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八十一章 各怀心思
    赵欣欣的话说得四平八稳,若是搁在平常,丁青瑶能听出隐约的恭敬来,但是自打昨天偷听了谈话之后,她现在听到耳中,就感觉到了不卑不亢的味道。

    我怎么从来就没发现,赵欣欣是这么样一个人呢?

    两日之后,丁经主回到玄女宫,主持一个真人经师就职的仪式。

    仪式结束之后,她偶有所想,就来到了化主院,看栗娘是否还在闭关。

    碰巧的是,栗化主昨天才出关,正闲得无事,于是在自家静室里接待了丁经主。

    丁青瑶闲聊两句,关心一下栗化主的进境,栗化主则是表示,这一次有收获,打算休养半年,在此期间出去做点事,最好是能接触一下真神教的对手,然后回来继续闭关。

    她感悟的世情之道,就来自于李永生对真神教的评价,再去接触真神教,也是一个验证的过程。

    然而,她如此频繁地闭关,显然就快到了那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当然,快和快也是不同的,一年内证真,和十年内证真,都算快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丁经主心里明白,栗娘有赵欣欣帮忙的话,那真的可能是快了就算赵欣欣对此不太擅长,观风使指点两句,证真算多大点事?

    不过……栗化主和李永生的关系,似乎不是特别融洽?

    丁青瑶仔细想了想,觉得自己的印象没有错,于是她就将雷谷最近发生的事情,略略地说了一遍,最后表示说,我是顺手帮忙了,毕竟那三万博灵军,实在太碍眼了。

    你现在也出关了,若是能派相应的真人出去,我经主院的人可以撤回来。

    栗娘不疑有他,就说经主院能帮忙,实在太好了,现在中土局势不稳,我化主院忙得抽不开身呢,倒是你经主院比较清闲,能有富裕的人手,我好羡慕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这才反应过来,然后狐疑地看丁经主一眼,“你这无事献殷勤,想要什么好处?我跟你说,那淬体雷池,是欣欣代化主院管的……你有什么想法,直接跟我说,别逼那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丁经主冲她微微一笑,那笑容莫测高深,“我能有什么想法呢?欣欣这孩子,我也欣赏得很,觉得她前途无量……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栗娘的脸色微微一变,就那么一瞬间,然后她很好地克制住了,“青瑶,我跟欣欣有缘,你能欣赏她,我也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有鬼,就总猜测,丁青瑶是不是知道了什么,但这是她证真的机缘,不能任由丁青瑶胡来,所以她嘴上说开心,措辞里却隐含警告之意。

    你若不欣赏她,乃至于为难她的话,那我就会很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丁青瑶笑了起来,“多少年的老姐妹了,你藏得倒是很深啊,我助雷谷,也没有别的要求,只问你一句话……赵欣欣是不是你的证真机缘?”

    栗娘顿时愣住了,此刻她非常确定,丁青瑶一定知道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脸上青红白紫地变幻了半天,最终叹口气,“青瑶,你莫要为难我,有些话……我真不合适跟你说,总之,以你我的交情,我好了,能忘了你吗?”

    丁青瑶轻轻地拍一拍手,微笑着发话,“不愧是好姐妹……那你是觉得,你证真之后,她还可以给我证真机缘?”

    “青瑶!”栗娘眉头一皱,轻喝一声,“你要是再纠缠这个话题,莫怪我翻脸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呢,”丁青瑶不屑地哼一声,“无非上界就是大能转世,你可知道,自家错过了什么样的真仙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栗化主眉头一皱,就待发火,然后她眼珠一转,“真仙?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……上界大能转世,你说赵欣欣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她是不是,”丁青瑶很光棍地回答,“我是猜的。”

    你是猜的,就来试探我?栗娘真的有点想生气了,可是一想“真仙”两字,她还生不出气来,只能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好了,你想说什么直接说,出你之口,入我之耳……我不会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巧了,我也有这个心!丁青瑶饶有兴致地看着她,“那你得起个誓……以证道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过了啊,”栗娘脸一沉,很不开心地发话,以证道之心起誓,她若违背,证道的时候会受到因果反噬,以后的晋阶,也会受到心魔影响。

    其实她都有点怀疑,丁青瑶是不是知道自己即将证道,特意拿出这么件事来,干扰自己的证道之心。

    两人相交的日子很久了,栗化主心里也清楚,按说丁青瑶不是这种人,但是证道的事情非同小可,由不得她胡乱怀疑。

    “不起誓,那就算了,”丁青瑶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通过试探,她已经大致明白了,赵欣欣为什么得到栗娘的看重,验证了她的猜测,“反正后悔的绝对不会是我。”

    栗化主这下就好奇了,她狐疑地看丁经主一眼,想了一想才发话,“欣欣的身份,我能告诉你,但是你也得起个誓……以证道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结了?”丁青瑶笑眯眯地一拍手,“你知我知,其他人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栗娘待她起誓了,于是将认识赵欣欣的经过说了一遍,确实是上界大能转世这小女娃娃入宫的时候,就已经悟真了。

    这个事儿,她之所以瞒着玄女宫,固然是想独霸资源,但是同时也担心,引起其他的是非那是上界大能啊,人家不希望你宣传出去身份,你宣传出去一下试一试?

    四大宫在上界也有根脚,未必会怕了这上界的大能,但是……人家收拾不了上界的根脚,收拾下界的四大宫,那真的很轻松。

    总之,涉及上界大能了,就是府城里来了太、子党,尽量别违逆人家的好。

    所以栗化主瞒报这件事,并不是不忠于玄女宫。

    当然,她没有想到,赵欣欣之所以不让她乱说,只是想体会一下,被人追求得上蹿下跳、避无可避的那种甜蜜感觉。

    丁经主听完之后,微微颔首,“果然跟我想像的,不差多少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就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栗化主等了半天,见她不说话,忍不住脸一翻,“喂,我说完了,你的真仙呢?敢戏弄我,后果自负啊。”

    丁经主微微一笑,“你还没起誓呢。”

    于是栗化主也起个誓……以证道之心。

    丁青瑶脸色一整,“其实我的消息,比你的消息重要……知道不?”

    栗化主无奈地点点头,“经主本来就比化主重要……你快说吧。”

    丁青瑶斜睥着她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“你对李永生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李永生?”栗化主的眉头微微一皱,她对李永生的印象,真的不怎么样,她一直觉得,他配不上欣欣这上界大能就算这一界的身份,也差得很多啊。

    不过丁青瑶既然这么问了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她想一想,就算她不待见那厮,但是也不得不承认,那厮确实是有很多神异之处,于是她眼珠一转,“这便是你嘴里的真仙?”

    丁青瑶笑着点点头,“没错,他就是真仙,你对他不恭敬,得罪他了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……你看,我的消息比你的消息重要吧?”

    这消息重要吗?简直太重要了!

    错过一个真仙,已经会令人捶胸顿足后悔不已了,但是相较无意中得罪一个真仙,那就真的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得罪了一个真!仙!啊!

    真仙!!!

    栗化主觉得,自己的脑子里,似乎塞进了满满的浆糊,思维都停顿了!

    好半天之后,她才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那又如何?欣欣十有八九也是真仙。”

    中土国道宫说的真仙,就是飞升到上界的修为,比真君高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赵欣欣是上界大能转世,修为比真仙高,是九成九的可能。

    中土国的传说里,上界也有真人级别的仙人,转世到这个位面的,但是一般来说,这种可能性基本不存在,错非机缘巧合,真人级别的意识,根本过不了无尽虚空。

    事实上,真人修为就很难转世,理论上,起码得是真君修为才行。

    “你别嘴硬,”丁青瑶得意洋洋地发话,她和栗娘都是玄女宫直系弟子,从初阶司修的时候就开始较劲了,都是天之骄子,一直将对方视为对手,此刻她得了先手,真是说不出的开心。

    “赵欣欣是上界大能转世,那你可知,李永生在见到赵欣欣之前,脸上有一道伤疤?”

    栗娘就见不惯她这样子,忍不住哼一声,“原来有一道伤疤,就是真仙了?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”丁青瑶慢吞吞地发话,“我是说,李永生想治好这道伤疤,其实很容易的……他可是被博灵郡看好、进入过朝阳大修堂的人。”

    栗娘听到这话,已经知道不妥了,但她还是忍不住要叫真,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做人能不能不要这么死板呢?”丁青瑶无可奈何地皱一皱眉头,忍不住加快了语速,“你要搞清楚,他是主动来找赵欣欣的,两人在一起之后,没过多久,他的伤疤很快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栗娘的眉头又是一扬,不服气地反问,“这又能说明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