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六百六十八章 当局者迷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李永生低声发话,“你什么时候能进城,去御马监走一趟?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御马监……”赵渤低声嘀咕一句,看起来有点为难。

    李永生奇怪地看着他,“怎么了?你跟我一起见过宁致远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地方现在看得很紧,”赵渤苦着脸回答,“擅入者死,已经杀了几百人。”

    “几百人?”李永生讶然地重复一遍,“没有搞错吧,在京城里?”

    “真是在京城里,”赵渤点点头,见他兀自懵懂,少不得又解释,“襄王要宁御马的脑袋,京城里有些糊涂蛋,以为搞掉宁御马就没事了,结果……死了很多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忍不住哼一声,“不是他们傻,是他们以为别人傻……利令智昏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这样了,”赵渤叹口气,“还有人要求解散内廷呢,趁火打劫罢了……关键是我现在接触他们,没准会直接被人打死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“要不这样,你去找奥斯卡公公,就说给博灵的战马被掉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儿敢这么胡说八道,”赵渤吓了一大跳,他可是知道,现在宁御马眼前的第一号红人,就是奥斯卡奥公公。

    “他总要先听你说一下,”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发话,心里却是暗暗地感慨,我在帝都虽然认识几个大能人物,但是中间人物,真是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一旦有事,不能直接上门去找,这联系就有点衔接不上,看来以后得培养几个中层力量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忍不住暗笑,其实我这观风使,没必要把官场从上到下的关系都串连起来……若不是永馨,我根本没必要操这么多的心。

    不过赵渤倒是认了接受了这个说辞,不管怎么说,赵捕头的层面太低了,他对直接接触宁御马,有点本能的畏惧,若是接触奥斯卡,压力就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大约在子正时分,赵渤带着一个小黄门回来了,见到李永生之后,小黄门递上一封信,亲手拆开,然后直接毁掉。

    凌晨寅末时分,几辆马车停在李永生他们扎营地不远处,停了约莫小半个时辰,马车再离开的时候,帐篷里还有三个人,但是细心点会发现,这三人的样貌,似乎略微改变了一点。

    马车并没有进京城里的御马监本部,而是直接驶向了城北的马场。

    接待李永生的,并不是宁致远,而是奥斯卡。

    值此非常时刻,奥公公说话,也不像以前一般转弯抹角了,他屏退左右之后,迫不及待地发问,“永生此来,带来了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有好消息,也有坏消息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奥公公想听哪个消息?”

    奥斯卡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先说好消息吧,现在坏消息太多了,哪里都听得到,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其实不想跟他说这事儿,但是宁致远的架子拿得太足——当然,也许是宁御马太忙,抑或者被人攻击得太狠,不顾上亲自过问。

    所以他笑一笑,“有人有意酝酿一场战斗,也许会是朝廷对叛军发起的第一次反击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奥斯卡愕然地一扬眉头,然后眼珠一转,“是反攻海岱还是三湘?”

    这世道,真没有多少人是傻子,到了奥斯卡这个位置,更不可能有浑人,很多可能性,都被他们分析过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并不回答,而是笑嘻嘻地反问一句,“你觉得反攻好,还是勤王好?”

    奥斯卡顿时愕然,停了一停之后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永生啊,你直接说我做不了主就完了呗……我马上汇报宁公公。”

    他实在太清楚了,这种方向性的大事,别说他做不了主,宁御马自己也未必做得了主。

    李永生干笑一声,“宁公公日理万机,我就担心他没时间听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很阴阳怪气了,可是奥斯卡哪里敢计较?别的不说,只冲“第一次反击战”六个字,他就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于是他走出去汇报宁致远,一个时辰之后,马场外来了一队骑马的小太监,押送着几车的货物。

    而宁致远就藏身在这一队小太监中,进了马场之后,他显出身形,直奔李永生而来,嘴里大声地笑着,“永生,我来晚了,你也看到了,我进出真的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却不这么看,”李永生正色回答,“这种非常时刻,你应该多现身出来,四处奔走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闻言,眉头就是一皱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说话倒是轻巧,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御马监,高调行事,岂不是将行踪都暴露在有心人眼里了?”

    “暴露就怎么了?”李永生一本正经地反问,“你是内廷的人,是为天家行走的,而你的对手,是一些藏头藏脑不敢现身的小人,这时候,拿出堂堂正正的气势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宁御马不能回答这个问题,不过奥斯卡见状,马上出声帮腔,“永生你是不知道,宁公公现下为很多人仇视,四处奔走的话,太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宁公公固然可能不安全,但是这世上,哪里来的那么多万全之策?”李永生并不认可这个理由,“你不大张旗鼓四处奔走,那就弱了天家的风头,反倒搞得人心惶惶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皱着眉头细细思索,似乎有所触动。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“其实战争跟人打架差不多,拼的就是一个气势,一定要告诉所有人,咱们是正朔,对手是叛贼,若是正朔对上叛贼,还不能理直气壮,那何以服众?”

    宁致远有点被说动了,但是他还是有些犹豫,当然,他不能说自己怕死,只能辩解一下,“就是……担心坏了天家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深深地看他一眼,“你是天家的肱骨之臣,在天家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有必要义无反顾地站出来,让天家看到你的忠心……至于说冒点险,那在所难免,有风险才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奥斯卡马上出声反驳,“可就算现在这样,宁公公已经被人说为弄权了,反王更是以此为由,抹黑宁公公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不以为意地摇摇头,“御马监是为天家服务的,对天家负责,别人的说法,不需要在意,你们要在意的是,有没有帮到天家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听得怦然心动,见奥斯卡还要说话,他一摆手,“好了,永生说得对,我意已决,以后就大张旗鼓地办事,总要让大家看到谁忠谁奸……不给天家丢脸。”

    御马监的权力,全部来自于天家,他终于意识到,有些东西,不是他想逃避就能逃避——正经是表忠心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,李永生抬手鼓一鼓掌,满意地发话,“我一来京城就觉得,气氛有点压抑,这不是镇压反叛该有的气场,既然是本朝正朔,就应该堂堂正正以气势压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”奥斯卡马上跟着鼓掌,他转变立场的能力,是相当快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理由也相当充足,“内阁那边,就是这一点不好,鬼鬼祟祟算计这算计那的,浑然忘了,咱们才是正朔,这才是咱最大的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事儿,我会考虑的,”宁致远已经拿定了主意,就不想再说此事了,“永生你此来找我,是有大事的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拿出了博灵郡的公文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宁致远毫不犹豫地就拆开了,仔细看一遍,脸上虽然有喜色,但还是有点遗憾,“原来是反攻三湘?”

    “能反攻三湘,已经不错了,”李永生郁闷地翻一个白眼,“这还因为我是博灵人,要不然更是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朝廷反击第一战,”奥斯卡也从侧面提醒自家老大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”宁致远不耐烦地发话,“但现在的问题是,京畿震动……若是能反攻海岱的话,那才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襄王的大军已经攻入了幽州郡,这是朝廷首先要解决的问题,相比这迫在眉睫的危机,三湘郡的叛乱,就显得有点遥远了。

    中土国是以顺天府为中心的,三湘和博灵虽然也是中土腹地,但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“从气势上讲,这怎么也是个好消息,”李永生有点失望,这纯粹是热脸贴到冷屁股上了,“若是你们不认可的话,博灵郡自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宁致远皱一皱眉,然后眼睛一亮,“博灵能否在出兵南下的同时,北上勤王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李永生气得笑了,“宁公公,博灵只是小小的一个郡,根本支撑不起两线作战,而且博灵距离顺天府,真的是太远了,就算是不南下,也要看紧荆王,不可能北上勤王……荆王已经打穿了淮庆,就要兵临会稽了。”

    “兵临会稽?”宁致远闻言眉头一扬,“给我拿舆情图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张地图被取了过来,御马监老大趴在图上看了半天,最终郁闷地叹口气,“唉,这博灵郡想北上攻击海岱也不方便……中间还隔着郡呢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无奈地挠一挠头,心里难免郁闷:你能放下京畿这一小片,看一看整个中土吗?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)