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九十八章 佛陀一笑
    蜃蛇是早就绝种的洪荒异种,一旦消息传出去,会引起太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北极宫身为四大宫,倒是不怕麻烦,但是没麻烦总比有麻烦好,再说了,别人不敢硬抢,可以请托不是?

    更别说,这蜃蛇看起来,似乎是佘供奉的私人物品,可能不归北极宫所有。

    佘供奉戴了人皮面具出来,可能有很多原因,可以肯定的是,绝对有蜃蛇的因素在里面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见到了蜃蛇,这个无所谓,以讹传讹的事情多了,这个位面虽然没有“无图无真相”的说法,但是空口白话,说服力太小,不足以激起人冒险一搏的勇气。

    可要是有留影,那就是两回事了,不但有图有真相,甚至还能录下佘供奉操纵蜃蛇、以及蜃蛇诱供的过程,容易激发人的占有欲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真的是太不友好了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高阶司修想一想,也是这个理儿,于是退而求其次,那我们四个人一起旁观,可以吧?

    他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去旁观,没有留影石做证据,他回来以后说的见闻,会成为孤证。

    孤证不足以取信于人,更可能令上司不满,要是再多三名同事,那就好说多了。

    高堂主思索一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,黑着脸发话,“这是最后的一个要求,你也不用再说别的了,我这人好说话,不代表你可以没完没了。”

    对冉真人的搜魂,安排在了慧仙观的后院,这里有阵法遮蔽,一般人探查不到,当然,拦不住真君的探查,不过真君若是想这么做,也会触发十方丛林的阵法示警。

    对慧仙观而言,后院只是个代称,这里不是顶尖的十方丛林,但是撇开庙产不提,光是慧仙观本身,占地也近百亩。

    而后院足足有三十多亩地,有十余个小院子,审讯的地方,只是其中之一,紧挨着监院修行的院子。

    朝安局四人不属于道宫系统,有幸被请进了这个院子,站得远远的观看。

    佘供奉在院子里布下了一个阵法,还是个双重阵法,他先将第一重激活,小心翼翼地进入阵里,放入一块橙色的石头,石头上散发着不明的气息。

    蜃蛇开始在他的手臂上扭动了起来,冲着橙色石头的方向,吐出了密密麻麻的蛇信。

    不愧是洪荒异种,蛇信根本不是分叉的两条,而是成百上千条。

    这符合蜃蛇的特征,在传说里,成年蜃蛇吐出的蛇信,可以多达数万条分叉。

    感觉到蜃蛇的躁动,佘供奉微微一扬下巴,“可以了,带人出来。”

    被下了禁制的冉真人,被两个真人带了进来——这是慧仙观的殿主和静主。

    冉真人不但是五花大绑,连眼睛也闭着,看起来是连意识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两真人将冉真人放入阵中,又用石椅将人固定成一个坐姿,小心地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佘供奉一抬脚,才要向阵中走去,猛然间眉头一皱,狐疑地看向朝安局四人。

    “贼子尔敢!”高堂主厉喝一声,却是来不及做其他动作。

    最令人吃惊的是李永生,他身子一晃,就来到了冉真人的前方,一抬手,手上就多了一团青色的雾气,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这青色雾气有车小,就像是长在了他手上一般,稳稳地顶在了他前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公孙未明厉喝一声,“混蛋”!然后抖手打出一道白芒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发生,几乎在一瞬之间,甚至在场的真人里,都有几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待他们意识到,出了大问题的时候,张木子也出手了,几道雷电接连劈出。

    四名朝安局的司修,几乎在第一时间,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名初阶司修的嘴角,已经流出了黑色的血液,尚未闭合的双眼,却是带着一分笑意——那是解脱的笑容。

    旁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柳麒一个健步蹿上去,一团白气打到了此人身上,“续生机!”

    续生机,这是北极宫大名鼎鼎的秘术,比青龙庙的万物回春还要好用。

    按说这个生机,跟北方壬癸水的关系不大,正经是东方的甲乙木,才是生机的代表,但是事实上并不尽然,水为万物之母,用来孕育生机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水性至柔,其中的生机不是很强,但是又有延绵之性,温润且柔和,用来临时治伤,吊人一口气,则是最棒的。

    而青龙庙的万物回春之术,生机是强大无比,但是太强大了,未必是最好的,伤势恢复用到此术比较好,但是生死未卜之际,想要吊命,这就有点冒险。

    尤其对方明显是中毒的,强行用生机一推,更容易激发毒性,让人死得更快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现场也没有青龙庙的人,万物回春之术,也不是每个青龙庙弟子都会的。

    总之,柳麒的第一反应不算快,但是这一手续生机,却是极为妥帖和精准——不管你能不能自杀成功,我先尝试吊命。

    不过高堂主顾不得关注那里,他直接掣出一个玉磬来,叮的一声轻响,余音正在袅袅散去之际,他大喝一声,“诸邪辟易!”

    听到这么一声喝,其他真人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于是纷纷出手驱散——这佛修要请动降神术了!

    佛修的降神术,没有真神教那么暴力和血腥,就算请动金刚护法,一般也是加持在自己人身上,令防御变得强大一点。

    中土不是佛修得国,所以降神术的效果,也会差很多,尤其这里还是道宫的十方丛林,效用更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然而不管怎么说,引动降神术的,是一个高阶真人,他不需要击败现场所有人,他能激活自己的意识,然后自我摧毁就行了——他的目的,是让对方什么都得不到。

    围观的真人极多,但是大家都知道,不能直接对着冉真人出手,只能各显手段,使出驱散之术。

    然而,终究是迟了,冉真人的身上,逐渐泛起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白芒,而他的嘴角,也开始极为微弱地向上挑起。

    “贼秃的花痴之笑,”高堂主又惊又气,他大声喊道,“这是要用佛光护体了,谁有镜面类道器?”

    没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,镜面类道器,在玄青位面极为罕见。

    因为有反射的需求,此类道器对材料的要求极高,而镜面类道器的适用范围又是奇小,很少有人会耗费珍稀材料,来打造这么一个鸡肋一般的道器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算跟佛修对战,一般修者都很少准备镜面类道器,佛修可以使用的手段里,佛光不算强大的,无非是增加身体的防御,就算使用镜面类道器,也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只有在防止佛修请下佛光时,镜面类道具才能起到一些功效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,想要防止冉真人请下佛光,起码得有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镜面类道器,才可能防得住,这道器还得有个顶子才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应该找一个锅盖形状的镜面类道器,扣在他身上才行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实在太难了,正经是一掌击杀此人,就免去了佛光护体。

    但是可以杀的话,早就杀了,这不是……不能杀吗?

    反正在场的人里,没谁有这个玩意儿,倒是柳麒高叫了一声,“镜面类的道器怕是不够,得是因果镜面道器才好。”

    高堂主又敲一下玉磬,心里暗骂,你个书呆子,这时候还说这些?

    众人纷纷出手,却是架不住冉真人身上的白芒,逐渐地亮了起来,缓慢而坚定。

    大家心急如焚之际,监院猛地高声叫了起来,“护庙大阵可否阻绝神降因果?”

    “总得试一试才知道啊,”高堂主气得大叫,“还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护庙大阵能不能阻绝神降因果?能,也不能,得看你是什么级别的阵法,对上的,又是什么样质量和数量的神降因果。

    若是北极宫的护山大阵,十有能阻绝这神降因果,但是慧仙观的……那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永生一转身,手上的青气团,直接向佛修的肉身按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是……住手!”高堂主惊得大叫一声,“你杀了他,咱们还搜什么魂?”

    他对李永生的实力,也是相当清楚的,诛杀这个受了禁制的高阶真人,还真是不难。

    但是这话,说得实在太晚了,李永生手上的青气团,已经碰到了冉真人的肉身。

    佛修的身体微微一震,却没有更多的反应。

    李永生咬着牙发话,“快去开启护庙大阵,我坚持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监院也顾不得许多,摸出一团示警焰火,迟疑了一下,转身就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打出示警焰火,大阵能以最快的速度开启,但是这最顶级的示警焰火,不但光芒耀眼,还伴随着凄厉的警告声,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恐慌。

    所以他决定亲自走一趟,这个佛修大不了一杀了之,无非是得不到口供而已。

    李永生手上的青气团,死死地按在冉真人的胸口,猛然间,杜晶晶叫了起来,“哎,好像真的有效啊……他的嘴角不往上翘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仔细一看,隐约觉得,还真是这么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