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七十五章 小人物的梦想
    张十一是个瘦小的中年人,这大抵是小时候营养不良所致,听他的名字就知道,排行十一,而张父只是桐灵县的外来户,两口子生了十四个孩子。

    张十一是饿大的,所以他干活没什么力气,不过他在野外找吃食的能力,是一等一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最近,领了桐灵县的临时差事,观察有没有流寇过境。

    这是个苦差事,算进劳役里的,不过他很擅长野外生存,眼力也好,服役领到的糙米口粮,他可以留给家里,而自己在野外,一边观察,一边找点乱七八糟的东西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对别人来说,这不是个多好的差事,但是对他来说,真的太难得了,因为不用花太大力气——他自己就没多少力气。

    别人服劳役,是两个班轮换,时间久了,还要回家歇两天,很多精力都浪费在路上了。

    他不用回家,就住在野外,这就省了不少力气,也能保证把糙米都留给家里。

    这工作是如此合他的心意,他甚至会代别人服劳役,图的就是那点糙米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天还没有亮,他正在草窠里睡得香,猛地感觉到微微的震动,他马上就醒了——是有什么野物路过?

    他直起身子,打着哈欠,抬眼看过去,然后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张十一是在一个小山包过夜的,看得比较远,而且他还有夜视能力,所以能看到,前方三里地左右,一条黑线向着他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黑线前方,还有百八十个黑点,在快速地移动着。

    流寇!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,掏出一个哨子,没命地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放焰火报警这种事,轮不到他做,他负责的,就是发现异常赶紧示警,对方是不是流寇,跟他关系也不大,自有上面的人操心。

    尖厉的哨子声,划破了黎明里寂静的天空。

    当然,对面的流寇因为行进得比较张扬,没人能听到这里的哨子声。

    非常遗憾的是,张十一的身后,没有出现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两里地之外,应该有个捕房白身在的。

    然后,张十一才想起来,好像那白身的外甥,昨日里过满月……那厮回县城了?

    看到黑压压的人群,从远处潮水一般地涌来,他一咬牙,决定博一把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摸出一个油纸裹着的竹筒,快速地打开,用颤抖的手,狠狠一扯上面的拉弦。

    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一道红光直入天空,然后又是一声巨响,在空中炸裂了开来,放射出耀眼的白光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示警焰火,不是雷谷制式的,是他在野外捡到的。

    对张十一来说,这个东西没什么用处,卖钱也得赔本卖,否则很可能被人直接征用走了——毕竟这就不是该他拥有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然,赔本卖起码也能换一斗糙米,顶得上他十天的劳役了,可是他总有一个梦想:在生命中的某一个时刻,成为一个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再卑微的小人物,也有属于自己的梦想。

    为了梦想,他忍住了换取糙米的冲动,他宁可多服一个月的劳役,也要保留这个梦想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使用焰火。

    然后他一转身,拔腿就跑——再不跑就是傻的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跑多远,而是到了另一个山坡下,将自己瘦小的身子,藏进了灌木遮掩的小洞里——很小很小的一个洞,十岁的孩子能容身。

    但是他就偏偏地挤了进去,还不忘记放下一个青草编制的帘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地面的抖动越来越剧烈,然后就是喧嚣的马蹄声和人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人声越来越嘈杂,而张十一只能埋头躲在洞里,暗暗祈祷:希望城里能看到我的示警,乡亲父老能免遭涂炭……

    他这个示警焰火,果然惊醒了桐灵县,甚至第一时间惊动了捕房的捕长——怎么城外那么远,能升起示警焰火?

    非常时期,没谁敢玩忽职守,很快地,大家就发现,城外来了大军。

    桐灵县二话不说,直接发出了向雷谷求助的焰火——我们每个月的粮米,不是白交的。

    当溃败的博灵军,漫山遍野地涌向桐灵县城时,天空中划过了七八道白光,数十人瞬间飞抵了过来,有人大声发话,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不理他们,还是亡命地飞奔着。

    而博灵军身后,就是追杀的荆王人马,他们不管不顾地前冲,屠杀着前方能看到的一切活动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有人再次高声发话,“雷谷庇护之地,擅动者死!”

    但是战场上都杀红了眼,谁会在意这些?

    四五名真人齐齐冷哼一声,出手斩向诛杀者,尤其是两名初阶真人,组成了阴阳杀阵,直接将数十人斩为齑粉。

    这数十人,都是出自荆王府的纳贤馆,多是司修修为,真人联手的威力,真的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但是这么一出手,却是惹恼了纳贤馆的另外三名真人——这些都是他们的部曲。

    三真人组成三才杀阵,直接冲着两名真人而去,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然而雷谷一方,又冲出一名年轻英俊的高阶真人,他手腕一抖,两道白光打出去,然后身子一晃,直接将一名真人斩做了两段,“没带耳朵吗?”

    而雷谷的两名真人,也按着阴阳两仪杀阵方位,正面迎上了对方两真人,再加上那年轻英俊的高阶真人,眨眼间杀得对方一死一伤,而伤者不得不亡命逃逸。

    这杀伐的手段,真的是太狠辣了,不愧雷谷的威名。

    在雷谷援兵的杀伐逼迫之下,荆王府的追兵,不得不面对冰冷的现实。

    事实上,荆王府近两万的正规军,并不是冲杀在第一线的,他们阵型不乱,不紧不慢地吊在追杀部队的后面。

    紧咬着博灵军的,是三湘各地归附而来的杂鱼,以及纳贤馆部分想展示自身价值的家伙。

    雷谷来人的一通无情杀戮,顿时镇住了这些散兵游勇。

    博灵军这才慢下了脚步,不少人顿时瘫倒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脑中只有四个字:活着真好!

    这是对菜鸟们的一次洗练,现实无情地告诉他们:战争,从来就是这么残酷!

    远处还有零散的博灵军人,正在狂奔而来,有些追兵不信邪,继续出手斩杀,却被雷谷的诸多真人毫不留情地斩杀掉。

    几十名援兵,硬生生地挡住了几万人的冲击!

    后方缓缓驰来了数百匹战马,一名高阶真人站在空中,冷冷地发话,“你们……都是雷谷的?跑到这里来,是想挑衅荆王吗?”

    一名面目雍容的宫装妇人一抬手,一道黑光就打了过去,“混蛋,你敢冒犯玄女宫?”

    出手的不是别人,正是玄女宫经主丁青瑶。

    那名高阶真人见状,忙不迭地撑起了防御,但就算是这样,身子也是剧烈一抖,掉落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他踉跄一下,重新站直了身体,脸上的恼怒一掠而过,高声发话,“雷谷周遭一百里,才是你们的地盘……这里距离雷谷,起码有一百五十里,你们是不是手伸得太长了?”

    “我玄女宫做事,无须向任何人解释,”丁经主傲然回答,“荆王又如何?你再挑衅玄女宫试一试?”

    这高阶真人心中恼怒,嘴上却不得不客气一些,他高声发话,“这里并不是雷谷与荆王府的约定之地,这一点……丁经主不能否认吧?”

    他没有见过丁青瑶,但是高阶真人的圈子就那么大,四大宫的高阶真人,被外面很多人熟知,更别说丁青瑶是经主,见外人的机会很多,被传出去样貌,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丁经主闻言点点头,傲然回答,“这里确实不是约定之地,但是……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高阶真人简直要气坏了,“那你凭什么要阻我大军前行?”

    “因为雷谷和桐灵有互保协议,”刚才那名出手狠辣的年轻准证出声了,他待搭不理地撇一撇嘴,“桐灵若是危急,可向雷谷求助,我们会出面维护地方,以免忠义县的惨案再现。”

    “维护地方?”荆王府的准证脸色越发地黑了,“玄女宫这是打算干涉红尘之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真人还请自重,”很远的地方,有一个年轻的初阶女性真人出声了,她冷冷地表示,“我北极宫弟子也在,由不得你随意诋毁道宫名声。”

    荆王在雷谷里有探子,这名准证也知道,雷谷里有北极宫的数名真人,但是他依旧很不服气,“防御流寇,本是官府的事情,何时轮到道宫出面了?”

    “亏你也好意思说,”公孙未明冷笑一声,“若是没有你荆王府,三湘何来的那么多流寇?不怕明确告诉你,道宫有规定……接到红尘黎庶求助,道宫可以自决行止!”

    公孙家真的是家学渊源,他说的这规定还真有。

    不过一般来说,道宫总是高高在上,就算出现瘟疫等大灾难,一般出面响应求助的,也不会是四大宫,通常是十方丛林来处理的。

    荆王府的准证怔了好半天,才一指前往那些东倒西歪的军士,“但是,这些家伙不是流寇,是博灵郡的逆贼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