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七十二章 舆论动员
    宁致远早就知道,李清明是个狂人,是个疯子,不过自从李清明出任军役部长以来,他一直没有什么体会没觉得有多疯啊。

    现在他必须承认,这厮还真是疯子,这种计划,谁想得出来?

    宁御马摇摇头,很干脆地拒绝,“不管你的理由有多充分,我只知道,你负不起这个责任,国内大乱,你还要挑起国战,这是动摇社稷根本……你愿意疯随便你,我不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危险,”李清明不满意地一皱眉头,“柔然人的战争准备,是要一个过程的,他若仓促起攻击,北地的游侠儿蜂拥而至,就足够他们喝两壶的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哪里肯听他忽悠?“是,北地不乏游侠儿,这个我承认,但是柔然人沉下心来,耐心召集部众,过几个月之后大举动……游侠儿挡得住吗?”

    李清明一挥手,斩钉截铁地话,“他们敢着手召集的话,咱们就号召游侠儿,先主动攻入柔然,将战火燃烧到他们的国土上,摧毁他们的战争潜力……以为蔑视中土者戒!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把柔然人放在眼里,竟然指望游侠儿能在柔然国土上建功立业。

    不过此事也不是没有先例的,柔然国是松散的部落联盟,昔年中土国两大隐世家族,曾经因为家族子弟被杀,联手攻入柔然,区区的两个家族,就将柔然打得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家族,现在还存于世上,就是陇右丁家。

    不过那时能打出那种战绩,是有那时的原因,这种战绩也不太好复制。

    宁致远继续摇头,“我昧于军事,对这些不懂,李部长的高深理论,还是交给内阁探讨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推脱之辞,突然心里想的是:劳资再不懂军事,也知道不能这么冒险!

    李清明郁闷地叹口气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有点好奇,“李部长,你凭什么认为,能引得柔然人敢大举越境,进攻马场?用你的话来说,他们可是没打算付出多少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这很简单啊,”李清明一摊双手,“边境上狠狠打上两次,柔然人心眼小,他们肯定要憋着劲儿找回场子……到时候马场和边军再假装起一点小冲突,内斗一下,不怕柔然人不上当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和宁致远齐齐无话这李清明不光是疯子,还是个阴险的疯子,圈套设计得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宁致远再次出声话,“如果柔然人不上当呢?”

    李清明顿一顿,依旧是很干脆地回答,“那就继续刺激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有点不对,”宁致远摇摇头,狐疑地看着对方,“这里面变数实在太多了,奇怪,说起打柔然人来,你怎么这么……放得开?”

    李清明嘿然不语,脸上带着明显的落寞之色,半天才哼一声,“打国战,我当然不怕冒险……游侠儿们也不怕冒险。”

    有些话,他不合适多说,但是毫无疑问,李部长对打内战,也没多大兴趣。

    军役部里,热衷打内战的并不算很多,赵家的事情,关大家屁事,死的都是中土人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希望建功立业的少壮军人,有兴趣狠狠打一场,然后一举成名比如说赭石关的守将,就是这种人,他提前就将赭石关修建得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守将在退出赭石关的时候,被潜伏的襄王府死士干掉了。

    就连博灵军役使王志云,初开始也没什么建功立业的想法,他想的就是完成自己的职责我守土有责,多要点战马,可以保境安民。

    王军役使被李永生说动,打算南下三湘,也不仅仅是图了战绩。

    战绩是一方面,与此同时,他也不忍心看中土国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这真不是唱高调,王军役使之前在安置流民问题上,就非常同情流民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能在挽救黎庶的同时,自家也能成为一代名将,那就更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感受到了李清明的不甘,“原来李部长的志向,不在平息内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李清明听得一瞪眼,“天家简拔我于羸弱中,也是认可我昔日的一点虚名,我怎么敢不效死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不屑地一笑,心说你就装吧,我就不信你没有这种念头。

    凭良心说,在中土国的传统认知里,打赢国战,比平息内乱威风得太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眼下这种档次的内乱,看起来国内烽烟四起,挺唬人的,但是实际上,距离打得眼红,打出脑浆子,还差很远的距离军队退却或者投降的时候,都没烧军需仓库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,我也没辙,”李清明生气了,索性摆出了自己的理由,“实话跟你说,打伊万人打柔然人,我不用束手束脚,想打就打,活着回来,那就是赢了,回不来就是输了……但是就算死,起码不被人戳脊梁骨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国内打仗不一样啊,战死的话,可能连累家小,就算打赢了……还可能连累家小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从内阁那帮混蛋的瞎指挥,打赢了也可能是输,因为你让人家丢面子了!”

    “内战打起来,可以影响的因素,实在太多了,也太不痛快了,我是个军人老粗,喜欢靠战绩说话,简单痛快,朝争不是我的长处……没错,功名只在马上取,但那指的是外战!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说话了,他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李清明是忠于今上的,也敢打仗,但是他的战争才华,在内战里被束缚了,体现不出来,最坑的是,他现在是军役部长了,想要我行我素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
    但是美人不许容妆,名将不许指点江山的话怕是比白头还要凄惨几分。

    李永生能非常清楚地感受到,李清明心里那份不甘和愤怒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时分,宁致远又回到了马场,他一脸的兴奋,“旨意请下来了,便宜行事……是密旨。”

    天家的旨意,大致是分为三种,圣旨、中旨和密旨。

    圣旨是内阁过了的,最为权威,中旨是越过内阁,直接对三院六部的,因为没有内阁的认可,权威性不够高,只过内廷不过内阁,有太监弄权的嫌疑,经常被人污蔑为“矫诏”。

    密旨那就是连中旨都不如,中旨在起居注还能看到影子,但是密旨连这个待遇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怎么说,手握密旨,那也是天家的意思。

    无论朝臣认可不认可,博灵起兵南下,哪怕战事出现波折,博灵的官府亮出密旨来,起码是可以免责天家许我们便宜行事。

    你可以说我们手续不对,临时委任的什么官员无效,可是你想说我心存不轨抱歉了,那真的不行。

    博灵郡想要以奇兵之姿态南下,有一份密旨,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拿到了密旨,就想告辞动身了。

    但是宁致远又拦住了他,“你出来才二十天,博灵那里的战争准备,应该还没有完成,不如在京城里多等几日,没准还会有别的事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的眉头一扬,很诧异地问,“别的事?”

    宁致远神秘地笑一笑,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李永生在京城里,是真没什么事情可做,他虽然在这里熟人不少,但是他此来是秘密前来的,不好去联系。

    所以大多时候,他就是呆在御马监的马场里,喝喝酒看看风景。

    过了两日,广播电台里传出了新的舆情,柔然屡次在边境生事,朝廷正告对方:中土国喜欢和平,但也不畏惧战争。

    还有电台大声号召,中土的男儿,去柔然边境建功立业去吧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得不承认,朝廷越来越会使用舆论了,在面对伊万国的摩擦的时候,是大打煽情牌,如愿以偿地将亲王镇边这种怪事,变成了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现在面对柔然,在标榜“爱好和平”的同时,却又煽动中土的游侠儿,向柔然边境集结。

    可以想像的是,肯定会有不少游侠儿动心这是国战,跟内战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在面对柔然和伊万,为何是不同战略,这也是出于多方面考虑的。

    诚然,伊万国比柔然国强大,管理也全面,但是必须指出的是,对游侠儿来说,打伊万国,想要获得战利品,得经历殊死的战斗。

    打柔然就轻松多了,那里地广人稀,又是松散的部落联盟,哪怕随便抢几匹马,也就不白走一趟。

    两相比较,游侠儿当然更愿意跑到柔然国去撒野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才会感叹,认为朝廷对舆论的掌握,已经越来越娴熟,知道如何更好地为中土国服务了。

    广播里还有其他消息,比如说有人建议:调会稽兵北上,攻击襄王后路。

    李永生隐约能猜出来,这很可能是博灵郡守策划的那老翁来了京城之后,就悄然离开了,要说郡守没有其他的安排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再然后,广播里又有新的猜测,他们认为,朝廷可能请大司马坤帅北行,以震慑柔然那些不知死活之辈。

    坤帅一旦出行,足以顶得上十万大军。

    (感冒了,头昏昏沉沉的,近几年第一次感冒,郁闷,召唤月票安慰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