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八十五章 人生如戏
    柳麒见对方一直想打探己方的来历,就摆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,“这位准证,明明是这天姥双杀拦下我家的,你当我们想停下来吗?”

    宝蓝劲装的准证闻言,冷笑一声,“人家邀你避雨,本来就是好意,没有答应你腾亭子,你不领情也就罢了,何必反倒指责别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见状,知道自己得表态了,这个时候,必须要掌握好讲话的分寸,回答得太软,就让人感觉好欺,太硬的话,没准要死斗一场。

    他朗声发话,“不想腾亭子,邀请个毛线啊,邀请我们站在路边避雨?”

    “竖子也敢妄言?”准证大怒,手臂一抖,一道白芒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李永生厉喝一声,抖手打出一块玉石,挡住了白芒,同时食指轻弹,一个小黑点打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轻响,玉石竟然挡住了白芒。

    宝蓝劲装的准证见状,也打出一块小小的圆盾,正正地迎向那个黑点——他不能躲,要不然在这众目睽睽之下,就威风扫地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黑点撞上盾牌之后,顿时将盾牌撞得四分五裂,所幸的是,黑点也消散了。

    准证见状,心里就是一惊:这是什么东西?一个司修打出来,竟然能坏了我精心炼制的盾牌?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傲然发话,“准证很了不起吗?敢惹我青梧韩家,想死不成?”

    “青梧韩家?”宝蓝劲装的准证闻言,顿时脸色一变,倒吸一口凉气,“韩家不是……不是已经,那啥了吗?”

    青梧韩家,是中土极为有名的隐世家族,来历极为神秘,据说韩家的秘境,在一棵青色的梧桐上,那梧桐是上古遗种,有万里方圆。

    韩家的子弟,修为极为强横,做人却异常低调,每每现身于红尘,都是体会世情来的,等闲不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不过韩家已经有数百年未曾现世了,据说是韩家的先人在上界混得不错,将青梧和秘境,整体搬迁到仙界去了。

    准证发愣的时候,李永生一行人却不理会他们,继续前行了,天姥双杀也愣在了那里,听说对方出自青梧韩家,他俩也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李永生等人走了七八里之后,见雨势不减,于是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,搭起一个雨棚。

    张老实就开始张罗着烧水泡茶,而公孙未明和柳麒,则是从储物袋里拿出干柴和烤肉,架起火来烧烤,算是午餐。

    小雨下得不大,可是烟雨迷蒙,远处的人看不清他们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宝蓝劲装的准证用神识扫一下,还是知道他们在忙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英俊的脸上,泛起一丝疑惑,用储物袋装干柴——什么时候,储物袋这么不值钱了?

    不过,也许这就是老牌隐世家族的真正底蕴吧。

    待他发现,马车上下来两名面容姣好的女子之后,精神顿时一振,然后站起身来,“弟兄们,走,去见识一下青梧韩家的风采。”

    天姥双杀有点迟疑,“宝爷,那几个家伙很不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宝爷淡淡地看他俩一眼,傲然一笑,“如果好说话,用得着宝爷我出动吗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”旁边有人赔着笑脸出声附和,“青梧韩家,怎么能跟宝爷比?”

    “收敛一点,”宝爷并不吃这种马屁,而是四下扫一眼,冷冷地发话,“韩家非同小可,那区区司修能挡住我随手一击……你们千万要记得,不要小看了任何人,否则会吃大亏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亭子里,一对年轻男女的脸上,齐齐地泛起了一丝不服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两位是上党杨家的子弟,出来有公干,身边还带着仆从和两名跟班。

    杨家在上党威名太盛,就算外地来的强龙,也要对他们尊重一二,所以这俩年轻人虽然仅仅是中阶司修,却也占了一间草亭避雨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威名再盛,旁边一拨人里,有三名真人,也不是他们能冒犯的。

    听说青梧韩家,杨家子弟就有点不服气,隐世家族中,可也是有竞争的,起码杨家就从来不认为,自己家比青梧韩家差——虽然别人都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眼见旁边这拨人,要上前去找韩家,两名杨家子弟交换个眼神,也远远地跟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令他俩感到奇怪的是,那宝蓝劲装的准证走上前,竟然没有发怒,而是笑嘻嘻地跟对方打招呼——对的还是那两名女性真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狗眼看人低,”杨家的小伙子悻悻地嘀咕一句——心里却微微有点吃味,两名女性真人虽然都蒙着面纱,但是感觉都是貌美如花的女子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秦天祝在这里,肯定会鄙夷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宝爷发现,车里坐着的两名女性真人,都是才悟真不久,他就决定用自己的魅力征服对方了——很明显,这俩应该都是韩家的核心子弟才对,否则轮不到她们坐车。

    他甚至猜测,两女很可能是悟真之后出来历练的。

    若是勾搭上这样的女人,好处真的多多。

    至于说对方其他四个男人,里面也有真人,他却不在意——这些人不是韩家子弟,就是仆从,想吃醋也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当然,那个能打出黑点的家伙,应该是韩家子弟无疑。

    宝爷主动上前打招呼,两女却是不理他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李永生也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架势,“几位过来,到底有何贵干?莫要耽误了我们赶路。”

    宝爷也不着恼,而是笑嘻嘻地回答,“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,你们是韩家来江湖历练的子弟?”

    “你料得很有些差错,”李永生很不客气地回答,“不过我没兴趣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宝爷微微一怔,真是没想到这小子说话这么狂妄,于是他侧头看一眼身边的高阶司修。

    高阶司修心领神会地微微颔首,然后大喝一声,“小子,你家大人没告诉你,该怎么跟真人说话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屑地一哼,“真人?切,连我的一击都接不下来,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真人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仗着家中的宝物,算什么好汉?”高阶司修冷哼一声,傲然发话,“有种的,跟我用兵器做上一场?”

    “就你?”李永生上下打量对方一眼,很轻蔑地发话,“不配我出手,信不信我杀你只需要一招?”

    “你!”高阶司修气得跳了起来,“好小子,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宝爷厉喝一声,阻止他说下去,然后又看向李永生,笑着发话,“小兄弟自信心很足啊,不知道什么样的人,才值得你出手呢?”

    李永生傲然一笑,“真人还差不多,司修可是不够看……所以,我希望你识趣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表现出来的,正是活生生的张扬少年,目中无人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天姥双杀兄弟俩心灵相通,齐齐地一皱眉,忍不住看一眼宝爷。

    张木子和杜晶晶对视一眼,都看得出对方眼中隐藏得极深的笑意——真没想到,李永生还有这么一副跳脱的面孔。

    宝爷怔怔地看着对方,然后呲牙一笑,“小兄弟好志气,你杀过几个真人?”

    “杀过……”李永生迟疑一下,眉头一皱才又说话,“打残就是了,何必杀人?”

    宝爷听得心里没由来一颤,脸上却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,“原来没杀过啊,那你这就是吹牛了……我跟你说,伤人和杀人,感觉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他又发话,“男儿当杀人,伤人只是小孩子的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,表情看起来有点不自然,“我只是尚未遇到该杀之人。”

    宝爷终于确定,这韩家子弟,果然是初出江湖的雏儿,他不以为然地微微一笑,“原来如此……总在家里待着,确实遇不到可杀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,”李永生哼一声,理所应当地回答,“杀自己家人的,那叫失心疯了!”

    宝爷忍不住噎了一下,这家伙是什么逻辑?不过……好像自己说的也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诸位没事可以离开了,”张老实出声了,他可是挑通眉眼之辈,知道李永生已经勾起了对方的兴趣,现在就该吊一吊对方的胃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小制修,恁是无礼!”宝爷不高兴地瞪他一眼,你小子这是第二次无礼了,“我俩说话,有你插嘴的份儿吗?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可以插嘴,”李永生大喇喇地发话,“别说是你这藏头藏脑的人,就是隐世家族,我韩家的制修也能插嘴!”

    宝爷闻言,眉头顿时就是一皱,很不高兴地出声了,“谁说我是藏头藏脑的?你问过我身份了吗?少年人……不要太自以为是!”

    “切,”李永生不屑地一笑,意气风发地回答,“不自以为是,还算少年吗?莫非你敢说出来你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小弟,不要随便打听别人身份,”杜晶晶及时出声了,她狐疑地看一眼宝爷,警惕地发话,“人在江湖,保持一点距离为好。”

    她这演技,倒也能角逐一下奥斯卡奖项了。

    “激将法吗?”宝爷呲牙一笑,笑得很开心的样子,“你们还嫩了点,不过我的身份,没啥不能说的……听说过因果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