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七十九章 十路信使
    李永生在雷谷,近日没什么事,不过赵欣欣缠他缠得比较紧,希望他能再去一趟并州,了解一下晋王是不是真的跟柔然国勾结了。

    九公主对晋王的印象非常好,在她记忆中,那是一个非常和蔼的人,跟英王也很谈得来,小时候还经常逗她玩。

    不过比较悲催的是,晋王和今上的关系不好,却跟太皇太妃走得很近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皇家的那点破事——其实老百姓家里也一样,家族大了,总有关系好的,也有关系普通的,还有闹矛盾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此没有兴趣,他知道永馨是个比较感性的人,顾念一些情义,这倒也没什么不好,不过他身为观风使,过分参与下界事务,还是皇族的事务,这个……逼格有点低。

    正经是他为黎庶做的这些,比如说建议建立流民营什么的,走到哪里说,都不算丢人。

    这一天,他接到了朝安局的密报,说坤帅已经决定了,打算北巡柔然边境。

    他不是朝廷官员——好吧,他也是体制中人,却跟中枢没什么关系,朝安局之所以通报过来,就是希望他能用他的影响力,号召西疆的各大家族,派出族中子弟,呼应坤帅北巡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云家、高家、元家和呼延家交称莫逆,四大家族加上丁家和公孙家,曾经闯进新月国撒了一把野,这消息在朝廷高层,并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斩杀了对方两名真君,这种战绩,若是朝安局都没有关注到的话,魏岳真的可以买块豆腐一头碰死了。

    在魏岳看来,李永生有能力组织一帮游侠儿,在新月国纵横驰骋杀人夺宝,那么对上更弱的柔然国,断没有不成功的道理。

    当然,魏公公或者还想利用李永生跟四大宫良好的关系,这谁说得准呢?

    毕竟在西疆接应游侠儿返回的,就是道宫中人,甚至道宫还出动了真君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最终表态,“新月国那边,也是威胁很重的,不能因为他们不动作,就以为没事,召集游侠儿的事,要看坤帅的影响力了……她在西北的影响,远胜于我,我觉得需要注意的,是她自身的安危,其他的事情,都可以放一放。”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有点失望,因为博灵军的南下,宁致远在内廷里,说话的声音更大了,虽然南征军目前的状态不太好,但终究是在三湘郡扎了两个钉子,荆王的攻势也为之一缓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被称为“内辅”的魏公公,压力就大多了,谁也不愿意见到自己从权力的巅峰跌落——尤其是他这种下面没有了的,这辈子真的没多少值得计较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目前朝安局还掌握在司礼监手里,以后不好说,所以魏岳和朝安局,都要积极地自救。

    所以朝安局的人表示,坤帅在西疆的影响力,朝廷非常清楚,不过她终究是不视事多年了,西疆人畏危而不怀德,就怕他们已经忘了昔日坤帅的狠辣。

    我始终认为,柔然国不是什么大问题,李永生表态了,坤帅一到,他们必然就安稳了,说来说去,坤帅的安保问题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正说着呢,秦天祝领来了一个人,“永生,王志云的令使……他来求援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是乞丐打扮,看上去没有修为,其实是中阶制修——隐藏了修为的。

    这点修为也要隐藏,真是令人嗟叹。

    这位倒是不见外,上前表明来意,“见过李掌柜,博灵最近获得了一批军资,军役使希望能得到雷谷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大奇,“获得军资,是军役房的事,这跟雷谷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王军役使打算用储物袋运送,”这中阶制修发话,“不过,需要顶尖高手护送。”

    前文说过,军方是拥有超大型储物袋的,用来运送军资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战略性物资,基本上都集中在军役部手里,每个郡的军役房,也有一些储备,看管得非常严,等闲是动不得的。

    想一想就可以知道,一个偌大的储物袋,可以装一仓库的军需——万一所托非人,这损失大到没边去了。

    博灵军役房的标准配置,也不过就是三个大型储物袋,中小型的一个都没有——有了中小型,你一点一点地盗窃国家军需,谁发现得了?

    王志云发现豫州郡有坑博灵的意思,他就做出了决定,这一次我们运送军需,不用大部队,直接用储物袋装运。

    但是使用储物袋,也有个问题,押送的人手是少了,但是……对手想要攻击的话,也不需要太多人,突然间打个偷袭就行。

    这就是拼高端战力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而荆王府不缺高端战力,别的不说,只看纳贤馆就可见一斑——那里的真人和司修,真的是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博灵军南征受阻,倒是有大半的因素,要归结于纳贤馆。

    这真不是胡说,博灵军再是菜鸟,也是依足了军队的编制,成建制南下的,面对面打硬仗的话,就算打不过对面的老兵,不会差多少。

    大不了我这边死伤一千,你那边死伤八百……或者六百也算。

    当然,军队作战不能纯粹这么算,要不然大家也不用打,站在一起数一数人头就算了。

    老兵的作战方式灵活,对新兵们的打击,超出了博灵军的想像,但是新兵们也是有军阵倚仗的。

    所以战斗中最大的变数,就是纳贤馆那帮高端战力,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很强,又异常地活跃,成为荆王打溃南征军最大的帮手。

    现在王志云想要用储物袋,把军需从豫州运到博灵,如何躲避荆王府高端战力的偷袭,就很关键了。

    博灵军役房是没有多少高手的,军队打仗从来也不仰仗大批高手,可是想把储物袋安全带回来,必须要找高手护送。

    王志云不会心存侥幸,认为叛军们发现不了——豫州郡可是大张旗鼓地运送了物资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就想到了李永生,雷谷里的高手,可是绝对不少。

    当然,他找李永生求助,还有别的原因——此次接到的军需里,要匀给雷谷的孤军一些。

    至于说雷谷不许南征军装备军需,王军役使是不信的,他太明白李永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,看着两不相帮,其实心里还是希望战乱快点平息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明白之后,就有点犹豫,“好了,这事我知道了,你容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有意接收一批军资,不过这个章程怎么来,还得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这乞丐一般的使者发话了,“李大人,等不得了啊,军役使派了十路信使前来雷谷,就是想尽快接收军资。”

    十路信使……要不要这么夸张啊?李永生眉头一皱,“咱博灵不接收的话,豫州负责保管,压力在他们身上,咱们担心个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恐夜长梦多,豫州郡翻悔,”信使苦苦哀求,“王军役使说了,咱们不着急运走的话,就证明物资不是很匮乏……他说这是个态度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物资放得越久,盯着的人也就越多,”赵欣欣发话了,然后冲着信使一摆手,“好了,你下去吧,我们会尽快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九公主,”信使千恩万谢地离开了,“都拜托公主殿下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,就又剩下李永生和赵欣欣面面相觑了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精舍,天空中细密的雨丝延绵不绝,赵欣欣身着劲装,迈着修长笔直的腿,踩着青石台阶,缓缓地走入竹林。

    她是最喜欢这样的雨天。

    来到竹林里一处小亭子旁,看着远处在雨中劳作的流民,她深深地吸一口潮湿而又清新的空气,缓缓发话,“带人走一趟吧,然后你也不用回雷谷了,帮我了解一下,晋王和柔然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哼一声,“我对赵家的这点破事,一点兴趣都不感……走一趟不是不可以,但我还要负责把物资押回雷谷,并州我是不想去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不以为然地一笑,“只要进了七幻城,物资到雷谷,其实是很方便的,王志云能提供配合,玄女宫也有理由帮忙护送了……这是雷谷的赈灾物资。”

    只要玄女宫出面,别人再想动手,总要掂量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没兴趣,”李永生苦笑一声,“我倒是有兴趣,多帮一帮可怜的黎庶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别闹了,就当帮我一个忙了,而且,你身为观风使,负责体察民情,黎庶是民情,皇族可也是民情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这……真是被你打败了,”李永生苦笑一声,有意无意地扫了竹林深处一眼,“好吧,我去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赵欣欣似有所感,也随着他的目光扫了一眼,“嗯,辛苦你了……记得保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就别说辛苦了,”李永生转身向来处走去,“我得去安排一下,然后去军营里挑两个人,雷谷里谁跟我去,你看着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安排,”赵欣欣迈动大长腿,跟在她身后走了。

    良久,竹林深处缓缓走出一人来,不是别人,正是丁青瑶。

    看着两人消失在雨中,玄女宫的经主院院主,眼中是满满的骇然,她脸色发白,以低至不可闻的声音,轻声嘟囔着,“观风使……上界观风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