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九十七章 蜃蛇
    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北极宫赶来的援兵,两名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真人,李永生见过,是十方堂的高堂主,本人还是堂主院的副院主。

    另一人却是有点古怪,面上带了一副人皮面具,左臂上缠着一条尺许长的半透明小蛇。

    高堂主落下地来,冲李永生笑着一拱手,“见过李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了,”李永生笑着一摆手,“年余不见,高堂主的修为,越发地精深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”高堂主也寒暄两句,然后给大家介绍一下,“这是宫里的佘供奉,专会问人口供……柳真人你们这一次,可是抓了一个大家伙,立了大功啊。”

    柳真人少不得又谦让两句,说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,要感谢玄女宫、慧仙观、公孙家和李永生的一起配合。

    别看道宫的人傲慢,但那要分对谁,对上级别相当的人物,该有的礼数还是不会缺的。

    又寒暄两句,高堂主表示说,此次我们前来,是想将人带回北极宫细细询问,不知道你们是否方便?

    他这话,主要是冲着杜晶晶去的,那位可是玄女宫的人,虽然仅仅是初阶真人,但是北极宫将人带走,总要有个过场,算是相互尊重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杜晶晶发话,朝安局的高阶司修却叫了起来,“李大师,你可要给咱们官府争取啊……此人涉及两国战事!”

    “官府的人?”高堂主这才侧头看一眼四人,鼻子微微动一下,然后冷哼一声,“一帮阴沟里的小跳蚤……起码得军情司来,才更合适吧?”

    他这就是由气息上,辨识出了对方的身份,而他的话也不算错,朝安局的人,主要是负责中土内部情报,军役部军情司,才负责国外的情报。

    高阶司修也不敢顶撞对方,只能讪讪地回答,“军情司忙着搜集军情还来不及,而且此事里周折颇多,朝安局出手比较合适……你说是吧,李大师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朝安局不熟,”李永生很不客气地回答,你这打蛇随棍上的毛病,可是要不得,我跟你非亲非故,凭什么给你朝安局做背书?

    他最烦的,就是别人尝试拿什么东西来绑架他,这毛病是在上界养成的没办法,永生仙君在上界声名赫赫,求他的人也就多。

    但是朝安局的高阶司修,还是借着这个机会,说完了自己想说的,“但这涉及到了晋王的清白,也会影响朝廷的决策,九公主应该也很关注才对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到“九公主”三个字,就有点迟疑。

    高堂主见状,知道有人不欢迎自己这么做,不过他此来,也没有打算一定把人带走,所以只是皱一皱眉头,侧头看向佘供奉,“在这里问话如何?”

    佘供奉脸上带着人皮面具,看不出表情来,不过他很有信心地一抬左臂,笑着发话,“小家伙一直在手臂上,没有放进兽袋里……你说呢?”

    中土国除了储物袋,还有兽袋这里面是可以装活物的,异常难得。

    不过兽袋的空间,要比储物袋小很多,而且从理论上讲,兽袋里其实也装不了活物,只是灵兽的精魄进入了驭兽牌,兽袋里装的是毫无生机的肉身。

    所以想驱动灵兽作战或者做别的什么,用驭兽牌召唤出兽袋里的肉身之后,还得有一个适应的过程,让精魄和肉身融合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是这么麻烦,兽袋的依旧比储物袋贵得多,也罕见得多能将活物缩小了携带。

    储物袋能做的,兽袋都能做,兽袋能做的,储物袋不一定能做到,就这么牛。

    佘供奉的话,不无卖弄之意,也算彰显身份他有兽袋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正常,装逼打脸谁不喜欢?有本事就是要让别人知道,才不辜负这一身本事。

    富贵不还乡,如衣锦夜行,图的不就是那份虚荣吗?

    但是事实上,佘供奉的话,也说明了一点他们是没打算一定将人带走,所以才会将小蛇缠在手上,不用从兽袋里取出,静等它恢复到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这小蛇是什么物种呢?其他人心里暗自猜测。

    高堂主见状,又看向李永生,笑着发话,“李大师,在这里询问,没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当然无所谓,不过看到他得意的样子,又想起刚才朝安局试图拿言语绑架自己,没由来地,心里生出点了不甘,“幼年蜃蛇,也快绝种了……佘供奉果然不凡。”

    这是蜃蛇?在场的人齐齐一愣,洪荒异种蜃蛇?

    蜃蛇在玄青位面的名气老大了,中土国称之为蜃蛇,国外的称呼就多了,比如说萝丝之吻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东西是通过幻象,来引得对方说出心里话,致幻能力在玄青位面排第一,就连大名鼎鼎的青丘九尾白狐,都要比它逊色一筹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这东西产自洪荒,靠吞噬洪荒之力才能成长,随着玄青位面逐渐完善,洪荒之力一点一点消失,随处可见的蜃蛇,也成了传说中的物种。

    在中土国,起码有数千年,没有听说过蜃蛇的消息了。

    是以此物一现身,大家还真辨识不出来毕竟幼年的蜃蛇,跟成年蜃蛇还是有很大区别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只说个头,成年蜃蛇动辄数千丈长,直接可以通过幻境,将人骗入自己的腹中,慢慢消化。

    这尺许长的透明小蛇,实在不能让人联想到蜃蛇幼年蜃蛇?这也太幼了一点吧?

    高堂主却没对李永生认出蜃蛇感到意外,而是笑着点点头,“既然你认可,那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侧头看向公孙未明和杜晶晶,“你二位觉得呢?”

    公孙未明对李永生的见识,还是很有信心的,这厮说是蜃蛇,那就肯定是蜃蛇了,虽然他并不确定,那洪荒异种对搜魂能起到多大的作用,但还是点头支持。

    杜晶晶当然也没有二话。

    事情商量妥当了,大家转身就要离开,朝安局的高阶司修忍不住高叫一声,“诸位真人,我朝安局还没表态呢……给点面子行不?”

    凭良心说,没谁想给朝安局面子,在场的人,都不靠朝廷吃饭,不靠朝廷生存。

    区区朝安局,编制里不过最多三个真人,凭啥让我们尊重你?

    但是考虑到李永生的身份,考虑到赵欣欣,公孙未明还是扭头看一眼,“你要表什么态?话撂这儿了,就是今天……天机殿的人,能来就来了,不能来,我们也不等。”

    高阶司修得了这句话,如获至宝,“好的,未明准证,天黑之前,我保证天机殿的人到……你们可以先准备其他工作嘛,多谢未明准证。”

    众人见状,也无可奈何,朝廷和道宫,两套体系统治中土国,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再怎么划分权责范围,总还是有些纠缠不清的领域。

    眼下这件事,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:道宫能管,朝廷也能管。

    双重领导的模式,总是容易让下面人生出无从选择的苦恼。

    总之,道宫的人可以看不起朝安局,但是不能无视它身后站着的朝廷,既然朝安局的人担心,那佛修会在搜魂后变成白痴,那么,等一等天机殿的人,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天机殿特别不给朝安局面子,又或者是,朝安局的人只是在拖延时间,反正到了天黑,依旧不见天机殿的人来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又请求了,说现在已经天黑了,审讯不便,能不能等到明日天亮,再行审讯?

    高堂主对这个要求,是相当地恼火:你还没完了?

    不过,他终究是十方堂的堂主,待人接物很有一套,虽然心里看不起朝安局,最后还是决定,以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慧仙观设宴招待高堂主和佘供奉十方堂堂主的身份,可以比肩慧仙观的监院,但是事实上,他是四大宫直属,地位比十方丛林的监院要高一些。

    第二天,高堂主也没着急审讯冉真人,而是吃过早饭以后,等天色大亮,才找到了朝安局的人,“机会我给你们了,已经两次了,现在我要审人了,谁还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也不敢再拖延了,对方越是显得好说话,做事敞亮,他们就越不好乱提要求再拖延下去,没准高堂主觉得自己占了理,会直接翻脸。

    起码这十方堂堂主昨天表现出来的,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样子,说他们是阴沟里的跳蚤,此人对朝安局的印象,也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于是高阶司修表示,我们也不敢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,那是天机殿自己出了问题,不过,我们希望能旁观你们的审讯,也算对上面有了交待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,倒不算特别过分,对上柔然佛修,道宫和官府有情报共享的义务,几个小小的司修,旁观一下又何妨?

    高堂主也不是不懂得变通的人,那样的人当不了十方堂堂主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还是被对方的条件气到了,“允许你旁观就不错了,留影是想都不要想……别的不说,你把蜃蛇的图像传出去,佘供奉就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