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八十章 丁经主的惊骇
    丁青瑶是真的无心偷听李永生和赵欣欣的谈话,她对毁灭道意很着迷,又因为雷谷里需要有准证坐镇,她就恋栈在这里不走。

    毕竟她也到了积累道意的阶段,待修为再上一步,道意积累得够了,就可冲击证真了。

    她在那处小山坡,感悟了三天三夜,觉得有所得,但是那弱小的杀戮道意,似乎对她的本心有点影响。

    虽然这影响非常微弱,但她还是来到竹林,想借雨中竹林的勃勃生机,洗练去那一点小小的影响——想要证真大道,一丝一毫都不得含糊。

    然而,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就在她天人合一,静心涤荡那些杂念的时候,居然猛然间听到了“你身为观风使”六个字,然后她心神一乱,顿时从静坐的状态中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就感觉到,一股似有似无的神念,从自己身上掠过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一股神念。

    丁经主是如此地惊骇,甚至连身子都动不得了……上界观风使,就在我身边?

    在中土国,观风使从来都是传说中的存在,很多时候,上界没有派观风使到本位面,就像某个府城,不可能一直有钦差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,大家都知道,钦差没出现在府城,那是天家没派来,不是钦差不存在。

    跟钦差相比,通判算什么?知府又算什么?

    同理,跟观风使相比,真君算什么?哪怕是即将飞升的真君,又算什么?

    观风使本身就是很可怕的存在,而观风使的背景,才更是令人觳觫——那是代表了仙界。

    四大宫传承久远,很是知道一些上界的事情,他们非常清楚,真君飞升到上界,也是地位极为低下的,起码再提升一个大境界,才有可能被派到下界出任务。

    那就是比真君还高出起码两个大境界,才能做观风使。

    比真君高两个大境界……打个简单的比方,对制修而言,那就是真人以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对比,简直令人绝望到无力抵抗,只能束手听令。

    观风使在下界,会受到位面排斥之力,真实的修为不会太高,但是……你知道他有远超自己的修为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更需要指出的是,观风使他不是一个人,他是上界意志的体现,他的身后,站着整整一个上界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朱雀可怕不?朱雀也很可怕,但是在这个位面,朱雀就是野祀,是上界不允许出现的存在,所以玄女宫敢赶绝朱雀的信徒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赶绝观风使?谁敢这么想,绝对会是官府和道宫的最大仇人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丁青瑶是如此地惊骇,以至于在李永生和赵欣欣离开之后,都站不起身来——不是害怕暴露,纯粹是因为被吓的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她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但是再想一想,李永生此人真的是太怪异了,来历成谜不说,战力也超群,还什么都懂,什么都能说出一个一二三来,要说此人可能是观风使,那还真的不算太离谱。

    若他不是观风使,真的也找不出此人能出自于何处了——上界传承吗?未必够班。

    只有观风使的身份,能完美地解释此人身上的种种怪异。

    丁经主心里明白,自己被发现了,而赵欣欣嘴里的那句“记得保密”,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保密?她当然知道保密了,就算观风使不说,她也不敢随便泄露其行藏——不管是道宫传言,还是史上记载,观风使一向不喜欢现身于人前。

    不过,完全不暴露,那也未必,比如说二郎庙的主持朱尔寰,他就从前任主持那里,得到了观风使的一些消息,认出李永生之后,他还打算为自家争取点好处。

    丁青瑶的骨子里,未始没有这样的打算,为丁家或者玄女宫暗暗争取一点好处,但是经过这个警告之后,她是真的再也没有那个胆子了。

    她若敢无视警告胡来,别说她自己会倒霉,丁家飞升到上界的前人,没准都要受她牵连——没错,陇右丁家是有人飞升的,成功者有四人,死在天劫下的有八人。

    丁家故老相传,他们原本就是得了上界传承,才成就了隐世家族。

    然而就算这样,丁家也没资格跟观风使斗,上界的丁家也不行。

    至于这警告是赵欣欣发出来的,值得不值得在意……当然要在意,必须的!

    一直以来,丁青瑶都没搞清楚,栗娘为何会对赵欣欣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她总是猜测,栗化主看重了其亲王之女的身份,又见其资质上佳,才着意照顾——也许化主院在红尘中有事相托?

    但是现在,丁经主终于明白了,赵欣欣何止是资质上佳?人家根本就是来历不凡!

    这来历不凡,不是说跟观风使关系暧昧——这种解读方式不对!

    要说刚才她从入定中惊醒,不但被李永生发现了,紧接着也被赵欣欣发现了。

    赵欣欣的修为到底有多高?丁青瑶也不想浪费心思瞎猜,但是她真的记得,数年前赵欣欣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,被栗化主引进了山门的情景。

    区区数年的时间,小女孩就成长到眼下这种高度了,竟然能发现从入定中醒来的高阶真人——就连普通的中阶真人,都做不到这一点!

    当然,若是有特殊才能的,初阶真人没准也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可是赵欣欣才修行了几年?没点缘故,根本不可能悟真。

    而这样一个人,竟然能认识观风使——这才是正确的解读方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丁青瑶这才意识到,其实李永生筑基,也才两三年时间,这些都是查得到的。

    他的真实修为是什么,丁经主略有猜测,不过她更惊讶的是:赵欣欣和李永生,不光都是在修炼中突飞猛进,更是年龄相仿……

    那么,这两人为何能走到一起,原因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想到赵欣欣明明知道李永生是观风使,还要对其呼来喝去,更是令其在自家酒楼里做个掌柜,丁青瑶觉得,自己的头皮又开始发麻了。

    赵欣欣可能不知道观风使的厉害吗?别逗了,她的两种身份,随便哪一种,都足以让她知道其中轻重——她刚才的言论,证明她也清楚观风使的职责。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,赵欣欣凭什么敢对观风使这么做?观风使为何又要买她的账?

    诸多念头,在丁青瑶的识海里快速闪现,想到这里,她不由自主地打个哆嗦。

    不敢想,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又忍不住要想到,自家的族人,竟然敢跟观风使大人抢女人,抢的还是赵欣欣,还打着人财两得的念头……

    丁青瑶对那件事的手尾,还是很清楚的,她也有点不耻族人的行为,但是,那终究是她的族人,做的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事,既然未曾得手,撵走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是,那厮此刻若能出现在她面前,丁青瑶一定要让他尝到世间最痛苦的死法!

    然后,丁经主就又想起了万载幽水,想起了北极宫三宫主对李永生的重视——那位真君,寻的未必就是瘸真君吧?没准人家寻的是飞升之路。

    再然后,她又想起了杜晶晶,明明还差着火候,跟李永生走了一趟西疆,竟然就悟真了!

    越想,丁青瑶就越觉得是那么回事,越想,她就越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观风使已经发现了她的窥察,并且暗暗表示,不希望她声张此事,不过……她应该还有一些别的手段可用。

    当然,到了她这个岁数,又是博览群书的经主,做事也不会冒失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李永生打算走人了,他联系了金魁,又带上了杜晶晶、公孙未明和张老实。

    但是,北极宫的柳真人和张木子也主动表示要随行,其中柳真人也是想体会一下世情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雷谷的高端战力就减少了很多,杜晶晶希望张木子不要跟着走。

    张木子反倒建议,说你别跟着了,在七幻城等着接应就行——待此事完毕,我们还要北上,那就需要我北极宫的配合了。

    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热闹,丁经主飘然而至,她淡淡地发话,“杜真人跟着去吧,雷谷这里,我会再从经主院拨些人过来,总不能让荆王得了空子,咱玄女宫丢不起那人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点点头,心中却泛起一点若有若无的疑惑:丁经主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待到李永生一行人离开,丁经主给玄女宫传了讯,调来了两个高阶真人和三个中阶真人——其中两个真人还不是玄女宫的,只是经主院的护法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调动,再加上她本人,基本上把经主院半数的高手都调了过来。

    丁经主也没跟赵欣欣多解释,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,“雷谷这里,关系到玄女宫的名声,待化主院能调来足够的真人,我就将经主院的人撤走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我无意抢夺雷谷的主导权。

    赵欣欣也心知肚明,对方为何这么做,所以微微一笑,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多谢丁经主关爱,弟子非常感激,也是黎庶之福。”

    (看了看首页,春节没有双倍月票的活动,又看出月票的朋友,就投了吧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