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九十四章 杨家的驱逐
    慧仙观一行,给了杨家人狠狠的一击——果然是不能小看天下英雄。

    不过认真起来的杨家,还是相当可怕的,第三天的头上,他们就来到了慧仙观——你们说的佛修,我们已经找到了,此人目前在泽州,不在上党。

    对于那名佛修的消息,杨家并没有多说,只是确定了一点——此人跟我家真君无关。

    按说,杨家找到佛修之后,应该将人擒来才对,这才是接受调查的态度。

    但是杨二长老说了,那名佛修也是高阶真人,杨家想要将其拿下,真君出手才是最保险的。

    然后问题就来了:杨家真君曾经允诺,不随便对佛修出手。

    反正这个在异国证真的真君,给大家造成了很大的困惑,北极宫和玄女宫杀野祀太多了,但是对上这种情况,还真找不出什么好的例子来参考。

    事实上,抓捕野祀也是道宫的职责,杨家只给出消息,不亲自出手,也不能说就错了。

    于是李永生几人又合计一下:要南下泽州吗?

    关键时刻,还是慧仙观的监院建议了:我跟杨家合计一下,待这佛修来上党,咱们出手也不迟,正经是该委托杨家,多打探一下这佛修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要不说强势的两方交涉的时候,有第三方势力做润滑剂,是很有必要的,事实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又过一天,杨家人送来了新的消息:这佛修确实是打着晋王府纳贤馆的幌子,在四下召集亡命和流寇。

    又过一天,杨家的消息继续更新:这佛修不见气运之力,很可能是假冒晋王府中人。

    佛修也是修香火的,同时兼修灵气,不过晋王真的将其收归己用的话,佛修还可以在气运的培养中成长。

    佛修是真的不挑食,什么都敢收,颇有点有教无类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此人帮晋王府揽才,身上竟然没有气运之宝,所以来历真的存疑。

    杨家的消息不断更新中,李永生则是带着众人,返回了天姥双杀守着的那个小村子。

    别小看这个小村子,这几日接二连三有真人造访,正经是“山不在高有仙则灵”。

    天姥双杀的脾气不好,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俩智商欠费,对于前来造访的人,他们很干脆地表示:宝爷出门了,你们回头再来!

    你问我牛真人哪儿去了?嘿,我还想知道他去哪儿了呢。

    于是,山头林立的后果就显现了出来,他俩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,别人也不好强行进入这个小村子。

    所以,竟然没有人意识到,其实宝爷和牛真人两股势力,已经被人连锅端了。

    可是别人不知道,天姥双杀知道啊,他们没命地联系张老实:这个村子,到底是该守,还是该放弃?

    张老实玩江湖手段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可是到了这种决断上,他当然要问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最终还是决定——咱们回吧,一大票人都呆在慧仙观,有点不成体统。

    他更在意的是,宝爷和牛真人都失踪太久了,必须得让他们露一露脸,表明此处没有出现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只有一切如常,不引起别人的警觉,他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好死不死的是,他当天回到村子,第二天就有王姓真人前来造访,而这王姓真人,正是坎帅小儿子邀请的四真人之一,。

    那么,王真人的结果,也不用说了,直接被李永生等人强行留客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李永生才愕然地发现,己方六名真人北上并州,目前竟然已经聚拢了……十四名真人?

    除了天姥双杀这已经归附的,还有宝爷、牛真人及其下属的初阶真人,黄土坡的三头目、大头领,再加上此次被擒的王真人。

    真的太不可思议了,屁大一个村子,竟然汇集了十四名真人——哪怕其中还有被俘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都要忍不住咋舌,原来这就是裹胁的力量?

    怪不得历朝历代造反,都喜欢裹胁民众呢,效果实在太好了,看眼前这一幕,岂不就是“司修不如狗,真人遍地走”?

    不过王真人的被擒,引起了坎帅小儿子的关注,他特地又遣人来问:王叔叔昨天说要来这里,他来了吗?

    王真人是扎扎实实的坎帅嫡系,手下还有一队忠于坎帅的卫队,他的职责也不是扩充势力,而是护卫坎帅之子,为坎帅保留下最后的血脉。

    对前来打听情况的人,李永生根本不给回答,直接就将人扣下了——就当此人跟王真人一样,跟大家失联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没想到的是,他这个动作一做出来,吓得坎帅的小儿子带着最后一个真人,直接跑路了——再不走,就怕想走都走不了啦!

    最后一个真人,是他母族一方的关系——事实上一共有两名真人,专门跟在他身边,目的就是在事情紧急的时候,带他脱离漩涡。

    不过坎帅的小儿子也舍不得自己打下的一番基业,还留了七八个司修和死士,继续关注上党。

    又过两天,宝爷拉拢的另外两名真人也寻了过来,又被擒获。

    李永生身边,总共就有十六名真人了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,反正在不知不觉中,他就将坎帅在并州的势力,连根儿拔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最新抓获的两名真人,提供了另一条消息:有一名姓冉的高阶真人,正在泽州招兵买马,他自称是英王府纳贤馆的。

    杜晶晶听得大奇,少不得问李永生一句,“这厮何时又成了英王府的人?怎么杨家不告知咱们一声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以为意地摇摇头,“杨家没有必须告知的义务,不过……我怀疑杨家也未必知道,这佛修跟杨家接触,和跟其他真人接触,泄露出的消息不一定相同。”

    杨家虽然最近比较低调,但终究是上党的坐地户,族中还有真君存在,那佛修肯定要有所忌惮,但是对上宝爷拉拢的两名真人,当然就可以大吹特吹。

    ——你们能被别人拉拢,那我也可以尝试拉拢不是?

    杜晶晶听明白了,不过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,“竟然敢冒充欣欣家人,咱们去泽州擒了他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有前往泽州的冲动,但是有点舍不得这个小村子。

    村子不大,村民们也老实,可是牛真人将这里经营得很有名,多少真人自动就送上门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觉得,这么守株待兔就不错,而且造成的影响还小,正经是他一旦冲出去,杀个腥风血雨,就很难保密了。

    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,杨家的消息又到了:佛修冉真人已经北上,即将进入上党地界,随行的有一名真人和四名司修。

    杨家会遵守真君的承诺,并不出手,不过他们也表示了:我们可以将其驱离,驱赶向余吾方向。

    在上党府,驱离高阶真人,杨家这做派,也真的没谁了……哪怕他们并不出手拿人。

    接到这个消息的同时,慧仙观发来了请求:你我两方联手,一定要将野祀留下!

    地方上出现野祀,十方丛林也有失察之责,虽然此次上党的情况比较特殊,但是传出去了,终究不太好听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,十方丛林捉拿野祀,也是责无旁贷,不可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实在是北极宫来的柳麒,地位低了一点,没资格压住慧仙观的监院,否则就是慧仙观就是“听从上宫令谕,捉拿野祀”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排斥慧仙观参与,他甚至对这名佛修都没有必得之心,他只是想查出幕后凶手是谁,证明晋王没有不臣之心,就算完成了赵欣欣给的任务。

    得知他们同意,慧仙观就邀请他们前去汇合,大家商议如何出手。

    杜晶晶对此,有点小矫情,“为什么是咱们去就他,而不是他来就咱们?”

    柳真人只得耐心解释,“他们跟杨家,沟通更便捷,咱们能更方便地拦截住对方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不敢怠慢,坐了灵舟电射而去——他们这次坐的,还不是公孙未明的灵舟,而是柳经师携带的北极宫灵舟。

    等他们赶到慧仙观,果不其然,监院就笑着表示,“佛修受杨家驱逐,走大路离开上党,距离此地还有两百六十余里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到这话,心里就明白了,杨家的真君还是出手了,如此精准的gps定位,被定位者还是高阶真人,真君不出手,谁能做得到?

    倒是杜晶晶有点兴趣,出声发问,“他们怎么驱逐这佛修的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?”公孙未明大喇喇地发话,“把各个路口堵住,就说杨家在此有事,此路不通……错非不得已,谁敢硬闯?”

    听他话里的意思,公孙家在辽西,估计也没少干了这种事。

    柳真人闻言笑一笑,“他要硬闯失礼的话,岂不是正中了杨家的心思,可以直接拿人了?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哄然大笑,其实大家也都体会得到,杨家在此事中的尴尬,并不怀疑杨家会投靠柔然,这是压根儿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待他们笑声稍停,李永生出声了,“可知他们走的路,是如何规划的?”

    张老实也出声附和,“知道他们走哪里,才好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这俩都是挖坑设计人的好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