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九十二章 杨家又如何(二更)
    在道宫系统,调查野祀这种任务,比其他任务的贡献点,丰厚多了,而且也容易刷声望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证人是黄土坡的大头领,未免有点说服力不够。

    不过慧仙观的监院并不在意这一点。

    他只是负责传话,具体的调查,属于北极和玄女二宫,他做见证就是。

    慧仙观和灵山杨家同位于上党,相互之间既有竞争,也有合作,彼此都不陌生,而且有非常便捷的传讯手段。

    监院发出的讯息就是,现在有北极、玄女二宫的真人,以及其他真人,前来本观,要了解杨家和柔然佛修的关系,本观希望杨家能派人前来,亲自讲说一下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还算委婉,不过实质上,力度是很重的。

    而杨家的反应,也出乎慧仙观的意料,他们很快就做出了答复:还请贵观留客,杨家人马上就到!

    三个时辰之后,两名真人打头,还有一艘灵舟紧随,就在慧仙观大门口的广场上,施施然降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杨家此次来了四名真人,还有八名司修,一共十二人。

    打头的是杨家二长老,高阶真人杨凤喜,这是杨家的第三号人物。

    排在他头上的,除了那名真君,就是杨家的族长,大长老的权力,都要比他小一点。

    此人瘦高身材,看着岁数不小了,精神却相当矍铄,给人一种得道高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跟他相比,老迈的黄土坡大头领,根本就是平凡的村中老农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了慧仙观之后,杨长老就很干脆地表示,他只想跟玄女宫和北极宫的人谈……其他无关人等,还是各忙各的去吧。

    杨家人的霸气,真不是吹出来的,哪怕是面对两大宫的调查,做事也这么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不过柳麒第一时间拒绝了,他说这件事情,不仅仅惊动了我们两宫,我们能保证的是,旁听的人都是好朋友,能管好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杨凤喜其实也没有太多选择,自打知道这个消息,他就清楚杨家的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旁听者多了两个人,他对其中一个有点似曾相识这厮应该是公孙家的,跟公孙不器在相貌和气质上比较像。

    公孙不器证真之前,在江湖上游荡多年,结识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另一个英俊的年轻人,他并不认识,但是跟他同行的真人里,有人认出了此人,“小子,你竟然敢来上党?”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在大名府出过手的杨家中阶真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记得李永生,杜晶晶也记得他,“我也敢来,怎么不见你说?”

    这位悻悻地撇一撇嘴,你虽然是曲阿杜家的人,却是拿着玄女宫的敕牌,我能说什么?

    杨二长老有点奇怪,“十六侄儿,这年轻人是何人?”

    杨十六悻悻地回答,“我也不知道,此人似乎跟英王府有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杨凤喜点点头,心里却是一沉:难怪慧仙观让此人旁听,合着还牵扯到朝廷了。

    杨家跟柔然佛修交往,四大宫一定是要过问的,不过柔然还是中土的邻国,引发朝廷的关注,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上党府和大名府是交界的,杨家当然也知道,英王目前在朝廷正红着,比同为亲王的晋王等皇族,不知道强出多少去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英王是站在当今天子一方的,也就是说,此人的出现,代表了官府。

    反正事情到了这一步,再为这点小事分心,也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所以杨凤喜第一个问题就是,“说我杨家跟柔然佛修勾结,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?”

    亏得大头领被隔绝在外,否则的话,只听到这一句,十有八九就得吓得尿裤子。

    然而,柳麒处理这种事,还是很有些章法的,他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谁传出来的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……此事是否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杨二长老怒视着对方,沉声发话,“柳经师,你们北极宫调查,就是这样的态度?”

    有真君的隐世家族,就是不一样,说话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柳麒闻言也恼了,“凤喜准证的意思是,拒绝接受调查了?”

    我调查事情呢,你跟我摆什么谱?你杨家还要大过我北极宫?

    公孙未明闻言,也不高兴了,他阴阳怪气地发话,“涉及野祀,我辽西公孙家也要客气地面对北极上宫的调查,上党杨家有了真君,果然是底气十足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话,那杨十六忍不住了,“原来公孙家没有真君?那是要差一点!”

    “小子你找死吗?”公孙未明脸一沉,阴森森地发话,“我公孙家是没有真君,不过战真君还是有几分把握的……去年在新月国,我和三长老联手,重创慕容神起,打得其生死不知。”

    这战绩是有几分水分的,慕容神起当时已然受伤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弟兄俩打得慕容神起化虹遁去,那也是事实,多少人可以为他们作证。

    杨十六心里依旧是不服气,不过西疆那一战的经过,也已经传到了杨家,杨家子弟虽然傲气冲天,却也不得不佩服这帮修者这是跑到新月国的国土上作战去了啊。

    杨凤喜也不想在此刻跟公孙家弄僵,少不得看公孙未明一眼,“你是公孙家几长老?”

    “我是四长老,”公孙未明傲然回答,“三长老是公孙不器。”

    杨凤喜点点头,心里暗惊,果然不愧是能跟我杨家齐名的辽西公孙,两名准证,竟然重创了慕容神起这大名鼎鼎的老牌真君。

    再加上公孙莫问,公孙家起码也是三名高阶真人啊。

    杨家二长老非常难得地点头夸赞一句,“公孙家却也好生兴旺。”

    公孙未明才不吃他这一套,先笑话我家一顿,再宽慰我两句……这算什么,抽一记耳光,再给个甜枣吗?

    就凭你杨凤喜,也敢给我甜枣?也配大喇喇地点评我公孙家?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“哪里敢称兴旺,左右是没有真君,威风不起来,比不得你杨家中阶真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相当地刺耳,不过公孙未明身为高阶真人,又是公孙家的四长老,有资格说这个话。

    杨凤喜索性不理他了,而是转头看向柳麒柳真人虽然修为比较低,却是处理此事的正主儿,“关于佛修一事,我家真君自会前往北极宫,给道宫一个解释,有些事情,不好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按说真君主动上门,给道宫一个解释,这就足够了你们这群真君之下的蝼蚁,就不要多操心了。

    柳真人虽然心里很不忿,得了这个回答,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,否则就有冒犯真君的可能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说话,张木子沉着脸,抢先发话了,“因为你杨家有真君,所以我们这些真人就没资格调查你杨家,你这话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杨凤喜好悬没把鼻子气歪了,你这才悟真的小丫头,也敢这么跟我说话?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“木子真人慎言,我家真君就在左近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淡淡地吐出一句来,“我师尊是三宫主。”

    你杨家真君在附近又怎么样?你动一动我试试?

    得,杨凤喜听到这话,也没招了,北极宫三宫主,那可是积年的真君,也是四大宫里的头脸人物,道宫同气连枝,那可不是嘴上说说的,而是一个体制。

    张木子若是没点出自己的师尊,杨家真君将人拿下也就拿下了,不知者不罪嘛,但是她亮出了身份,杨家真君敢再出手,一个大欺小跑不了不说,也是在打三宫主的脸。

    三宫主的脸好打吗?一点都不好打,她就算撇开道宫的身份不提,这积年真君,战力也强过杨家刚刚证真的真君。

    而且女性修者,大多都比男性修者护短,修为越高的越是这样。

    杨凤喜沉默半天,方始缓缓发话,“你是一定要看我杨家的热闹吗?”

    不等张木子发话,李永生就出声了,“你家真君只去北极宫解释原因吗?你知道不知道,柔然人正在边境折腾得厉害?这是真的不把昏君放在眼里吗?”

    “昏君”二字,是杨家最有名的典故,却也成全了光宗的胸怀,现在他再次提出来,却是告诉对方……只给北极宫解释的话,不够!

    朝廷还等着你分说呢,官府对佛修没那么敏感,但是对柔然国的兵马,那就敏感多了。

    这一记补刀,确实够狠的。

    但是张木子这边还有反应,她冷笑一声,“若是处理野祀,都要经过真君定夺,那我们这些道宫弟子,也有点太不负责任了吧?”

    这话是正理,不管你杨家有没有真君,出了问题,就要让道宫来调查和处理,你动不动拿出真君的招牌来抵挡,下面做事的人肯定不服气有真君就大吗?

    杜晶晶听到这话,都忍不住点点头,“没错,我玄女宫处理野祀,根本无须惊动宫中大德真君,除非对方也出现真君。”

    杨凤喜顿时哑口无言,这时他若再说两句,可是就连玄女宫也一起得罪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不跟这些人多说,不仅仅是因为杨家的傲气,事实上……他真有为难之处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空中传来一声轻哼,“算了,二长老,你跟他们解释一二……不要令小辈为难。”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