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八十二章 两主密议
    “能说明的问题多了,”丁青瑶没好气地看瞪栗娘一眼,“我不敢跟你说,你自己慢慢想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栗化主是真的愣住了,好半天才试探着问一句,“所以……他是赵欣欣的追求者?但是,这不能说他就是真仙啊。”

    “开动你那笨笨的脑子想一想,”丁青瑶气得叫了起来,“赵欣欣是上界大能转世,那么……李永生是怎么下界的?”

    栗娘愣了足足有一炷香的功夫,才魂不守舍地发问,“李永生是上界下来的?”

    你这不是废话吗?丁青瑶简直要气死了,“如果他不是上界下来的,亲王之女、上界大能……怎么能看得上他?”

    栗化主早就被这海量的信息,冲得晕晕乎乎了,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他俩同时遭逢仙厄,一起转世到玄青位面了?这上界…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丁青瑶觉得,自己离被气死,就差一口气了,“栗化主啊……得,就当我啥也没说,行吧?”

    “你等等,让我想一想,”栗化主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丁青瑶看着她沉思的模样,心里实在太不平衡了,这呆呆傻傻的栗娘……怎么就能比我更接近证真呢?

    当然,栗化主并不是真傻,她只是比较一根筋而已,而对灵修来说,这并不一定是坏事。

    机缘到了,一根筋的修者,更容易证真,唯其纯,所以真。

    用地球界的话来说就是只有偏执狂,才能成功。

    像丁青瑶这种,行事瞻前顾后左思右想,固然是四平八稳,不会生出太多的问题,但是缺少一份执念,未必是好事。

    良久,栗化主才回过神来,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李永生是追着赵欣欣下界的?”

    丁青瑶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总算你没有傻到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说……”栗化主骇然地一抬手,做个古怪手势。

    她的右手平伸,手心向下,左手握拳,伸出大拇指向天,顶住右手的掌心,“他是这个?”

    这就是“观风使”的意思,中土国不能随便提及这三个字,真君都不能任人议论,何况是观风使?

    而且观风使的神识很敏锐的,谁敢说出这三个字,极有可能被观风使发现。

    当然,观风使很讲究低调,提及他未必有事,不像是真君,随便提及的话,可能会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可是栗娘知道,自己和丁经主议论的事情,真的是很犯忌的,少不得用手势来代替。

    你总算不是太笨!丁经主翻个白眼,“这可是你猜的,我啥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不能听字面意思,要抠字眼才行。

    栗娘顿时就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发问,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丁青瑶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确定……我啥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吧?”栗化主郁闷地叹口气,失魂落魄地发话,“这岂不是说,他的修为……比咱们想像的还要高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”丁经主很干脆地回答,“想下界就下界,这岂是随便能做得到的?”

    两人已经分析出来了,李永生这观风使下界,十有八九是来找赵欣欣的没谁说事实真相就是这样,但是想来应该如此。

    可这就太可怕了,一般的观风使,哪里能做到这一点?

    还是拿钦差来做比方,天家觉得该往哪里派个钦差了,就要着手安排,不过该谁出行,是由天家决定的,不是你想当钦差就能当的。

    解读一下李永生的下界,会发现最可怕的是,天家还很可能没打算往下面派钦差,但是有人觉得,某个地方我有事,所以就申请一下那个地方该派个钦差了,我打算自己去。

    同样都是钦差,这两种情况,能一样吗?

    栗娘也也听懂这意思,简直连话都不会说了,“这也太……太随意了一点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丁青瑶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,“这么样,我的消息比你强吧?”

    栗娘就见不惯她这样子,少不得哼一声,“不管怎么说,赵欣欣是我接引入宫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丁经主阴阳怪气地发话,“可是你对李永生的态度不好,也是真的……猜一猜他俩的本尊,谁更强势一点?”

    栗娘白她一眼,嘴巴撇一下,“总好过你丁家的族人做的那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”丁经主的脸,刷地就沉下来了,“我好心告知你点消息,你就是这样的态度?咱们姐妹俩……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?”

    栗化主见她着急,反倒是开心了起来,“不止你家族人,你也去威胁过他……相较你做的那些事,我这边稍稍失礼一点,也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也不错,不过丁青瑶愣了一愣之后,居然笑了起来,“那是早就过去的事儿了,反倒是你,若没有我的提醒,可能得罪得他更狠,这个你不否认吧?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也不跟你置气了,”栗娘一摆手,“说吧,你来找我说这个,是想表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能表示什么?抓住机缘啊,”丁青瑶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可惜的是,赵欣欣暗示我了,不能把事情说出去,所以才来找你商量一下……终究你也不算外人。”

    栗化主讶然地看她一眼,“欣欣暗示你?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才苦恼,”丁经主悻悻地哼一声,“我在竹林里静坐,他俩走到一边聊天,我就不小心听到了些东西,结果……被他俩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栗娘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,气得丁青瑶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栗化主又做出刚才那个手势,“你听到他俩说……这个了?”

    丁青瑶又翻个白眼,没好气地回答,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没有听到……我敢断定吗?我至于收到暗示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得好好谋划一下了,”栗化主的精神,顿时为之一振,“欣欣许我证真,我本来还不是特别有信心,现在看来……应该毫无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没问题了,要知道,上界大能和上界大能也是不尽相同的,赵欣欣固然来自于上界,但是谁能确定,她在上界是个什么级别的存在?

    可是,有李永生追随下来,那就不一样了这个观风使,比其他观风使强势多了,值得他追下来的人,简单得了吗?

    要不说这世道,就没有谁是简单的,两名准证依据有限的线索,分析来分析去,竟然将真相扒拉了分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的栗娘,是彻底把心放在了肚子里,她甚至在憧憬:我是不是也能飞升呢?

    然而,放心归放心,具体的事情,还是要做一做的,如此大好的机缘,若是活生生地熘走,那才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丁青瑶也是这么想的,她收到了警告,却还不甘心坐看失去机缘,所以才来找栗娘。

    既然栗化主也是这心思,她就要提出建议了,“李永生已经去了豫州,帮博灵郡运输军需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她的话之后,栗娘的眉头皱一皱,“那现在,咱们该做点什么?跟着他去并州,帮助调查一下晋王和柔然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,就有点着相了,”丁青瑶摇摇头,“他不喜欢被人发现身份,咱们也不用着急做什么,顺其自然的好,不能显得太刻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”栗娘点点头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可以托白虎庙或者北极宫,帮着了解一下并州郡的情况……坏了,北极宫会不会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?”

    她可是记得,北极宫的三宫主,曾经单独跟李永生聊过,当时她还很纳闷呢堂堂真君,跟司修有什么好聊的?

    “就算发现了,他们也不敢说出来,”丁青瑶信心满满地回答,然后她提出新的建议,“从他的倾向上来看,还是很注意维护本朝正朔的……咱们要不要针对一下荆王?”

    道宫确实不参与红尘事,不过有天大利益摆在面前的时候,稍微变通一下,那也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栗娘想了一想,最终缓缓摇头,“还是不要了,静观事态发展吧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丁青瑶虽然极为精明,但是遇到事情,还是栗娘这种一根筋的主儿,比较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李永生前往豫州郡,拿博灵军役房的印鉴,将军需装了整整两个大储物袋,然后悄然返回博灵。

    在回去的过程中,他们遭遇了好几拨来不明的人的窥探,所幸的是,公孙未明带得有灵舟,而张老实的直觉,让他们避过了两次可能的陷阱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他们还是诛杀了一个试图拦路的初阶真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诛杀呢?原因很简单,那厮居然是运修。

    须知中土国的运修,十之都是官府中人,而初阶真人的运修,基本上都是一郡的同知,或者副部长级别了。

    官职到了这个级别,想做点什么,直接发公文就是了,何至于拦路动手?

    诛杀之后,大家推算一下此人的因果和天机,发现俱都被遮蔽,就知道没杀错人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,然而,这也并不重要……不外乎就是那么几个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众人就抵达了七幻城,又在城外待了一天,才悄然进入了军役房。

    才进军役房,李永生就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:阴九天死了!

    (还有三个小时就是鸡年了,预祝大家新春快乐,万事大吉吧。)(未完待续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