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六十九章 力争
    宁致远的心思,还就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儿上了。

    他左右谋划半天,发现博灵出兵,对京城眼下的困局,帮助不是很大,多少有点意兴索然,“要是博灵能跟豫州掉个个儿,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宁公公!”李永生忍不住大声发话,努力活动,换来这样的态度,这一刻,他真是有点心寒,“博灵肯出兵南下,也是冒了风险的,郡守和军役使下了很大决心!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觉得不合适,直接说好了,我们也没必要冒被荆王反攻博灵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啥态度嘛,”宁致远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你刚才还要我以天家为中心,忘记自家安危,现在就只知道想你那一亩三分地儿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根本是胡搅蛮缠好不好?”李永生被他气得笑了,“博灵郡出兵南下,就是最大的冒险了,北上勤王除了表示出态度,根本毫无实际意义……幽州差我们这一支军队吗?”

    宁致远的眉头皱一皱,“表示态度,这就很好嘛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咱俩不在一个频道上,”李永生摇摇头,终于放弃了说服对方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北上勤王是不可能的,荆王一旦打入会稽,很可能裹胁宁王起兵,那时候就是三王起兵,我们博灵郡自顾不暇,别说勤王,能守土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宁致远第二次听到会稽两字,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“荆王想要裹胁宁王,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确定,”李永生没好气地回答,“但是我认为,只要他身边的谋士没有死绝的话,他没理由不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,宁致远却是没有生气,只是淡淡地看着他,好一阵才笑了起来,笑得有点不怀好意,“其实博灵出兵,也是为了自保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整天想的是什么?”李永生听得是相当地无语,“也不能说不是为了自保,但是我们不出兵的话,自保也没多大问题,但是整个中土会动荡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是忠臣,”宁致远笑得越发地开心了,“我就是那么一说,你何必生气?不问明白这些,我怎么好奏明天家?”

    要不说有些人天生就是做服务行业的,宁御马意识到自己做不了主的时候,就要没命地了解李永生的思路,以保证去向上面汇报的时候,不被天家的问话难住。

    说完这件事,奥斯卡就说起了另一件事,“宁公公,永生来的时候,还说有坏消息,您要听一听吗?”

    “坏消息?”宁致远的眉头皱一皱,“跟三湘或者博灵郡有关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“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听了,”宁致远一摆手,“难得心情好一点,不想再被坏消息影响了……你跟奥斯卡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跟我说就行了,”奥斯卡笑着点头,心里却难免郁闷,您不喜欢听坏消息,我也不喜欢听啊。

    别看宁致远挑挑拣拣的,似乎对博灵郡只能南下三湘有点不满,但是事实上,这是近期难得的好消息了,只能被动防守的朝廷一方,终于有人开始着手反击叛军了。

    宁御马来回踱了几圈,考虑清楚其中分寸之后,做出了决定,“这消息不错,我要马上面见天家告知,他已经好些日子没睡过一个好觉了……永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补充一句,“我来的时候,郡守和军役房非常担心走漏消息,我是化妆前来的,消息一旦泄露,反击就打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”宁致远点点头,“你放心,除了天家,我不会再跟任何人提起……嗯,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?”

    李永生迟疑一下,还是从储物袋里取出了那个两尺见方的木箱,“这是博灵郡守要我捎给您的证物。”

    “博灵郡守?”宁致远沉吟一下,饶有兴致地发话,“打开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奥斯卡走上前打开箱子,入目的是两方美玉,一匹黄金打造的骏马,以及一叠厚厚的文件。

    “这还……”宁致远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这是送给我的?”

    他是真觉得意外,多少人四处钻营、请托避战的当口儿,有人送礼物请战。

    李永生点点头,“大概是他觉得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机会?”宁致远表情怪异地吐出两个字,旋即一摆手,“那我就笑纳了,能不能办成,我也不敢保证,只能说尽力。”

    宦官终究是宦官,下面没了之后,鲜有不贪恋权力和钱财的,宁御马当然知道,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再贪财了,但是见了这美玉,他还是难免心动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他收此人的礼物,也没什么心理压力——我不收你的礼,没准你还会惴惴不安,也罢,我收下礼物,也好宽慰这些良臣的忠心。

    李永生见他这副样子,心里没由来地觉得有点不靠谱,于是又说了一句,“博灵郡备战,御马监是给了支持的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闻言眼睛一亮,笑着指一指李永生,“你这家伙,真是什么都要算进去……你实话告诉我,有几成胜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真不知道,”李永生一摊双手,很无奈地发话,“我不是军役房的人,不过王志云也想让我捎点心意来,我觉得将士们要流血了,告诉他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宁致远很干脆地点点头,正色发话,“郡守是一回事,将士们是另一回事……洒家身为御马监监司,总不能让将士们流血又流泪。”

    能将厚颜无耻的话,说得如此冠冕堂皇,宁公公不愧是内廷的第一号红人。

    奥斯卡却是在一边鼓掌,“宁公公果然爱憎分明,小的看在眼里,敬佩不已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……也是没谁了,怪不得是红人眼里的红人。

    但是宁公公注意到不是这个,而是奥斯卡的一个眼神,他很干脆地发话,“你想说什么就直说,永生又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吧……博灵军队南下,一定能成功,”奥斯卡果然直说了,“郡守和王军役使信心十足,又有咱御马监的战马,起码……大军雷霆进击,打进三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就有点意思了,可是宁致远不满足,他点点头,“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至不济……打进去再退出来,那也是反攻,”奥斯卡犹豫一下,又吞吞吐吐地发话,“就算打不进去,又有谁知道?关键是咱去反击了……对鼓舞人心士气,都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真是长本事了啊,”宁致远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沉吟一下,才又点点头,“虽然你说得有道理,但是……还是能打进去比较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翻个白眼,这都是些什么人嘛。

    既然说到这一步了,宁致远也不再耽搁,起身就去皇宫了。

    少年天子的反应,比李永生想像的还要激烈,当天傍晚,李清明和宁致远就来到了马场。

    战争期间,御马监司监和军役部长走在一起,也还算正常,来马场更不算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两人来的时候,直接打出了自己的仪仗,好像恨不得让整个京城的人都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后来李永生才知道,宁致远打出自己的仪仗,要李清明藏身其中,堂堂的军役部长、东北猛虎怎么可能受此奇辱?

    李部长当即表示,你宁致远(这没卵子的)敢打出仪仗,莫非我就不敢?

    当然,括号里的话,只是李部长心里所想,不可能直接说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马场的时候,奥斯卡正张罗着准备饭菜,招待李永生,见到他们来了,忙不迭又停下来,心说这二位怎么来得这么快?

    事实上,李清明还表示出了歉意,“来得晚了,不好意思……我本来在御林军大营处理事务,天家下午才通知到我,要不然我中午就可以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部长此来何事?是来了解博灵的备战情况的。

    少年天子知道博灵有意出兵南下,觉得这事实在太提气了,恨不得明天博灵就能进攻三湘。

    对于博灵不能北上勤王,其实他是无所谓的,京畿大军密布,襄王的攻势已经放缓,战事进入了胶着状态,现在差的就是一些能振奋士气的消息。

    天家喜好兵事,所以他对博灵出兵的意义,看得也很清楚,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必须要找人求证一下,该不该答应博灵出兵。

    但是博灵郡守在奏章里说了,宁致远也一再强调,最好别走漏风声,那么天家只能找李清明来商量,而不是发给内阁去讨论。

    李清明对博灵的情况略知一二,但是他对王志云的观感并不好——这人没有直接带过兵,能担任一郡的军役使,主要是他跟坎帅、兑帅和陈布达没什么瓜葛。

    军役部动荡之际,他是因为身家清白、履历尚且不错,才能得了这个差使——当然,王志云肯定也找人运作了,但主要还是运气不错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李清明怎么可能看得到眼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