供奉正在极力安慰它。

    对大部分的洪荒异种来说,佛光都不是什么友好的玩意儿,这些贼秃每每遇到它们,就上前用佛光镇压,弄来做坐骑什么的,还美其名曰“有缘”。

    既然暂时不能审讯冉真人,少不得就要先审讯朝安局的这些家伙了。

    四名司修已经全部被击倒,除了一人自戕,另外三人也被张老实下了禁制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的眼光纷纷看过来,那高阶司修没命地尖叫了起来,“冤枉,我们冤枉啊,我们中出了一个奸细!”

    高堂主看一眼李永生,“你说吧,该怎么处理?这可是你的手尾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倾向于相信这些朝安局的人,这是他的直觉告诉他的,此前他一直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,不知道来自何方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会在对方发动之际,第一时间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现在,这种不安的感觉没有了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