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七十三章 博灵军南下
    李永生觉得,那些盲目吹捧坤帅的家伙,有点捧杀坤帅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也有人分析,说只要坤帅驻扎在边境,起码能引十万游侠儿主动来投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坤帅是卫国战争里起家的,属于国战英雄,这就受游侠儿的喜欢。

    她原本就德高望重,升任大司马之后,就连权力也大了起来,她一旦出面号召游侠儿,效果绝对不会差。

    这种言论,在短短的两天之内,就传遍了整个顺天府。

    甚至顺天的不少游侠儿,都纷纷前去打问,能否跟随坤帅北上。

    李永生在京城里等了五天,最终还是启程南下,不过这次的队伍里,少了老翁,却多了六个陌生人——这正是他晚走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六个人里,有两名太监,两名军人和两名政务院的观察员。

    太监是御马监的,前往博灵是督查马务——起码是这个理由。

    两名军人,是带了调令前去参战的,他们的级别都不高,起码没资格指挥博灵南下的战役,只能做个小军官罢了,不会影响王志云的决断。

    不过宁致远也说了,那名中阶司修,是已故巽帅的小儿子……

    至于两名政务院的观察员,鬼才知道要观察什么——反正他们受命,不得对博灵郡的作战部署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然而,张老实悄悄地找到了李永生,他敢用脑袋担保:有一名观察员,绝对是出自朝安局。

    总之,这六个人背景很复杂,其中疑似朝安局的那位,是巅峰司修,不过他们也都表示,在路上会听从李永生的安排。

    这次回归,李永生就没必要那么谨慎了,虽然也做了伪装,但是一路前行,赶路赶得极快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终究是没有从大名府南下,而是按来路绕了黎关和上党。

    过黎关也没怎么费劲,半夜里由杜晶晶裹着,直接飞度了过去。

    进入豫州郡五天之后,他们跟王志云派到豫州的眼线接上了头。

    王军役使已经知道,李永生身上带了密旨,不过眼线表示,希望他们能晚点抵达七幻城。

    五月初二,博灵郡在三湘边界,举行了隆重的出征仪式,誓师南下,天下震动。

    博灵郡人口逾亿,拥有驻兵五万,地方守备部队十万,又召集了十五万郡兵,总共三十万大军,除了十八万大军守卫博灵,剩下十二万军队,分兵三路,直取三湘。

    郡守府召集二十万丁壮,押运着粮草随军南下。

    而此时荆王的人马,正在会稽鏖战。

    会稽郡跟淮庆郡的军队不一样,他们并没有陈兵于边界,而是将军队龟缩进了城里,挨个城池坚守。

    这种策略,给荆王军队带来了极大的麻烦,他们不得不挨个城池来拔钉子。

    事实上,会稽郡的选择,是借鉴了淮庆郡被打穿的教训,做出的无奈决定。

    既然边界守不住,那就不如守城池了,反正对方已经提出过“淮庆人不打淮庆人”,那就是说,荆王想要地方归心。

    既然荆王府有如此需求,那么,就算城池守得再辛苦,对方也不可能屠杀降卒,更不可能屠城,那么……为什么不依托城池坚守?

    荆王的军队对此可谓是深恶痛绝,不止一次叫嚣过,说你会稽人再不识趣,那我们就真的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话说归说,想要做出来,那还真不是一般的疯狂。

    博灵的三路大军攻进三湘,中路略略受阻,东西两路势如破竹,其中东路兵马直接抄向了荆王东进大军的后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荆王的军队正在攻打濑州,濑州一下,金陵的南大门就彻底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,传来了后路被断的消息,荆王骇然,再加上中西两路大军给潭州带去了极大的压力,濑州攻防战不得不暂停下来。

    别看荆王军队势如破竹,一路打得极为痛快,也缴获了大量的军姿,但是他们对打下的地盘,并没有认真地经营和管理。

    这也是赵家人内战的必然结果,既然打下了地盘,就是为我所有了,除了收编军队,重立官府,铲除少量顽固分子,大部分人没有多少抵抗意愿。

    现在猛然间老巢被抄,统治不稳固的弊端立刻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多少人,正在首鼠两端地观望着,还有一些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,竟然组织起来,不住地偷袭襄王大军,摸岗哨断粮道的事情,更是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天家再是年幼,黎庶们也更愿意认同本朝正朔,哪怕他们对内战真的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荆王的大军,打得实在有点太快了,身后的三湘被人攻入,以至于整个淮庆郡都不稳了。

    三湘还有荆王的军队,攻入淮庆和会稽的大军,也不是一定要撤回来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继续攻城拔寨是不要指望了,起码要停下来,先安顿地方,剿灭那些支持朝廷的势力。

    荆王府的攻势一停,会稽郡顿时松了一口气,濑州守军简直像捡了一条命回来一般。

    会稽郡的备战工作,做得并不充分,而且他们大部分的战力,都被调到北方,防备海岱的襄王南下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根据大家分析,襄王南下的可能性极小,从海岱北上,可以直接攻入幽州郡,夺取顺天府的那个大宝之位,那还南下做什么?

    当然,襄王若是想夺取人口粮米,充实战争潜力的话,也有那么一丝南下会稽的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会稽守军来到北部边界御敌,不过基于上面的分析,他们的准备工作,显然不会做得太多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会稽水军竟然有闲心去抢博灵的战马,而郡房的军役使,也没有下大力气去制止。

    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襄王确实是没有南下,但是荆王直接打通了淮庆,从三湘杀了过来,只能仓促迎敌。

    守军们依据城池,逐一抵抗,为的就是给郡里争取时间,招兵买马整顿军队。

    濑州身为金陵的南大门,已经抵挡了荆王兵马十余天,这一马平川的鬼地方,若不是上下用命拼死坚守,早就城破了。

    更令濑州守军绝望的是,金陵城的命令是,濑州最少要坚持三个月,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,也要为郡治争取最后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濑州城里除了粮草,什么都缺。

    就在濑州军役使都亲自冲上城头,抵御荆王军队的时候,猛然间,荆王撤兵了,那种死里逃生的感觉,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,时刻堤防着对方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濑州守军终于知道了原因:博灵郡大军南下三湘,荆王的后路出现问题了!

    荆王攻击濑州的军队,还在城外扎营,整天有哨探呼啸出入,表明一切正常,只是暂停了攻击而已。

    濑州守军也不敢主动去挑衅,只能借此机会,没命地从金陵呼叫援军。

    金陵也知道,濑州打得苦,但是援军?那还真的没有,只能提供一些军械、药品以及生活物资什么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这梅雨季节,金陵就很体贴地送了一批雨伞过来,足足有两百把之多。

    濑州军役使气得破口大骂,他不是嫌雨伞不好,而是嫌东西太少。

    比如说送来的药品,都不够救治现有的伤患,万一荆王卷土重来,你让我们怎么办?

    可是金陵也很无语——往你们那里送物资,得小心荆王的骑兵拦截。

    送物资的人少了,直接就被骑兵咔嚓了,人多的话,又可能被荆王大军围在野外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没有一支得力的骑兵队伍啊。

    然后,就又有人想起了,差点拦住博灵郡的一批战马,忍不住嘀咕两句:当时怎么就没横下一条心去抢呢?

    不过,这种蠢材终究是少数,明白人都看得到,正是因为博灵郡配上了战马,军队有了侧翼的保护,才能大军南击,濑州才能争取到苟延残喘的机会。

    会稽郡应该庆幸,当时没抢了博灵的战马,否则现在没人救得了濑州。

    事实上,何止是濑州获得了的机会?看到气势汹汹的荆王终于停下了兵锋,整个天下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松口气之后,大家细细判断一下形势,猛然间就发现,其实两王反叛,也没什么可怕的,真有勇于任事的官员,愿意全力抗击的话,平灭叛乱也不是很难。

    区区博灵,一郡之兵,还留了大部分守护老巢,就能将三湘搅乱,令荆王勒马。

    一时间,博灵郡军役使王志云的大名,在中土国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但是更多的军方大将,和朝中大臣,都将目光投向了进入三湘的三路大军,要看他们接下来怎么打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印象里,荆王早有反意,厉兵秣马多时了,王军役使虽然也积极地备战了,但军营里终究新兵太多。

    博灵军初入三湘的时候,是打了荆王一个冷不防,接下来如何鏖战三湘,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如果博灵军能稳住阵脚,打得荆王回师救援,那才是彻底成功,否则……

    不过京城里也有人有了动作,宁致远兴致勃勃地求见天家,请求调百粤之兵北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