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九十六章 佛修之争
    北极宫的审讯手段,不会强过独狼很多毕竟刑捕部是专门干这个的。

    不过道宫中人,对付野祀是很有一套的,实在不行,还能将人带回宫里,请真君出手。

    张老实越发地不爽了:跟道宫的人在一起,确实很受刺激。

    还是李永生说话了,“我看那白衣公子很是可疑,要不先审问那厮好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虽然是中阶真人,审问起来还真是简单,他的识海没有保护,直接被张老实搜魂。

    此人姓齐,虽然是中土人,却是在柔然长大,是灵修不是佛修。

    齐真人在柔然悟真之后,发现想要再继续修行,柔然的功法就不太够了,他就来到了中土,入顺天府寻找机缘这里不是灵修的大本营,却是中土消息最灵通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的,他就被襄王发现了,招揽其入府。

    后来襄王要举事,齐真人自告奋勇去联系柔然柔然若能出兵牵制中土,襄王大事可期,他也有一份功劳落袋。

    然而,襄王这个人虽然志大才疏,但终究是皇族,他心里非常抵触从外国借兵,干涉中土事务这是我赵家人的内部事,没必要引外敌叩关。

    所以襄王的想法就是,引几个柔然高手来,把中土国扰乱,最好是逼得其他亲王也造反。

    齐真人还真没有辜负了襄王的信赖,直接笼络到了高阶佛修真人冉真人。

    冉真人二话不说就跟着来了中土,并且向襄王建议:我不能冒充英王的人,英王的目标太大了,还是冒充晋王的人吧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这冉真人是襄王的人,假冒出自于晋王纳贤馆。

    事情至此,就真相大白了?错了,这只是说明,冉真人跟晋王无关,但不能证明晋王没有勾结柔然佛修。

    因为齐真人的记忆力,冉真人在一次酒醉的时候,曾经说起,柔然对邻国,有内奸投放名额,中土绝对是大头之一,他本身就是听命柔然朝廷的,所以才会被齐真人轻易地说动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柔然是小国,对中土、伊万等国,从来都是战战兢兢的,每年定量地向这些国家投放一些内奸,以求扰乱对方,最大程度地保证柔然的利益。

    像这种国与国直接的争斗,就算冉真人这种级别的修者,也不过是棋子罢了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的是,若是中土和伊万国上下一心,团结紧密,那离柔然国的末日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中土大乱,会有多少黎庶遭殃,那就不是冉真人要考虑的了,他又不是中土人。

    齐真人能知道这些,那也是因为,冉真人发现,此人也不是一个忠于祖国的人,心里比较没警觉,才会偶然间说出这话。

    襄王起兵的时候,就受到了冉真人的蛊惑,而此次冉真人下泽州,也是考虑能不能再在泽州搞点事情,分化一下幽州方面的注意力,好让襄王的军队少一点北上的阻力。

    至于说冉真人一度冒充英王府的人,原因也很简单,他手上真有英王府的印鉴。

    说起这一点来,就不得不提那英王府源宜商行的赵八,他为了通关方便,私下弄出去几张印鉴亏得这厮已经被坑杀了,要不然还有得苦头吃。

    齐真人能说这么多,绝对是襄王府对冉真人最了解的一个,而他的识海没有被下禁制,也是因为他在襄王府的地位定义他是谋士而不是死士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从襄王府出来,跑到泽州来配合冉真人,主要是因为,襄王迟迟打不开幽州的局面,打算在并州搞点事,让朝廷更乱一点。

    不成想走到上党,被李永生等人一举拿下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到这里,觉得不离十了,于是将冉真人的样貌记录在留影石上,出去找到黄土坡三头目,让他派人将留影石送到英王府。

    英王府里,养着一个举报的家伙,那厮是见过柔然佛修的,可以验证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说为什么让黄土坡的人送,这还用问吗?黄土坡这帮匪徒,在幽并两郡的大山里,生活了三十多年,肯定有前往幽州的路子。

    若是两个柔然佛修是同一个人,晋王府的嫌疑就会降低不少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另一个问题了,“冉真人着急北上,是有什么原因吗?”

    齐真人对此也不是很知情,他说冉真人有一门独特的秘术,能够预知凶吉,感觉北方会出现不利于他们的事情,所以向北赶去。

    不过齐真人对这话,也是听一听而已,他想的是没准对方还有其他人手,以及隐秘的通讯手段,只是不想让他知情罢了。

    哪曾想,就在前一阵,冉真人猛地说:沿路继续前行,会有极大的危险,要求大家直接弃了马匹飞行。

    齐真人一开始还有点不情愿,认为是杨家的封路,让这佛修闻风丧胆了,不过他只是襄王的谋士,也不好干预对方的决定。

    等到李永生他们杀出来的时候,再说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至于当时齐真人为何能发现埋伏,那是天姥双杀的杀气有点外露,而他天生是谨慎之人,又得了冉真人的提醒,小心一点并不为过,哪曾想还是没跑了。

    盘问的结果,大致就是这样了,搜魂之后,齐真人是彻底变成了白痴。

    事实上,搜魂对那些意志不坚定的修者来说,造成的伤害,要远高于意志坚定者。

    对其他四名司修的搜魂,也没有什么进展,其中一人是冉真人的追随者,识海也是坚固异常,被张老实强力搜魂,但结果也仅仅是……又多了一个白痴。

    再想有别的消息,那就只能想办法撬开冉真人的口了。

    于是柳真人通过慧仙观,向北极宫求助,希望宫里能有高手来帮忙搜魂。

    北极宫那边一听这几个关键字柔然、佛修、高阶真人,顿时就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。

    要给这种高手搜魂,可不是随便找一个人就行。

    就在李永生他们等待的期间,大名府那边传来了消息,英王府那位被永远监禁的主儿,确认了冉真人就是他所说的柔然佛修。

    这消息让李永生舒坦了不少,起码能为晋王府洗脱一些罪名了。

    不过收到消息的第二天一大早,有四人来到了慧仙观,求见李掌柜。

    四人都是司修,一个高阶一个中阶还有两个初阶,修为似乎是低了点,但其实这样的组合,走到哪里都不算差了。

    这几位也有点小傲气,不过腰牌一亮,确实有值得自傲的地方他们来自朝安局。

    然而,慧仙观里这许多真人,愿意卖朝安局面子的,大约也就只有李永生了。

    他出来见了一下来人,然后就被他们的要求震惊了,“什么,你们要提走柔然佛修?”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,对李永生还是很客气的,高阶司修赔着笑脸解释,说您跟英王府的沟通,我们都了解到了,这个冉真人,确实是相当关键的一个人物,朝安局想独立审问。

    他的话刚刚说完,外面就传来一声冷哼,紧接着,张木子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,“这是我北极宫要的人物,你朝安局的人就别痴心妄想了。”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是傲,但是对上道宫中人,底气就差多了,更别说对方还是真人。

    高阶司修苦笑着解释,这位真人,坤帅就要北上了,我们急需了解柔然的情况,而且高阶真人的佛修,我们审讯比较有心得。

    “我北极宫的讯问高手也马上赶到,”张木子断然拒绝了对方的请求,“人原本就是我们捉的,跟你朝安局有什么关系,我们欠你的?”

    高阶司修有点不高兴了,我说这位真人,李永生可是我博灵郡教化房的官员,他此番前来,也是想帮晋王脱罪不知我说得对也不对?

    张木子无语了,照这么说,还真得让对方把人带走了?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有点不甘心,北极宫也好久没有捉到过这么大个儿的佛修了,不仔细审讯一下,委实有点可惜,而且对她来说,这也意味着一笔不小的贡献点。

    于是她就再次发话,“凭你,没资格跟我们谈,而且,我不认为你们四个小小的司修,能安全地把人带走,换个够资格的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在她想来,朝安局办事虽然快,但是派个真人过来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无论如何,她要拖到宫里的人来,最多是自家搜完魂之后,才会答应将人让给官府。

    他们的争吵,甚至惊动了慧仙观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还在苦苦哀求,甚至拿出了天机殿的招牌,说只要你们暂时别动手,我们马上去请天机殿的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扯大旗做幌子,而是朝安局的级别真不够看,别看他们穷凶极恶,在朝廷里恶名昭彰,但也就是司礼监下面的一个局,满打满算,不过是个副部级。

    哪怕算上他们是天家心腹,最多也只能比肩六部,至于说他们有权力监察三院六部的正职,不过是因为这个机构性质特殊。

    所以朝安局里的高手,并不是很多,编制外做供奉和客卿的真人,大约有二三十个,但那种巅峰真人级别的战力,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只能请出天机殿的招牌。

    就在争论的时候,远处天际划过两道白芒,冲着慧仙观电射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