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八十八章 没必要
    没用多久,在场的人就都被捉了起来,连外出戒备的两个哨探,也被李永生擒了回来。??

    独狼不但擅于设置陷阱,给人下禁制也很拿手。

    宝爷这一方,一共二十四个人,都被下了禁制,都是能看能听不能说,心里清醒浑身无力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一方除了张老实,其他人都在四周搜寻了起来神识固然可以找人,但世间也有秘术,可以躲过神识查探。

    他们找了一炷香的功夫,这才回来,公孙未明表示,“看了一下,周围没人……这种雨天,夜里也不好赶路。”

    宝爷死死地瞪着他,鼻子里出一声轻哼:尼玛,原来对方竟然有两名高阶真人。

    见他不服气的样子,张老实走上前,解开了他的哑穴,笑眯眯地问,“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青梧韩家的人,”宝爷咬牙切齿地话。

    “哦?”公孙未明的好奇心起来了,他饶有兴致地问,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虽然他不像独狼一般,拥有极多的审讯技巧,但他是公孙家的长老,每年不知道过问多少族中的纠纷,对基本的问话技巧,他还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这需要我说吗?”宝爷没好气地翻个白眼,“起码韩家不可能直接对因果殿出手。”

    在他被擒之后,他才意识到,对方有太多不符合常情的行为了。

    先,这是六名真人,六名真人齐齐出动,还有三人掩饰了修为,搁给青梧韩家,这么大的阵仗,也不是随便拿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尤为关键的是,六名真人一起出动,连个侍卫都不带,根本不符合青梧韩家的做派韩家应该是什么做派,大家未必确定,但是多少要有些伴当,来撑门面的?

    其次就是,韩家不可能如此地阴人,不但暴起难,还有人会不动声色地设下陷阱,更能布下阵法。

    能做到这些的人不少,但是做手脚的时候,能不被宝爷这样的准证现,真的不多。

    韩家虽然是大名鼎鼎的隐世家族,类似的人才,有一个也就够了,两个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想不被所有人现,不但得有技巧,还得有经验,更得有一份镇定。

    宝爷每每想到这里,就觉得对方太不要脸了,你说你们六个真人,直接开打都可以了,非要暗算,还是在我们很放松的时候动手真人的尊严哪里去了?

    当然,他更确定的是,这拨人是有目的而来,六名真人不带随从出现,只有一种可能他们是来作战的,随从会成为累赘。

    至于人家在不经意间悍然出手,根本不听任何解释,更是坐实了他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,对方能看在自己因果殿的身份上,不要太肆意妄为到目前为止,对方没有杀人的意思,只是在围捕的过程中,轻伤了天姥双杀和两名司修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冷冷一笑,“你是因果殿的?那你认识无心真君,还是幽思真君?”

    宝爷的脸,刷地一下就变白了,心也往下一沉这厮竟然敢直呼真君的名号?

    真君的名号,真的是不能随便说的,虽然不是每次说名号,都会引来真君关注,可是这种情况下,敢点出两名真君的名号,很显然,对方是不怕勾来两名真君的。

    擒住了因果殿的人,竟然不怕引来两殿的真君,这说明什么问题?

    那只有两种可能,一种可能就是对方确定,自己这方是假冒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可能性太小了,因果殿里很多人,根本不为外界知晓,就算是朝安局的人,也不可能在不摸对方底细的时候,判定对方不是因果殿的。

    那么,就只能是第二种可能了:这冒充韩家的真人,认识那两名真君,不怕人家找过来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让宝爷简直肝胆欲裂,但他还是要强自镇定,“我是因果殿八方巡查的人,本不在因果殿编制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”李永生不以为然地一摆手,“你说的那些话,自家信不信,你心里有数,我就是想知道,你来这里,是得了谁的授意,缠上我们,又是为了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微微一笑,“你可以不回答,但是我们这里,有中土国最顶尖的搜魂高手……张三,他没有机会自爆?”

    “区区高阶真人,”张老实憨憨地一笑,看起来是真的很老实,一点都看不出,这厮刚才竟然在不声不响中,设下了那么多陷阱,要不说人不可貌相呢?

    不过他的话,却是比较伤人的,“还是灵药催出来的准证,他根基差得太远……少爷你放心,这种人,我张老三搜魂,一搜一个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宝爷怒视着他,好半天才吐出两个字来,“无耻!”

    张老实看他一眼,目光依旧有点呆滞,嘴里说的话,却有若天外罡风一般锋利,“起码我没冒充因果殿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冒充,”宝爷厉喝一声,“我说了,是八方巡查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哼,”张老实哼一声,没有再说下去,这话骗鬼去。

    他做为昔年的第一捕手,接的任务里,就有因果殿派下来的,虽然都是些不大的任务,不值得因果殿亲自出手,但是他对因果殿的做派,是相当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宝爷啊,还是实话实说了,”李永生笑吟吟地话,“其实你不说实话,我们也无所谓,只是不想让你受那么多罪就是了……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,在这会儿动手吗?”

    宝爷摇摇头,“不知道,我自问没有得罪过阁下……也不清楚,你为何视我如寇仇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不知道这个,心说你若是想打入我们内部,了解一些机密的话,怎么这会儿就忍不住了?

    可要说你没打入我们内部的计划,为什么不提前翻脸,非要等到来了我的地盘上不知道这会让你动手的难度加大吗?

    “因为这里是你的地盘,”李永生慢吞吞地回答,面带笑容,“你若抗拒,我们还有更多的人可以搜魂……比如说,牛真人很快也会来?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之后,他又微笑着话,“当然,我也可以选择,先加入你们,然后再慢慢地打探消息,不过我觉得……没必要?”

    没必要?轻描淡写的四个字,却是在宝爷的心头,来了重重的一击,这是怎样的一种狂妄啊?竟然无视我们庞大的实力。

    区区的六个真人,这么狂妄,真的好吗?

    当然,听到这个答案,他心里也生出了决断,对方实在是太难缠了,所以他二话不说,神魂深处爆出一股巨大的意识力你不许我自爆,还不许我自毁识海吗?

    这是极为高深的秘术,按说真君也破解不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识海猛地一震,翻江倒海一般,在剧烈搅动着,有若上万柄小刀子,插入了他的识海,那剧痛简直令人崩溃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一软,忍不住出了低沉的,不过,这痛苦应该只是暂时的……熬过去之后,成了白痴,什么都好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在这种痛苦中,好像煎熬了千万年之久,真的是……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现在连寻死的权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待他意识清醒之后,睁眼一看,忍不住浑身一抖,骇然地瞪大了眼睛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入目的,还是他刚才自碎识海时的场景,甚至火架上的羊腿,尚未烤熟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张老实,又用呆滞的目光看他一眼,憨憨一笑,“想在识海里玩,你还差一些,要不……你再来一次?没准就成了呢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经过琢磨推演,敢在自家识海里斩因果桎梏的主儿。

    王八蛋才会再来一次!宝爷狠狠地瞪对方一眼,他从来没想到,自己会如此痛恨一个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受的煎熬,也有半柱香的时候,而天姥双杀,已经开始服软了。

    这兄弟俩的战力真的很强大,赵欣欣的护卫滨北双毒遇到他俩的话,只有狼狈而逃的份。

    以张老实的江湖经验,又提前埋伏下了陷阱,还是在重创他俩之后,才将人擒获若不是做弟弟的想救哥哥,他完全有机会逃走。

    不过天姥双杀服软,却是非常痛快因为他俩真的以为,自己是被因果殿征召了。

    被因果殿征召,那太有面子了,兄弟俩在江湖上闯荡了很久,因为性格暴烈,只会杀人不会经营,所以一直没有打下来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们听宝爷说,可以跟着因果殿办事,心里顿时就活泛了,这么一趟差事下来,起码能获得一块立足之地,以后家族的传承,也有保障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注重家族传承的社会里,千万不要小看,为家族打下一块基业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当他们知道,自己追随的家伙,很可能是冒牌的因果殿,他俩的反应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于是,很轻松地,李永生等人就知道了,原来这些人已经胁迫了六名真人,加入了他们的组织这还是天姥双杀知道的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其中的一名,就是广陵韦家的真人,被李永生上一次杀死的家伙。

    (这就初三了,好快啊,离明年过年也就剩下三百多天了……赶紧召唤一下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