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七十六章 强词夺理
    荆王自己反叛,倒是称博灵的朝廷军队为逆贼,倒也滑稽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有自己的理由荆王是本朝亲王,你博灵的军队跨郡而来,这本身就不符合规矩,还攻击亲王,你不是逆贼谁是逆贼?

    雷谷众人闻言,目光齐齐地看向了一名年轻的中阶司修。

    李永生现在是被杜晶晶“裹着”,虚立在空中,见到大家都看过来,面色还很古怪,忍不住干咳一声,“我雷谷不管流寇还是逆贼,但凡想要进犯桐灵的,就要接受雷谷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那准证冷哼一声,“他们可不是要进犯桐灵,他们是攻击王爷,惊扰了王驾,如此大逆不道之罪,我们奉命捉拿,他们亡命而逃……本意不是进犯桐灵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永生低头看一看那些散乱的博灵溃兵,眉头微微一皱,“他们真的不是来进犯桐灵的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下面的军士忍不住急躁了起来,更有人破口大骂,“劳资是来平叛的,不是来欺负老百姓的!”

    菜鸟就是菜鸟,一腔的热血,哪怕是刚才还被人追得亡命奔逃,也不容别人侮辱了自己的神圣使命。

    不过,一支军队里,不可能全是新人,终究还是有老兵油子的,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,“我们就是来进犯桐灵的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更有人喊出了极为漂亮的口号,既承认了有进犯的嫌疑,又要为自己正是为朝廷收复桐灵而来!”

    中土国的军人,还是很注重荣誉的,一听到这个说法,感觉既能让雷谷介入此事,又不用担心丢了军人的面子,于是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越来越多的声音呼喊了起来,“我们是为收复桐灵而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公孙未明大喝一声,声震四野,然后才看向荆王的人马,“你看,他们都承认了……现在雷谷正式接管这些人,你们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的高阶真人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他们是为了逃窜,而不是为了进犯桐灵,这桐灵本在朝廷手上,从何而来的收复?”

    桐灵、千山、忠义等县,真的是确确实实掌握在朝廷命官手上,这里地势偏僻交通不便,兼且地广人稀,连荆王都暂时没打这里的主意。

    所以这真人才会如此愤怒,荆王都没有掌控这里,你们一群溃兵,敢说什么“收复”?

    “这个我们不管,”李永生出声发话,话里多少带出点博灵的口音,“收复进犯什么的,无非是个说辞,反正他们对桐灵不怀好意,我雷谷就要加以惩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,”有个别性急的军士就骂出了声劳资是来平叛的,是来御敌于博灵之外的,哪里来的什么不怀好意?

    他身边早有人眼疾手快,将他的嘴捂住,在他耳边低声发话,“博灵、博灵口音!”

    这位挣动两下,然后就反应过来,到底是怎么回事,于是乖乖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话,就彻底地坐实了他想要多事的态度,荆王府的高阶真人忍不住破口大骂,“我倒是谁,原来是雷谷李掌柜……你这么说话,不觉得可耻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觉得可耻,”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倒是你这么说话,考虑过激怒我的后果吗?”

    原本他还不好意思这么明目张胆地偏帮,终究是观风使,光天化日之下,要讲个形象。

    但是前一阵,北极宫的三宫主,都跑到新月国去“缉拿逃犯”了,堂堂的真君做得,我自然也可以有样学样。

    “激怒你又如何?”高阶真人只听得睚眦欲裂,“你逃得过王府在天下高价通缉你吗?”

    在中土国,除了官府能通缉人,大势力也能,若是来自于亲王的通缉,都没谁能逼得他撤销通缉天家或许做得到,但是现在的荆王,还会卖少年天子面子吗?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下巴一扬,“就凭你身边这些纳贤馆的家伙吗?”

    纳贤馆这次来了十余名真人,当他们意识到,面前的这位是大名鼎鼎的雷谷李掌柜之后,忍不住面色一变……李掌柜对纳贤馆发起的偷袭,他们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至于李掌柜的其他业绩,他们也一清二楚,但是最让他们无法承受的,还是此人躲在纳贤馆周边,对馆里出来的人,发起悄然无声的暗杀。

    暗杀的效率,还高得惊人,想打他埋伏的真人,都被快速抹杀了三个,援兵不但去得晚了,还被吓得不敢追击。

    就是那句话,强大的对手固然可怕,但是那种疯狂的、不要命的对手,才更令人胆战心惊尤其是,他们曾经遭遇过那种恐惧。

    纳贤馆的人未必怕死,但是他们投靠荆王,终究是为了名利,他们可以为荆王效死,但是跟一个疯子结下私人恩怨,实在划不来。

    一名真人黑着脸发话了,“李永生,你这是对我纳贤馆不敬吗?”

    “跟敬不敬的,没什么关系,”李永生不以为然地一笑,“既然知道我是李掌柜,就该知道我们酒家的规矩……在我的地盘上,除了我自己,谁都不许撒野。”

    这真人咬一咬牙,“我若一定不答应呢?丁经主,这跟玄女宫总是无关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有关,”丁青瑶很干脆地回答,“李永生是我玄女宫的贵客,还有可能成为护法……对他不敬的话,玄女宫不会坐视。”

    这位听到这话,脸就是一白道宫这是非常强势地表示,护定李永生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没什么太好的对策,玄女宫一定要将事情往私人交情上牵扯,跟干涉红尘事,就扯不上太大的关系了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有点不甘心,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将来我荆王府的人,进入雷谷的地方,也能受到你的保护?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李永生干咳两声,“不是保护,是惩处……你若是敢进犯桐灵的话,雷谷一定也会惩处。”

    倒是公孙未明闻言,冷冷一笑,“日后荆王若是没地方去了,不用去雷谷,去我们酒家就行,保他一时的太平,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其实有点说笑了,荆王真是兵败逃遁的话,逃到玄女山外九峰旁边的别院就行,那里是玄女宫的地盘,保护力度比我们酒家强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天家绝对不会因为一个逃犯,选择跟玄女宫翻脸大不了派人将玄女山监控起来,不使荆王出山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荆王府的高阶真人又怒了,“大胆,你敢如此冒犯亲王?知道不知道是什么罪名?”

    荆王已然起事,居然有人敢公开表示,不看好起事的结果,还语带嘲讽,真的是莫大的不敬。

    “少跟公孙未明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就算见到今上,我照样敢骂他,你这种体制狗,怎么能明白我们灵修的骄傲?”

    隐世家族都敢当着光宗的面,骂他是混蛋,未明准证骂一骂少年天子,又算多大事?

    他不是骂人有瘾,实在是少年天子面对诸王的躁动,太有点优柔寡断了,否则事态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看一看三湘黎庶的惨象,公孙未明觉得,骂人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荆王府的人一听这话,就知道碰上隐世家族的人了,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们不说话,雷谷的人也不理他们,直接有人上去招呼博灵军,让他们整饬军队。

    这一幕,就发生在荆王军队的眼前,但是没谁敢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四大宫的名气,那真不是白给的,就算荆王亲自来了,也不敢当面逆玄女宫的意。

    最要紧的是,对方不仅仅是嘴上强势,而是……真的敢杀人啊。

    就在荆王军队的注视下,两个时辰之后,博灵军大致整顿完毕当然,彻底归建什么的,那是不可能的,也就是按各个府,把军士分别集中一下,伤兵也集中一下。

    天上又下起了小雨,梅雨时节,就这一点烦人。

    雷谷的人将博灵军带到十几里之外,开始放粮,不少溃兵逃了十来个时辰,连鞋都跑丢了,早就饥肠辘辘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溃兵们继续走了十来里,来到了雷谷的百里范围内,才彻底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荆王的军队,一路紧随了过来,不过他们不动手,雷谷也就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李永生迎了过去,正色发话,“此处已经是我雷谷地界,若是进入的话,擅动刀兵者,杀!”

    荆王府有人沉声发问,“不入雷谷地界,就可以动刀兵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李永生摇摇头,他知道对方已经恨上了桐灵县城,于是冷冷地发话,“你可以在桐灵杀几个人试一试,看我雷谷是何反应。”

    荆王府的人直到等到申末,远方跑来了传令兵,说了些什么,大军才缓缓转身,先来路退去。

    李永生生恐他们对桐灵发泄怒火,和公孙未明、张木子、杜晶晶等人一路跟了过去,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荆王的大军约束力还是不错的,竟然用了一个时辰,撤出了交战的那一块。

    李永生他们也停下脚步,目送着他们远离。

    直到看不见人影,李永生才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轻叹一声,“荆王带兵,还是有点名堂的……你们是何人?”

    他转头向身后,沉声发话。

    (马上过年了,感冒还不好,真郁闷,大家可要保重身体,最后,召唤月票。)。

    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