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八十三章 再上并州
    王志云是沉着脸,跟李永生说出这个消息的:阴大师被人刺杀于并州郡。

    阴九天是受了天家的指派,带着三名太医,前去给秦王看病的。

    阴大师名声在外,业务也繁忙,一般而言,远距离的诊疗,会坐专门的飞舟前往。

    譬如他为太皇太妃的姑姑治病时,来回坐的都是专用飞舟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中土国太乱了,坐飞舟不安全,就像三湘郡同知张元平,一家人坐了飞舟逃命,半路上就被人打下来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同知还算运气不错,没有遇到真人在半空拦截,否则带了降落伞都不顶用。

    阴九天是坐着马车走的,因为天家要表示出自己对秦王的重视,还大张旗鼓地做了宣传:我可是派阴大师去给你治病了,对得起咱们的亲情。

    同阴大师一起出发的,还有三个太医,以及一队御林军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,走得相当高调,到了并州郡边界的时候,并州竟然有军役房的人,在路边迎接,还派了一支小队以为前驱。

    车队到了晋阳,晋王派世子相迎,并且将人接进了晋王府,歇息了一天,帮晋王府上下看了看病,然后继续西行。

    然而,车队到了并州和关陇郡交界处的楼烦府,有贼人发动了夜袭。

    护送的军人死了十七八个,三名太医一死两伤,最坑的就是……阴九天死了!

    偷袭的贼子十余名,里面最少三名真人,他们杀死阴九天,抢夺到储物袋的之后,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堂堂的阴大师,居然因为一个小小的储物袋,被杀害了!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实在令人匪夷所思,估计不会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但是众多禁军发力,留下了两名活口,一重伤一轻伤,搜魂得知,这俩前来,还真是为抢储物袋的。

    不过其中一人记忆里显示:储物袋里,有一柄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“九纹青玉灵芝”。

    阴九天的储物袋里,确实有不少的珍稀药材,可是这九纹青玉灵芝,是中土国顶尖的宝物,只要患者心口还有一丝热气,就能把人救活。

    这东西生吃,可以增强修为,省去起码二十载苦修,更可以炼制很多珍稀灵丹。

    毫不客气地说,此物出现,绝对可以引起真君的关注。

    阴大师虽然是中土第一神医,但是说句实在话,他还没资格拥有这样的宝物退一步讲,就算他有这样的宝物,也只可能藏在家中或者什么地方,绝对不可能随身携带。

    阴九天遇刺的地方,距离边界八十多里,随行的还有并州军人,于是军役房大怒,封锁了这一片区域,搜索真凶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关陇,秦王也大怒,他没资格冲并州郡发火,就告知晋王:此事终须有个交待。

    前文说过,秦王是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那种主儿,他对天家的态度如何,这不太好说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天家将阴九天送过来,他是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然而,阴九天在即将进入关陇郡时,竟然这么死了,他不发火才有鬼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跟晋王说的,终须有个交待,也不知道是要晋王给个交待,还是要天家给个交待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听到这个消息,又头大了,这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给雷谷传个消息,等待赵欣欣的回信儿你那王叔麻烦似乎变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,张老实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很明确地表示:我可以肯定,阴九天的死,背后定然有阴谋,谁吃饱了撑的,冲破禁军的保护,去刺杀中土第一神医?

    医生可以说是这个位面最值得尊敬的职业了,谁家逃得过生老病死?真君也不可能例外!

    如若不然,阴九天也不可能在这种动荡的时候,大摇大摆地赶路。

    阴大师不怕死?他当然也怕,但是他觉得,没人可能动手。

    对于独狼的说法,李永生表示出谨慎的赞同其实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夯货,脑子一抽就想杀人夺宝,也是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七幻城只待了两天,就又来了一拨玄女宫弟子,打头的是一名杨姓真人,是经主院的经师,路过此地,顺便将军需和李永生再次购置的粮米,运送回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赵欣欣也来了消息,说阴大师德高望重、活人无数,你去并州,索性顺便为他讨回公道吧。

    李永生只能感叹一句:有老公的女人,果然是可以任性啊。

    既然是领导发话了,他只能带着一干人北上了。

    六人全是真人,行进起来异常方便,用了五天,就进入了抵达了豫州和并州的交界处。

    杜晶晶对这里,是深恶痛绝,上一次他们路过此地,是受尽了鸟气,于是她建议,这一次咱们化妆一下,扮猪吃老虎,狠狠打击一批不长眼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做人,其实是有点恶趣味的,反正此来调查,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清楚的,扮猪吃老虎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不过张老实不赞成这个建议,身为曾经的中土第一名捕,他认为扮扮猪吃老虎,无益于大家的调查,倒不如比较高调地进入并州,引蛇出洞较为理想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决定综合一下这两人的意见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在抵达上阳之前,买了一辆马车,又弄了四匹马。

    马匹有点不够,而且还是驽马,不过也没办法,值此天下动荡之际,好马实在太难得了,能买到马,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于是李永生和公孙未明各骑一匹驽马,剩下两匹驽马拉车,张老实惯例是车夫,柳真人则是陪着张木子和杜晶晶坐在车里。

    马和车都不怎么起眼,不过李永生和公孙未明这俩骑士,可是相当扎眼的,而且两人展示出来的修为还是中阶司修。

    进入上阳县城的时候,就有几人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们一行人,更有捕房的人,前来验看路引。

    不过对这六名真人来说,路引什么的,真不是大问题,李永生的储物袋里,一大把空白路引,都是朝安局甄美女送的。

    而张老实更是伪造路引的大师级人物,真正地多才多艺。

    六人在上阳城里住了一夜,顺便找店小二了解一下,入并州郡该怎么走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一大早,他们启程的时候,主动迎上来两个汉子,说我们收你们一点费用,将你们安全且快捷地送进并州。

    要是打算扮猪吃老虎的话,这时候就该交钱了,要是引蛇出洞,这时候就可以借机做文章了,不过李永生很干脆地表示,我们已经问明白路了,不需要你们。

    两名汉子却不是那么容易应付的,他们异口同声地表示,就算你问明白路,也未必能走得安全这一路可不太平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制修,敢这么跟司修说话,肯定是仗了本地人的缘故,不过这里原本就是两郡交界之处,地方势力比较强大,对上外地人蛮横一点,却也正常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公孙未明也不理会,结果那二位见状,直接上手,拽住了拉车的马,还冲着制修修为的张老实一呲牙,“不说话就走,这是看不起我们上阳爷们儿?”

    张老实还没来得及反应,公孙未明抬手一马鞭就抽了过去,啪地一声响,直接在对方脸上抽出一道血痕,“滚开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敢打人?”这位捂着脸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也算人?蝼蚁罢了!”公孙未明脑后幻化出一只大手,直接将两人擒了,狠狠地向地上一掼,“爷今天心情好,不想杀人……想死的就再上来试一试!”

    这两位被摔得七荤八素,晕头晕脑地爬起来之后,才发现那帮人早离开了。

    被抽了一鞭的汉子摸一下脸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竟然敢在上阳城里打人?快去告诉七爷……城门口卡住他们!”

    旁边酒店的小厮,双手拢在袖子里,嬉皮笑脸地发话了,“怎么卡?人家可是有路引的,你一个制修冲撞司修大人,那是冒犯上位者……知道不?”

    这位火了,狠狠地瞪一眼小厮,“你小子是不是欠揍?”

    “你揍我?”小厮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当然敢揍我,不过,掌柜的肯定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他连制修都不是,但他是客栈的小二,自古以来,能吃了这种八方饭的主儿,就没几个好惹的,没摆平麻烦的实力,也开不起客栈。

    他们说话间,李永生一行人就出了城,公孙未明不屑地哼一声,“这穷山恶水,果然是出刁民,本地人又如何?他本地能找出六个真人来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很可能是眼线,看咱们敢不敢出手……从而试探咱们的底气。”

    公孙未明微微错愕一下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变着法儿地找揍,真是贱皮子。”

    对于对方可能是眼线,他浑然不放在心上事实上,六个真人谁都没在意。

    “再走二十来里地,就是大河了,”李永生出声发话,“河上要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哪曾想,他们还没到河上,只听得一声锣响,前方道旁的树林里,就冲出百十来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手持刀枪拦在路上,有人大声喊道,“站住了,交过路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