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九十五章 乱战
    慧仙观接到李永生的要求,马上报知了杨家。

    杨家对这个要求,反倒是不太满意的样子,大概的意思是说,我们帮你把人撵出去,还得负责别人怎么走——你们把我杨家当成什么啦?

    慧仙观只能赶紧解释,说佛修的修为有点高,想要生擒的话,我们打算提前做准备。

    杨家一听,也不能不答应——总不能说,我们不希望你们生擒对方吧?

    那样的话,杨家人身上的嫌疑,就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商量了一下,给出了一条路,距离慧仙观直线距离四十多里,说佛修会从那里出余吾。

    慧仙观本来就在余吾边上,马上要出上党府了,那个路口埋伏正好。

    直线距离四十里,其实走山路要七十里,不过在场的真人太多了,直接飞过去就行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张老实先行,去布阵和设陷阱,杜晶晶和张木子押着黄土坡两名头领,远远地接应——大头领和三头目,基本上是可信的,但是身体里没下了禁制,还是不太让人放心。

    然而,没过多久,公孙未明、监院、柳真人等人,齐齐地飞了过来,嘴里还大声喊着,“位置偏了,那冉真人要飞越上党府!”

    原来杨家的人刚刚发来消息,说冉真人一行人在距离此地二百里左右,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,直接凌空飞起,脱离开道路,冲着正北去了。

    也亏得是有真君这种存在,才能发现对方这临时的举措。

    慧仙观马上就着急了,这消息变得太快了,不利于我们抓人。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匆忙赶来,观里的三都五主,也来了一都三主,剩下的是保护慧仙观——观里还有李永生等人带来的俘虏呢。

    “再前行二十里,就差不多了,”监院义愤填膺地发话,“杨家这事,做得不够漂亮!”

    “没准是佛修临时起意,”张老实见这种事太多了,倒不是很以为然,“反正我看这陷阱,做不做也意思不大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也对,慧仙观都来了五名真人,加上天姥双杀黄土坡两头领,足足来了十五名真人——其中有三人是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力,若是还拦不下四司修和两真人的队伍,那就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走吧,”李永生一抬手,就收起了布设的几个阵盘,“直接硬杠好了,对了,留下个人来,传递观里传来的最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”慧仙观的化主点点头,“须防这野祀又改了路径。”

    ——对方能第一次改路,自然就能改第二次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李永生他们没有白忙,刚前出了二十里,稍微伪装一下,南方就飞来了六个黑点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贴地飞行的,很有经验,不过上党这里山地太多了,当他们越过一个小峰头的时候,也会将身形远远地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别说,这六人的行进,还真的很有章法,虽然是飞行,速度也不是很快——白天在空中飞行,哪怕是贴地呢,也要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打头的是一名白衣公子,不过看相貌也过三十岁了,勉强还称得上公子。

    他正飞得高兴,猛地就是一停,疑惑地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张老实埋伏在最前方,见状相互交换个眼神,“我去,是三名真人。”

    这白衣公子别看才是高阶司修,脚下似乎踏着一个飞行道器,但是李永生和张老实都是什么人?哪里还看不出对方隐藏了修为?

    张老实摇摇头,低声发话,“先放过去好了……我去,休走!”

    合着那白衣公子感觉到了前方的不对劲儿,就想改一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但是这时候,李永生等人就不能再藏着了,拼着暴露,也要出手,一改方向就没法追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山中白芒乱闪,埋伏的人都现身出来,笔直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没有章法了,”李永生看着他们在空中乱斗,无奈地一拍额头,“还好,不管是比修为,还是比人数,根本没有输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他想是这么想的,但是冉真人还真的差一点跑了。

    方脸大耳的冉真人,是大家的第一目标,按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这方三名高阶真人里,张老实直接放弃了此人,转头攻向那白衣公子。

    可是白衣公子提前发现了埋伏,早就有了准备,逃跑起来也很有节奏,竟然能连着躲开独狼的两次追杀。

    咦?公孙未明看得来了兴致,对于以多打少的战斗,他提不起劲儿来,反倒是这个白衣公子,令他生出点兴趣——他虽然不知道张老实的真实身份,但是能确定,对方绝对不弱于自己

    所以白衣公子接连躲过两次张老实的必杀,还是很令他震惊的。

    细细一看,未明准证有点傻眼,再拿神识试一试……我去,原来也是个真人?

    于是,他的注意力,就全被这边吸引住了——他不会出手相帮张老实,对于准证来说,这是一种耻辱。

    但是他还想看热闹。

    仅剩的高阶真人,就是慧仙观的监院了,他毫不犹豫地冲上去,跟对方唯一的高阶真人战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而天姥双杀见状,也冲上去围攻冉真人,在这弟兄俩的眼里,没有什么丢人不丢人的说法——打不败对手,才是最丢人的。

    然而,像他俩这样想的人不多,起码张木子、杜晶晶和柳麒,都不这么想——身为道宫中人,还要围攻他人以多取胜,真是不够丢人的啊。

    自矜身份的人,就是在周遭围着看,堵住对方的逃逸——大欺小已经很不好了,就不要多欺少了。

    然而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方脸大耳的冉真人硬扛天姥双杀的一击之后,身上黄芒一闪,显出一个硕大的“卍”字,直接向北方电射而去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他也顾不得隐藏自家的佛修身份了,再不跑就要死了!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李永生的身子鬼魅一般地一闪,恰恰地拦在了对方逃跑的路上。

    无独有偶的是,张木子的身子也是一闪,还刚刚拦在他的前方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刻,公孙未明也发现了问题,打出了一道雷符,同时手里多出了一把拂尘。

    定靖拂尘是公孙家的强力道器之一,但是……是不是出现得频繁了一点?

    一点都不频繁!定靖拂尘最大的特点,就是在战斗中僵直一下对方,或者说限制一下对方的行为。

    基于这种特性,定靖拂尘的适用范围也早就确定了,主要是体现在两个方面。

    一个是在缠斗的僵持中,这东西可能打开局面。

    另一个就是追逃中,不管自己是追击者还是逃亡者,让对方停顿那么一小下,显然很不错。

    所以,公孙未明在使用雷符之后,为了防止今天的头号目标逃跑,还掣出了拂尘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,张木子抖手又是一道雷符,正正劈中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这一击雷符,正击到冉真人的脑门上,顿时,他一头的黑发尽去,只余了一个硕大的光头,其上还有九个明晃晃的戒疤。

    这一击,真的是让冉真人彻底地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刚才他为了离开,已经使出了佛修的“卍”字遁法,将他佛修的身份暴露得彻彻底底,现在竟然又露出了光头和戒疤。

    哪怕是光宗重生,也开脱不了他“佛修”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一道锁链死死地锁住了他,却是张老实出手了,他已经搞定了白衣书生,眼见这厮差点从自己眼皮子下跑掉,心中的恼怒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捕手出身,对于以多欺少从来没什么愧疚,他区分的标准是官和匪。

    他在缉拿凶徒的时候,遇到的以寡敌众时刻,也相当多,他抱怨了吗?

    所以,差一点点就能逃走的冉真人,在诸多真人的乱棍之下,根本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,直接就被打躺下了——甚至连求助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场战斗来得快,去得也快,虽然有点乱,但是十来息之内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冉真人一行六人,全部被拿下,除了一名司修被斩断了一条膀子,其他人最多是轻伤。

    这场仗的结局尚可,但是过程实在有点乱,埋伏战几乎打成了遭遇战,而且乱哄哄的不成体统。

    将人擒下之后,张老实给人下了禁制,但是杜晶晶又走上前,将一张符箓打进了冉真人体内。

    张老实的脸色有点不好看,不过旁边的柳经师发话了,“杜真人这种符,是道宫专门针对野祀的……野祀的古怪能力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独狼的心情才好了一点——他的职业就是禁制人的,实在不想在这上面被人质疑。

    拿下人之后,众人直接回转慧仙观,开始了审讯。

    对于那位明显是佛修的冉真人,大家不会有任何留手,各种手段齐上,慧仙观甚至使出了观中独有的阵法,想要获得更多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这佛修的定力极高,识海也极为稳固,搜魂根本搜不出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张老实有点犹豫了,他还有更霸道的手段,但是能不能搜出想要的东西不说,动手之后,对方十之会变成白痴。

    张木子见状,出声发话,“要不……通知我北极宫派高手来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