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八十六章 无巧不成书
    “因果殿?”李永生这边六人,脸色齐齐一变。

    柳真人更是狐疑地问了,“你们……是来自因果殿的?”

    宝爷见他们的反应,却没有感到意外,隐世家族再强大,也不敢对因果和天机两殿不敬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一般的黎庶,都不太可能知道天机殿和因果殿,大多人只知道宗正院。

    对于柳真人的问题,他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跟因果殿,你们既然知道因果殿,就该清楚,我不方便多说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不是啊,”李永生坐到了椅子上,意兴索然地端起一杯茶来,一饮而尽,再也没了跟对方说话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你这战力,基本可以角逐一下因果殿的外围了,”宝爷站在那里,笑吟吟地话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,他又侧头看向杜晶晶,微微一笑,“这位真人倒是警惕得很,不过江湖上行走,警觉一些也没有坏处……不愧是大家子弟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的桃花眼,轻轻地白了他一眼,“你还没说,追过来要做什么……你的部曲,似乎还在后面避雨?”

    宝爷被这一眼看得,心里痒痒的,忍不住轻笑一声,“我也不知道为何追过来,总觉得心旌摇曳,大约是心魔作了,不过……果然是没有白追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他还站在雨棚外,细密的雨丝在落到他衣衫上的那一瞬,轻轻地落下。

    细小的雨滴,从他的脸上、髻、衣衫上,滚落向地面,偶尔有刹那的停留,晶莹透明的水珠,折射出点点亮光。

    这一切,配上他的英俊面容,和意气风的宝蓝劲装,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丰神俊朗的感觉,整个人站在迷蒙的烟雨中,却像一匹光滑的绸缎,不惹尘埃。

    杜晶晶微微一怔,然后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追也是白追,道左相逢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是缘分呢,”宝爷又是微微一笑,“这韩家小弟战力群,我心甚喜,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”杜晶晶一摆手,淡淡地话,“我韩家对因果殿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因果殿固然很强大,但是像韩家这种老牌隐世家族,可以不买帐。

    “因果殿跟各大隐世家族,都是有联系的,”宝爷意味深长地话。

    这个倒也是,朝廷里跟隐世家族打交道的,主要是天机殿和因果殿,事实上,所谓皇族,可以看成一个得了中土气运的大号隐世家族,朝廷只是他们的经营手段。

    跟隐世家族打交道,还得是两殿,其他人不具备那样的资格。

    比如说内阁是朝廷的中枢,能跟隐世家族沟通吗?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杜晶晶嘿然不语,其实到了这个层面上,她的知识已经不是特别够用了。

    宝爷又看向李永生,“你若有意在红尘历练,加入我们是个不错的选择,因果殿杀人不受约束,有很多除恶扬善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对于初入红尘的少年来说,正义感爆棚是常事,是以用这话来诱惑对方。

    谁年少轻狂的时候,没有过一个侠客梦呢?

    李永生斜睥他一眼,狐疑地问,“你好像也不是因果殿的吧?”

    “很多事情,我不能跟你多说,因为你不是自己人,”宝爷很无奈地一摊手,“只有加入我们,你才能知道前因后果。”

    看到李永生有点意动,张老实干咳一声,迟疑地做出了提醒,“少爷,他是不是因果殿的,还真的难以预料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货话就忒多,”宝爷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你韩家不是无所不知吗?可以去打听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他说得理直气壮,但是……也是死无对证。

    韩家在中土消失了几百年,跟皇族根本没什么联系,事实上,就算一般比较活跃的隐世家族,也不可能得知因果殿的种种动向,而且没有足够的理由,还不便主动去打听。

    李永生明显地犹豫了半天,然后才一摆手,“我们有我们的事,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就没办法再说下去了,那宝爷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,拱手道了一声打扰,转身就那么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似乎就是一场偶遇,但是第三天的下午,六人正在崎岖的道路上慢慢前行,前面传来一阵喊杀声。

    上党群山环绕,沟壑众多,大部分的路,是不合适马车快行的,李永生一行人又警惕,待他们赶到的时候,现地上躺了七八具尸体,还有四人在捉对儿厮杀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一行人来,一名高阶司修叫了起来,“韩公子,他们要抢夺因果殿的证物,还请援手。”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天要跟李永生在兵器上一较高下的那位。

    而对方两名司修见状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敢抢夺朝廷的东西,留下命来,”马车的车帘一动,却是张木子冲了出来,一剑就斩杀了一名司修,另一名司修见状,没命地喷出一大口鲜血,化作一道红光,血遁走了。

    这两名司修走上前道谢,身上血迹斑斑,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伸手,笑眯眯地话,“因果殿的证物?那是什么东西,拿来看看?”

    高阶司修的眉头一皱,苦恼地话,“韩公子,这不合章程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木子出声了,她一脸的严肃,“好了,让他们走吧,知道得太多,这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一名司修转身离开了,高阶司修却是一拱手,“近来宵小猖獗,还请诸位不吝援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援手呢?”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我欠因果殿的吗?”

    这司修早就得了机宜,闻言正色回答道,“中土动荡,反王嚣张,我因果殿不问嫡庶,只求黎庶平安,青梧韩家虽然高高在上,可终究也是中土黎庶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在滴血……尼玛,一个高阶司修啊,说杀就杀了,亏大了。

    这帮人行事,也太过凶残了!

    不过呢,如果能笼络住,那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抬手,左手狠狠地击一下右掌,义愤填膺地话,“确实是这样,中土现在满目疮痍,我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弟!”杜晶晶也钻出马车,轻声叫一句,“咱们还有事情要做,莫要耽搁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韩家的事情,难道能大过整个中土黎庶?”高阶司修怒目而视,他厉声话,“生灵涂炭,你却无动于衷……还配不配做中土人?”

    这话叫个热血贲张,直让人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见多了“不转不是中国人”的戏码,只是觉得心里好笑我不但是中土人,还是上界观风使,你拿这个忽悠我,好吧……我得中招才行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宝爷也赶了过来,他探查了一阵天机之后,神色肃穆地看向李永生,“对手很强大,我们需要韩家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还待说话,李永生不耐烦地话了,“支持好说,你告诉我对方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襄王的人,”宝爷正色回答,“只是可能,你若是想知道详情……算了,你也不可能加入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就不能加入你们呢?”李永生眼睛一瞪,老大不服气地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,怎么说呢?”宝爷的眉头皱一皱,很为难地话,“这个……襄王你知道吧?因果殿对襄王接手大宝,其实并不排斥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顿时愕然,“你说神马?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根本不知道当下中土国的局面,”宝爷微笑着话,“襄王接手大宝,那又怎么样?中土黎庶能得到解脱,能安居乐业,才是正道,我说得对不对?”

    杜晶晶闻言,也是很有点不可思议,“你因果殿的人……居然不支持天家?”

    “我因果殿,是归宗正院的,”宝爷呲牙一笑,冷冷地话,“知道吗?是宗正院!宗正院可是皇族的,不仅仅是属于天家的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一脸的不可置信,“刚才咱们,杀的好像就是襄王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他们滥杀无辜,当然就该杀,”宝爷一脸的正气,“我并没有说,襄王就该身登大宝,因果殿行事不讲这个,只问对错,只问对苍生是否有利。”

    这种论调,最对隐世家族的胃口,他们站在家族的角度看,觉得因果和天机两殿,才应当是皇族处理内部事务的中枢。

    在隐世家族看来,皇族里的话事人,应该是宗正院院主,那是一族之长,而不是什么天家天家仅仅是皇族管理朝廷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这种看法不仅仅在隐世家族存在,甚至很多大家族,都是这么认为的这是以宗族为核心的社会所决定的。

    他这么说,李永生明显地有点心动,倒是刚杀了人张木子,不以为然地话,“你不用跟我们说这些,青梧韩家是不会参与皇族事务的……小弟,咱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因果殿里,可也有隐世家族的真君,”宝爷看到那小伙子有些想法,于是笑吟吟地话,“没想到竟然有人埋伏,你们杀了人,接下来这段路,也不会很太平……一起走吧?”

    大年初二,大家吃好玩好,风笑负责码字更新,你们投月票就行了。)

    :访问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