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九十一章 慧仙观(一更求保底月票)
    一见到大头领,李永生等人就明白,这厮为什么会来了太老了,老得路都快走不动了,而且还仅仅是中阶真人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得到,他们在大山里待了四十多年,修炼资源确实跟不上去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再老,终究是中阶真人,不能小看,别的不说,只说这位自爆,足以重创甚至杀死天姥双杀这种初阶真人。

    大头领验看了三位道宫真人的敕牌之后,长叹一声,“若不是想维护寨子里的老弱妇孺,我们早就出山投降官兵了……当初还是年轻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有点矫情,毕竟当初是他和二头目决定,不给安置职位,就拒不投降。

    不过大头领的态度是真好,他甚至解释说,后来也有机会,可以下山投降官兵,但是他身上承载的责任,实在太重了,“有些时候,人走到了那个地步,自己想回头都不可能了……那么多人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,停不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三头目,就是黄土坡接下来唯一的希望了二头领的身体,并不比大头领强。

    所以大头领此来,就是想保住三头目,将来黄土坡一千多人的未来,都要着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大头领甚至辩解,自己一直没有放弃被招安的希望,上党知府和军役房,连续四次派人上去招安,他们都是好吃好喝招待之后,送下了黄土坡。

    来自其他方面的招安,黄土坡从来也没有答应过。

    哪怕这次牛真人相邀,黄土坡也是看在对方“因果殿”的身份上,才比较积极地接触虽然他们心里也清楚,这因果殿的身份很可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当然,大头领的这些话里,肯定是有些水分的,起码他的逻辑,并不能解释,为什么三头目成了光宗的苗裔。

    其实,遇到了这种纷扰的时局,人心思动,想要冒险一搏,也是可以理解的人若没有理想,跟咸鱼又什么区别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李永生等人想要知道问题,大头领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晋王府的纳贤馆是怎么回事,但是他非常确定:柔然佛修,跟上党杨家有关!

    这个消息,就太令人吃惊了,上党杨家,可是中土国排得上号的隐世家族。

    可能他们跟青梧韩家相比,还有一点不如,但是绝对不逊色于陇右丁家、辽西公孙。

    大头领亲眼所见,五年之前的一个雨夜,上党杨家将一名佛修恭恭敬敬地请进了家族。

    他当时吓坏了,动都不敢动,在雨中呆了整整一个晚上,第二天黎明,才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杨家跟佛修接触,一旦传出去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要知道,佛修在中土国,也是野祀之列,佛修的名声,比真神教徒好,比朱雀这些野祀,也要强一点毕竟佛修的侵略性,隐蔽得特别好。

    甚至官府对佛修,都不怎么打压佛修强调是修来世的,这种论调,有利于官府的统治。

    这一世,你老老实实受苦就行了,只要你不捣乱,有什么希望,可以带到下一世。

    但是对道宫来说,佛修的存在是不能忍的,简而言之,就是前文说的那句话:这是对生存空间的争夺,有你无我。

    对于野祀,道宫就是一个态度:族诛!

    以公孙家的傲慢,一朝在自家发现了真神教徒,马上就要屁颠屁颠地找北极宫的人来见证,所为何故?不过就是要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那么,杨家跟佛修接触,一旦传出去,会是什么结果呢?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大头领说出这番话之后,李永生等人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之后,张木子表态了,“看来要奏明宫里了……杜真人,你是见证。”

    北极宫要收拾跟野祀勾连的家族,不需要旁人作证的,出手就收拾了道宫就是这么独断专行,不需要考虑别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现在她知会杜晶晶,也就是因为杨家是隐世家族里数得着的,北极宫一旦出手,总要给其他隐世家族一个交待才好。

    杜晶晶反倒有点迟疑了,道宫对野祀诛杀的决心,她是很明白的,但是,她终究是才悟真不久,这种责任担到肩头,感觉真的非常沉重。

    于是她问一句,“这事儿……靠谱吗?”

    张老实冷笑一声,“靠谱不靠谱的,总要先拿下才好,敌国之人,有什么好客气的,咱中土国的人,就是太思前想后了。”

    以他的阅历,不该说出这种置气的话来,但是他身为曾经的官吏,对中土文化,也相当地引以为傲,就见不得野祀在中土猖獗真神教都不行,你佛修凭什么?

    总算还好,这一群人里,有个相对老成的,柳麒就发话了,“要不,咱们先跟杨家碰个面,听一听他们怎么说,不要随便扣帽子……拿贼拿赃,捉奸捉双嘛。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不错,杜晶晶第一时间表示赞同,“咱们去叩杨家的山门?”

    撇开她玄女宫真人的身份不提,她还是曲阿杜家的人,上一次围剿广陵韦家,杨家人出面回护,很是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隐世家族,但是曲阿杜家跟上党杨家不能比,吃点小亏,也只能闷在心里,但是现在大义在手,她忍不住就想去上党杨家,狠狠地撒一回野。

    “就去叩杨家的山门好了,”张老实也难得地表态了,他的脸上,甚至有难掩的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这兴奋之色,也是来自于两个方面。

    首先,他不容中土的文明被蔑视,其次,他昔年在刑捕部公干时,吃过隐世家族的亏,还从没抓过类似的人,悟真之后隐世,虽然目前晋阶为巅峰真人,却没机会再为难隐世家族。

    这一次,倒是可以恣意妄为,弥补心中这份缺憾,也算是完善道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大头领听到这话,却是出声阻拦,“此事不妥,若是直接上门,跟杨家弄翻脸,咱们是否还能走出杨家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走不出去的?”张木子冷哼一声,“杨家有真君,那又如何?够胆就把咱们全留下,真当我北极宫是吃素的?”

    大头领重重地叹口气,“你当然是不怕的,我也这把年纪了,早死一天晚死一天无所谓,怕就怕对方咬定,咱们对真君不敬……他们不需要杀人,将你囚禁起来,那就是莫大的耻辱!”

    张木子闻言,顿时愣住了,对方不愧是老到快入土的真人,想得确实全面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怕被杨家人杀害,灵修讲的就是一往无前,无惧生死,而且她也相信,北极宫能帮自己报了仇这就没什么可怕的了。

    但是,若是真的像对方所说的那样,人家不杀人,只是将人扣下,这份耻辱,却是她绝对无法忍受的。

    杜晶晶闻言,也有点迟疑了,有真君的家族,确实挺令人忌惮的,关键是己方还没有确认,对方是否跟柔然佛修有关联,这样直接欺上门去发问,实在是对真君的不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永生出声了,“未知附近,可有什么十方丛林?”

    “慧仙观,”柳麒第一个回答,然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可以着人传话,将杨家人约到慧仙观来谈……咱们不用上门,给真君留一分体面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和张木子闻言,也是微微颔首,“柳真人这个法子好,是老成之举。”

    柳麒却不想白落这个便宜,他微微一笑,“还是永生的脑子快。”

    既然拿定了主意,下一步就是前往慧仙观了,这一家十方丛林距离此处并不远,两百多里,就在余吾的边上,堪堪要出了上党府。

    但是谁过去办事,这是个问题,大家商量来商量去,留下了三头目和天姥双杀,在这里看守俘虏,其他人一起去慧仙观。

    真人们全力赶路,速度是极快的,一夜就来到了慧仙观。

    天色尚未大亮,慧仙观的监院就得到了消息,外面有大批真人到来,北极宫的经师求见监院。

    按说以柳麒的身份,真的不够资格直接见监院,哪怕他是身份尊贵的经师。

    不过“大批真人”四个字,带给了慧仙观极大的压力最近并州郡动荡,出现了大量的真人,但是一下出现七八个真人的情况,还真是少见。

    监院也不是不知变通之人,摆出了阵势,主动地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他才发现,合着北极宫不仅仅来了柳麒这个真人,还来了张木子他在北极宫里见过张木子,也知道她前一阵悟真了。

    还有几名真人,明显是被下了禁制,是被人押来的。

    监院一看就知道不妙,他也识得黄土坡的大头领,于是直接发出令谕:关闭山门,今天慧仙观不接待任何人。

    将人迎入他的小院之后,在柳真人的介绍下,他才知道,合着玄女宫也来人了。

    虽然监院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,但是当他听说,上党杨家涉嫌勾结佛修,心中还是忍不住大骇:我去,这么大的事儿,要在我这里处理?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可能拒绝,调查这种事情,道宫肯定是通过自家的体系完成,慧仙观身为十方丛林,是道宫的二级体系,配合调查责无旁贷,甚至可以说是一份荣耀。

    (二月第一更,召唤保底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