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七十章 节外生枝
    李清明不太看得起王志云,对于王志云备战的态度,也是一分为二地看。

    王军役使积极备战,这是好的,不过跟御马监勾连,强行索要战马,就不太好了,虽然李部长借机清理了军需司长,但是……你身为军人,跟太监走得那么近,丢人不?

    尤其是对于战马的分配,李清明也有自己的想法,部里多出这么一个不受控制的因素,他真的不喜欢李某人一向是个强势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博灵的军备,他关注得不多,不过前些日子荆王反叛,没敢去北上打博灵,而是直接东击淮庆,他就猜到了,博灵那边应该还是有点实力。

    诚然,彭泽水师是在淮庆,荆王府东进的目标,很可能就是冲着水师去的,但是博灵和三湘之间,是没什么天堑的。

    荆王府没有拿下彭泽水师,水师避到了博灵,可荆王府也没有对博灵发起攻击,而是继续东进,击穿了淮庆郡,现在正在会稽郡鏖战。

    李清明对博灵的了解,也就这么多,他本是军中悍将,并不在乎博灵会不会来勤王合格的将领,是以取胜为目的,政治什么的,那是政客要考虑的。

    他非常赞成博灵的计划,自从襄王反叛,朝廷一直在被动地抵抗,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人心惶惶,根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。

    唯一能令人眼前一亮的,就是赭石关一战了,然而,赭石关最终还是破了,虽然守将成功地为朝廷争取到了时间,但是这样的“成功”,根本无法向民众交差。

    若是博灵能打出一个漂亮的反击,那会极大地提升士气和民心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在于,博灵大概守得住荆王不敢攻击,但是反击能不能成功呢?

    因为天家和宁致远再三强调,此事要保密郡守都是直接给御马监递奏章,李永生也是绕路潜越了黎关,才来到京城的。

    所以,李清明不方便通过其他途径来了解博灵的备战情况,只能来找李永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少不得将博灵的情况介绍一下。

    李清明听说,博灵甚至收留了大批的流民,也忍不住赞一声,干得漂亮。

    对于博灵的军备,李永生也没了解多少,但是他认为,既然郡守和军役使都有信心,那么打一下总是好的怎么着也比不打强。

    至于说打输了怎么办……这是战争,谁敢保证一定能打赢?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非常确定,就算打输,博灵军队了不得退回去,起码,以他对王志云的了解,这人可能没带过兵,但是谋划方面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王志云早就意识到了,战争打的就是物资,打的就是综合实力,打的就是后勤博灵郡既然能保证后勤没问题,那么再怎么输,也输不到哪里。

    李清明对这个论断,并不是很认可,“扯淡,我打伊万国的时候,有啥后勤呢?想打就打了,有士气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你要说士气,博灵人更不缺,他们在保卫自己的家乡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抬杠嘛,”李清明气得不轻,“有军纪约束的军队,跟保卫自己家的黎庶,能一样吗?很多黎庶胆小如鼠!”

    李永生冷笑一声,“都要像你这样,打仗之前顾虑这顾虑那,那就别打仗了……干脆认输不就完了?是输是赢,打过才知道,要是连打的勇气都没有,就趁早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李清明忍不住高看他一眼,“你这最后一句话,我爱听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早就被他俩斗嘴斗得忍不住了,闻言赶紧发话,“我御马监大力支持博灵,相信他们的战力也是非凡的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看他一眼,一种看白痴的眼神,“若是打输了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打输,”宁致远很干脆地发话开什么玩笑,打输了,我照样能说打赢了。

    “宁御马有这样的信心,我就放心了,”李清明淡淡地发话,“那我支持……打吧!”

    他想得也很明白,现在朝廷需要一场胜利,来提振士气你敢保证打不输,那就算你弄虚作假赢了,那也是赢了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怎么说,博灵军役房是归军役部管的,王志云打赢了,那也是军役部的成绩。

    “那就该给博灵一个信号了,”宁致远沉声发话,“同意他们出兵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想一想,提出一个建议,“还是这样吧……如果他们认为条件成熟,可以出兵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沉吟一下摇摇头,“不妥,他们认为条件成熟……那跟你军役部和我御马监,就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这本来就没关系的好吧?李清明又好气又好笑,你小子真是抢功抢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可是转念一想,若是真的分润不上博灵出兵的功劳,似乎也不太完美他还是比较看好博灵郡这次出兵的,起码人家有决心,甚至还封锁了消息,看起来很有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他想一想之后发话,“要不这样……准许他们便宜行事?”

    “好啊,”宁致远很高兴地点点头,“这样就最好不过了……他们远离京城,遇到些紧急情况,咱们居庙堂之高,实在来不及反应。”

    就你这阉货,也敢说居庙堂之高,李清明差点笑破肚子,却还偏偏要微微颔首表示同意,真也是忍得好辛苦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”宁致远一拍手,“我马上就去汇报天家,请出‘便宜行事’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,”李清明出声了,不过,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外面闯进一个小黄门来,“启禀司监,朝安局来人,有重要消息禀报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看一眼李清明,微微颔首,“着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涉及朝安局,消息就不会小了,更别说还带有“重要”二字了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这个光景,御马监必须跟军役部精诚合作,李清明和宁致远,又是上了襄王榜单的唯二之人,宁御马觉得,再了不得的消息,也没必要瞒着对方。

    他不表态,李清明当然就不会主动避嫌,李部长自认,自家身份要高于御马监司监,怎么可能无由头地避让?

    朝安局的来人,告知两个消息,都是坏消息。

    其一,秦王遭遇刺杀,轻伤。

    其二,柔然国跟中土国起了些小摩擦,对方陈重兵于边界,大有大动干戈之意。

    众人默然,宁致远的眉头拧做了一团,“我去,就不能来点好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柔然?”李清明不屑地一笑,“凭他们也敢跟中土叫嚣?”

    他有理由看不起柔然人,小国而已,虽然骑兵很厉害,但是跟伊万国和新月国,不可同日而语,了不得也就是比西南那些小国强点。

    “但那也不得不防,”宁致远摇摇头,又叹口气,“御马监好几个马场在那边,不能有失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那你多给军需司移交一些,自家压力可不就小了?”

    宁致远很干脆地摇头,“这不可能,襄王和荆王两反王能如此嚣张,就是因为他们夺了不少军需……好多库房根本就没烧毁,便宜了对方。”

    其实,岂止是库房没烧的问题?两反王的军马,很多也是得自于下面各个军役房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怪不得李清明头上,是以前军方留下的烂摊子。

    宁致远也不想得罪李清明,不过这两王反叛,狂飙突进,夺取了大量的军需,这可是在李清明任上才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是因为战争才开始,还没有打出火气来,对大多数黎庶和官员来说,这是赵家人内部抢家产,没谁有兴趣去死战。

    甚至连很多军人们,都是这么认为,那么大家就没有动力烧这些军需比如说粮食,烧了固然痛快,但是等战争结束,老百姓饿得嗷嗷直叫的时候,又从哪儿变出粮食来?

    李清明对这样的指责,也有点无可奈何,只能沉声回答,“我临危受命,整合尚未完毕,像姓黄的那种家伙,不知道还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也顾不得嘲笑他,只是冷着脸表示,“柔然惹事,我御马监又要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柔然跟中土起摩擦,御马监的压力就骤然增大,几个大型马场,都在柔然骑兵的威胁之下。

    奥斯卡也及时出声,“宁公公,秦王那里,咱们也要小心啊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闻言,气得大骂了起来,“强夺人、妻之辈,合该遭此报应,这混蛋真不知道是怎么长这么大的!”

    秦王也是光宗之子,为人极其自我,被无心真君评为“一等无心之人”。

    他只是活得自我,并不是嚣张狂妄的那种人,打个比方说,光宗去世,秦王没有哭,干嚎不流泪,秦王喜爱的小妾死了,他也没流泪,他的儿子死了,他依旧没流泪。

    秦王不是不会流泪,他口中生个小疮,都能疼得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这种奇葩的家伙,无心真君一度还很看好他,认为此人若是修无情道,可以算天赋异禀天生就是自私冷漠之辈。

    可是秦王还不喜欢修炼,他认为修炼太累,及时享受人生才好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家伙喜好女色,怎么可能去修炼无情道?

    下旬了,谁又看出新的月票了吗?)

    :访问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