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八十九章 有心算无心
    广陵韦家的真人,本来是应上党杨家相邀,来此处做客的——前文说了,韦家和杨家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但是在来的途中,韦家的真人遭遇了宝爷和天姥双杀,于是宝爷出言拉拢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韦真人是胆子小,还是有别的想法,竟然就答应了投靠因果殿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就像大家知道的那样,稀里糊涂地出了一次任务,他就被李永生干掉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天姥双杀的回答,感觉有点意外:这个上党杨家邀请韦家,到底想玩什么呢?

    很快地,对宝爷的搜魂,也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原来这宝爷,是出身燕王府的,本人是渔阳的小家族出身,后来得了一个证真失败的真人的传承,再后来成为了燕王的供奉。

    不过他虽然成了燕王的供奉,可是家族跟坎帅有渊源。

    因为他身在东北,坎帅对他也不薄,机缘巧合下,还助他晋阶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坎帅被当今下了狱,家里也受了牵连,不过坎帅的小儿子逃脱了。

    小儿子发誓要为父亲报仇,洗清冤名,所以散尽家财,召人复仇。

    宝爷是在这种情况,被他召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恩怨,真的是说也说不完,但是毫无疑问,目前今上的位子不稳,宝爷就要召集到足够的人手,以便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至于说因果殿什么的,那纯粹是胡扯,不过他在燕王府做供奉的时候,确实接触过因果殿,只不过因果殿的人看不上他罢了。

    他是坎帅小儿子邀到的四名真人之一,但是宝爷心里也清楚,他们就算再张罗人手,只能给天家添一点乱,做不到更多。

    然而,在宝爷的内心深处,他还有别的打算:一旦天下大乱,他还可以带着笼络到的人,再次投向燕王府。

    燕王眼下知道不知道他在做此勾当?他自己也不清楚——甚至张老实的搜魂也没弄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他可以确定,只要天下乱了,以自己在燕王府做供奉的旧情,又带着一干极强的战力,燕王肯定不会将自己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的这番打算,连牛真人都知道——那是坎帅小儿子请的另一名真人。

    牛真人都有意,一旦事不谐了,跟着宝爷去投奔燕王。

    要不说风云激荡之际,也是野心家辈出的年代,总有那些耐不住寂寞的家伙,纷纷站出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这宝爷,就颇为无语:这可是一等一的投机者,不但偿还了人情,还给自己找了一条退路……就是胆子太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对于坎帅的事,李永生兴趣不大,他甚至不清楚,坎帅为什么会被拿下,他在意的是:晋王呢?晋王和柔然人有没有勾结?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们捉住的这些人里,没有谁知道这个消息,而且这些人没关系到此事,哪怕是对他们搜魂,效果都不是很好——因为这是被动消息,

    搜魂并不是万能的,大致来说,搜查记忆比较靠谱,但是搜查他们对某些消息做出的不经意的推断,那效果就差很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天姥双杀倒是很愿意配合,他们提出建议:牛真人在这里待得更久,或许会知道得更多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兄弟俩主动配合之后,也提出了一个要求:我们这是被骗了,也知道错了,此事完毕,能不能放我兄弟离开?

    然而不等李永生表态,憨厚的张老实就说了:放你们离开,也是制造不稳定因素,你俩还是跟着我们吧,等时机成熟了,会为你俩脱罪的。

    独狼这么回答,也没有别的意思,他已经不在刑捕部了,但多少还是有点香火情,像天姥双杀这种战力强横又不受约束的修者,会给捕房带去太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看到,曾经的同行被这两人困扰,先将两人收下,并且下了控制手段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因果,张老实是要跟李永生讲清楚的——他不想被对方误会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独狼的内心深处,非常忌惮李永生,李永生并没有给他下什么禁制,但是他连脱离雷谷的心思都不敢有——他总觉得,一旦那么做了,会有不可想象的后果出现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第一捕手就是第一捕手,对于潜在的危险,有非常敏锐的直觉。

    李永生当然就接受了这个建议,天姥双杀行事蛮横,这固然不假,但是这兄弟俩的手上,没有太多无辜者的性命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俩都是初阶真人,而且战力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虽然李永生看不上真人级别的战力,但是身为一个合格的观风使,他必须为自己的职责着想:中土国每一个真人,都是值得珍惜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大家就是设计埋伏牛真人了——坎帅这点破事,不是李永生要操心的,他关心的是晋王是否勾结了柔然。

    一夜小雨,没有发生任何的情况。

    宝爷他们所占的村子,有村民两百余人,不过这些人早就被外来的强龙调教得老老实实了,这几天田里也没什么活儿,有几人走来,说是想趁着天雨,进山采一些蘑菇等山货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外来修者换了面孔,村民们们没有显出丝毫的惊奇,很显然,这里只是一个联络点,又经常拉拢人来,主事者是时常更换的,引不起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张老实等人,用神识查探对方一下,发现没什么异样,就同意他们进山了,不过也强调了,不许走出三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对村民们来说,三十里足够用了,山中的三十里距离,走山路起码要六十里,上百里都正常,村子里总共两百来号人,周边几十里的山货,够他们寻觅一个月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就到了正午时分。

    山路上传来一阵马蹄声,十几匹马踏着泥泞的山路跑了过来,打头的是一名中阶真人。

    他们毫无所觉,就来到了最外面的院落,中阶真人出声吩咐,“快做点吃的,下午有黄土坡的好汉要来……你们是何人?”

    他惊骇的表情还在脸上,旁边的一棵古柏上,射出了密密麻麻的藤蔓,顿时将他绑了一个结结实实,紧接着白雾一起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有心算无心,就是这么简单,老话都说了:武功再高也怕菜刀。

    江湖上行走,最紧要的就是警惕心,若是警惕心丧失,制修也能让真人翻船。

    以上党杨家为例,八十年前,最有希望证真的杨家九爷,在山路上驰骋,被一张床弩直接射了一个对穿,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要说真人对于杀意,都是很敏感的,不过坑人的是,扳动床弩机关的制修,在跟上司吵架,他认为自己将床弩养护得很好,并不存在雨天潮湿,射击无力的问题。

    两人吵得兴起,制修狠狠锤了床弩一拳,结果……弩箭就发射了出去,抛射到了山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然后杨家九爷、堂堂的准证……就死于非命了。

    牛真人遇到的,也是这个问题,他压根儿就没想着联络点出事,结果就杯具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一行十六人全部拿下,其中还有一个初阶真人。

    不过令李永生感到意外的是,牛真人对于他们的问询,没有多少抵触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就得知,牛真人其实对于帮坎帅小儿子找回公道的计划……其实并不是很看好。

    但是不看好,也得去做,牛真人的父亲,是坎帅军中袍泽,被坎帅救过起码三回,而他只救了坎帅一回,就死于非命了。

    坎帅小儿子相召,牛真人只能跟着来,不过他做得一向比较被动。

    比如说,他就没有跟宝爷一样,没命地拉拢和收编各路豪杰。

    就连他身边的初阶真人,也是因为得了他的恩惠,不得不来。

    当然,牛真人纵然心里不看好,该做的事情还要做,他只是希望天下尽快动荡,他也好尽快地结束这一段因果。

    面对李永生的问询,牛真人显得有些灰心,不过大抵还是实话实说,并且表示自己从未想过,要推翻天家——只是有些人情,推却不得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有一些属于自己的坚守,当李永生问他,据说坎帅的小儿子,找了四个真人,除了宝爷和你,还有哪两位,在什么地方的时候,他很干脆地表示:我不会告诉你!

    李永生一向很佩服那些有自己底线的人,于是也就没有再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对坎帅小儿子的布置,真的不是很感兴趣,这原本就不关他的事。

    就算搞明白了坎帅小儿子的布局,又能怎么样?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多,这不符合他的本意。

    所以紧接着,他又问下一个问题:听说晋王府的人,在附近落脚,你知道多少?

    晋王府?牛真人犹豫一下,才支支吾吾地表示,整个并州南部,有好些人都是打着晋王府的旗号行事,但是据他所知,确定跟晋王府有关的,其实只有上党杨家。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顿时大怒,那个自称晋王府纳贤馆的陆真人,可是明显跟上党杨家的真人不对付。

    他看一眼张老实,冷冷地发话,“姓牛的你要觉得,我们很好欺骗的话,那就只好对你搜魂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